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回忆父母之亲属

“穷在街头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我小时候的印象中,没有亲戚走动、休戚相关。大概父亲有病的时候奶奶和老姑来过大城子。奶奶矮个,脑后梳着疙瘩鬏,瘦长脸。老姑双眼皮、大眼睛、大圆脸。从此后,老姑在1953年下半年见过一次,以后都未见。
大姑家在八里罕下,他其营子村,姑父叫陈占柱,1950年大哥去大姑家借些五谷杂粮,一直没还。

司机随笔的图片
1952年8月,县委召开劳模表奖大会时戴大红花点名时,有个长得大个子、颧骨高、尖下颏50多岁的老汉,他就是我姑父。会后访探才相认了亲戚。
秋后大姑买了好多烧饼等东西来学校看我。她高兴得流下了眼泪,口里还说你爸活着该多高兴呀!临走时叫我星期日到她家。学习紧张我也没去她家。翌年3月种地时,不知怎么探听我在二十家子小学教学又带好多吃的来看我。还介绍说老姑家在李家窝铺村卧龙泉住,那才我知道的。这样1953年夏去老姑家,她和大姑比不那么热情,她的命也很苦,前夫病故,儿女均夭折。现在的姑父是后结合的,姑父虽会木匠手艺活,日子过的一般。吃一顿饭就回学校了。后来听说在三年困难时期又迁居兴安盟乌兰浩特了。
大姑生育两男两女,大表哥叫陈玉江,七十年代上树砍树权摔下来昏迷不醒,后抢救了生命,但精神错乱有了疯病。大姑娘叫松珠梅,七十年代种瓜雹子砸了去大城子借去30元。二儿子叫陈玉林,开始在包头建设兵团,现在呼市某个工厂工作。二姑娘叫陈玉枝,先在县团委任书记,后到防疫站任书记。
1995年春,大姑父去世三周年纪念,我去过他其营子。据说大姑在60年代给他二儿子介绍对象,他儿子不同意,她一生气病故了。奶奶不知何时出嫁到存金沟大爷府一家农户病故的。六十年代哥哥活着的时候,清明节给她上过一次坟。
母亲的父亲去世较早,她母亲活到80多岁,1954年病故的,但不知瘫痪多少年,临死时什么也不清楚了。据母亲介绍姥姥生育六个女孩,两个男孩。
大舅是在1937年左右,领一家逃荒到北部牧区。七十年代据人说表兄们在哲盟,具体地址都不清楚。二舅叫陈长福有个哑吧大姑娘,二姑娘叫月菊梅,很伶俐,男孩也是哑吧。二舅在50年代初故去。二舅母与哑吧二孩生活,生活也很苦,很困难,这是在60年代初的事。
大姨嫁给一个医生,早亡且无子女。二姨粗脖子,个很高,她生的男孩叫苏布道,在东二十家子有个男孩,1953年升初中时病故,现只有一个女孩。二姨跟二姨父结合后,1954年病故。三、四姨都不认识,据说是早亡。四姨父有二男二女,长子叫陈广录,从小念书当兵,后南下陆军转海军,1955年退伍(海军营长职务)现务农。他有一男一女,男孩叫陈保岗,女孩叫陈宝荣在县乌兰牧骑。二儿子陈广福,原来当民办老师,后务农有个男孩念初中来。他大姑娘叫香菊梅,二姑娘叫喜菊梅。我母亲是排行为五,叫陈玉兰,生育三男孩,老大叫朱则忠务农,他有二女、一男,大姑娘叫香春,西北民族学院毕业,得心脏病故去。她生一女。二姑娘叫杏花,她生一男孩,今年考入大学。男孩叫来顺,他有一女孩。
二儿子就是我,身下就是二男一女,老大叫朱宝云,西桥乡广播站、高工。他有一男一女,大女孩叫朱红波、男孩叫朱宏宇,大学毕业。二儿子叫朱宝义,在宁城县牤牛营子农电站任站长。他有一男一女,男孩叫朱亚峰,大专毕业,女孩朱雅婷。女儿叫朱秀琴,在档案局上班,她有一男一女,男孩叫张英杰,女孩叫张慧杰。三儿子叫其达力,林东师范毕业当教师(从小送人扶养)。他身下有一男五女,男孩叫牧仁在北京打工,大女孩开饭馆后,也在北京打工,还有个女孩在呼市大学毕业从事教育工作呢。
老姨叫陈秀兰嫁到八里罕平房地主小老婆无权不当家,老头死的较早,自己无子女,孤独生活到五十年代。60年代又跟东二十家子姓黄的老头结合一起,70年代故去。
我一生感想亲属家都穷光蛋,互不走动,彼此生疏,缺乏感情。因此,父母亲的亲属都从50年代初才互相了解,更没互相走动,感情淡薄,建议后代凡亲属关系不管穷富一定要联系互相了解,该帮就帮,该求就求,这才是体现亲属关系,否则越离越远,形成远亲不如近邻,体会不到亲近爱戴的传宗接代的关系。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