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干净的雪

我喜欢干净的雪。
那种洁白无瑕的雪,在屋顶,在窗台,在树枝上,总是让我向往。
路边的雪,多半被无数人踩过,脏兮兮的,仿佛脸上抹满灰的孩子。路面上的雪,更是惨不忍睹,几乎被粉碎了上千回。雨落在雪上,一个又一个小坑,仿佛对面门市里坐着的那个半老徐娘,脸上布满了雀斑。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图片来自网络))
那灰色的雪,堆在路边,总是让我一阵阵作呕。我从草丛中抓起一把雪,一把洁白晶莹的雪,都不忍心丢掉,直到它融化在掌心。
树上的雪,在风中摇曳,很快就不见了踪影。屋顶上的雪,却可以存留很长很长时间,除非太阳很好,一连好几天晴日。
小时候,家里穷困潦倒,好几次在梦中梦见,那雪白雪白的馒头,就在蒸笼里,就在挂在钩子上的馍篮里。我端起凳子,爬上去,踮起脚尖,才能够到的篮子,那篮子里通常是空空如也,或者斜躺着几块黑铁似的山芋饼子。白面馒头始终在梦中,一直在梦中。
我曾经在路途中遇见一个女孩,她的脸她的皮肤,当真是洁白如雪。车在行进中,我就坐在她的对面。我仿佛在欣赏一片雪。待到下车的那一瞬,我突然发现她的半张脸,竟然灰黑色的一片。仿佛雪野上突兀出现了一堆牛粪。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图片来自网络))
梨花开的时候,总是让我想到雪。一眼望不到边的梨树林,梨花跌宕起伏,仿佛风中的雪。
那年在淮河岸边,看见的低矮的桃树,整整齐齐盛开着白色的桃花,我曾经起名为雪桃花。还为此写了一首小诗,“雪桃花,美艳如一群鹅,曲项向天歌”。
父亲过世的时候,瓢泼大雨。我当时想,如果鹅毛大雪,恰逢其时,该有多美该有多好!父亲的屋顶上落满了洁白的雪,该是多么美该是多么好!
我知道,干净的雪,其实是不干净的。当姐姐将一盆雪倒进锅中,烧开时,上面竟然飘满了灰尘草沫。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