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打一场“解决供暖问题”的人民战争?

看手机微信,时不时的就会看到关于对“供暖问题”议论,点击查看之后,也没有多少愤慨了,似乎已经司空见惯,有些麻木了。
自家的暖气不够温度,自己想办法呗。这几年,电褥子、电暖风等取暖设备购置得比较齐全了。放下手机,打开电取暖的设备,钻进被窝,蒙头盖腚,做梦去吧。这样的冬天,过了四五个了。
前些日子,去辽宁阜新参与一个微电影的颁奖仪式,下高铁坐出租车去宾馆之际,不知是谁先提起的话题,居然也同司机师傅聊起了“供暖”问题,那司机愤愤不平的说:“暖气不热,找了政府也白找!”
看起来,这“供暖不暖”的问题还真不是喀喇沁旗的“土特产”。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家是“上挂下联”式供暖的老楼房,又是边户和二楼,自然比其他楼房更冷些。前些年,温度有时候在11——12度上,可冻惨了。给供热公司打电话、组团去政府上访、拒绝缴纳取暖费、写文章发朋友圈……呼吁、愤懑之余,还是怕冻死,于是便购买取暖电器,便想办法自我取暖。去年,听人劝,我咬牙狠心自己找人改善供暖系统,花5500元把“上挂下联”式供暖系统改为“独立”的供暖系统,与主管道直通,结果去年冬天我们就幸福了!温度始终在18以上,最好时可达20度!
我们高兴的去交取暖费,收费人员说:得把前两年的欠费交齐!
我们无语。心想:前几年挨冻还交“取暖”费?找公司领导理论,几番周折之后,才见到一个副总,也是“含着冰冰说不出个‘水’字”来!
我们想,靠着吧!他们要割管道,就让他们割呗!家里还有些电取暖设备,老天爷还能冻死“老家雀”?
天无绝人之路!
前些日子,朋友圈里看见喀喇沁旗政府大旗长对“锦山取暖问题”现场办公的报道,心中略有一动;看见文友“往事并不如烟”发微信请求新闻记者关注曝光“暖气不热”问题,那几位朋友只是“拍”文友一下,我苦笑了一下;社区有工作人员来了解“供暖”问题情况,我也没有多少感动。
今天,我被感动了。
三天前,我家的“独立供给”的暖气也降到16度了,虽然还是在我们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但毕竟不如18度舒服。我们穿起防寒衣裤和拖鞋,准备开始再度抗寒。
在朋友圈聊天说起暖气不热的话题,我说,我家只有16度。有文友说,可以找供热公司测温。
说起测温,我想起这几年的测温情况。那是前些年室内温度仅仅10——12度的时候,我们找供热公司来测温,他们总是姗姗来迟。看到我们被冻得瑟瑟苦状,虽然温度测了,就是不给留下片言只语的字条什么的。这还是他们可能有意多耽误一会儿,大多是在上午10点左右——彼时温度总是比平时略高些——来家里开始测温工作,大概这是已经对供热系统加温之后了的结果了。
现在,再要求测温,他们会不会是故伎重演?我尝试着给他们供热公司打了电话。今天一大早,供热公司两名员工,登门测温,温度计显示,比我家的温度计数字还低些,只有15度多些。
而后,他们签字复印,把一联数字登记表格留给了我们。
我被感动了!
有了这张表格,证明我们以前确实挨冻了!我们不是无理取闹!
看起来,锦山老楼的供热系统老化,新楼房数量猛增,供热确实出现了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
估计,其中也有供热公司存活,利益大小的问题。
还有就是管理城市的能力问题。
因为,赤峰地区供热费用是很高的。
我们在阜新,听出租车司机说,他们那里供热平米2、6元,比我们低得太多了。按市场煤炭价格衡量,各家各户每年冬天用煤取暖的费用,那是非常奢侈的!
区区锦山“供热问题”,比起打倒国民党,比起抗美援朝,比起什么覆盖,比起精准扶贫,应该是微不足道的。
何况,一说取暖,老百姓是让交多少钱,就交多少钱,都是在供暖期之前上交足,然而,交了钱,却没有暖,谁不窝火?
自从张旗长现场办公会议之后,我看到了两点变化:一是社区工作人员深入各户了解供热情况;二是打电话给供热公司,就来测温,还给了测量结果的证据。
现在,我看到了问题解决的曙光了!再挨几天冻吧,四、五年都过来了。总是有个盼头了!
在北京电视“养生堂”节目上,中国科学家院士张伯礼面对卫视观众讲了一个关于供暖的事例:他给天津市副市长看病,提出了供暖时间太迟和停暖时间太早的问题,因为提前十几天和延长十几天供热,这阶段,火葬场居然少化了2000多人。
进入老龄社会了,供热还真不是个小事情!
在旗人民政府的领导下,打一场“解决供暖问题”的人民战争吧!就像过去搞的各种运动、大会战一样。锦山城区供暖问题还能难倒我们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