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买来的媳妇(五十三)

这是一年中最难熬的时候,风带着“火”穿过山林里的每一棵树梢,向大地倾泻着所有的炎热。成群的蚊虫不时撞上了脸,偶有一两只瞎眼乱飞的,一不小心就飞到了人的眼睛里,怎么都弄不出来,只能拼命的揉呀揉,直到那小虫被揉死在眼睛里,然后顺着泪液排出来,这时候的你早已经是眼睛红肿,比大哭了一场还哭相十足!
司机随笔的图片
这个夏天似乎特别得热,蚊子也是特别得多。尤其到了晚上,更是让人坐卧不安。白天晓兰只要有空就拿着一把扇子坐在爸爸的身边,不停的摇呀摇,静静的端详父亲时而醒来时而迷睡的脸,绿头苍蝇忽闪着绿色的翅膀,在爸爸的床上一拨一拨的来回穿梭,一层床单根本阻止不了它们对这具日渐腐烂的肉体的侵蚀,爸爸不时地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到了下傍晚以后更是度日如年,蚊子滚成了疙瘩,黑压压的,一团一团的在屋里屋外到处乱窜,晓兰只好安排两个小弟妹一刻不停的守在爸爸床前,每人手里一把蒲扇。姐弟几个吃饭都要穿上长衣长裤,脚底下穿着胶鞋才行,没有那么多胶鞋,只有两双,都是大人的。晓兰和娟子只能等两个小弟妹吃好再吃,她们两个在弟妹吃饭的时候弄点稻糠在父亲的床前生起一堆烟火,最好有点潮湿的,不能让火着起来,就用烟来熏,驱逐大群的蚊子。这样,屋子里就更是如蒸笼一般的热,有时候她们也会把父亲的床抬到门外,后来不知谁说,像他病得这么重的人,不能到门外睡,不干净。就只好又抬回屋子里,尽量靠近门边,爸爸的床上渐渐散发难闻的恶臭味,连娟子都闻不下去,不到迫不得已就不到面前来,两个小弟妹更不用说。晓兰只能自己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守在床边。
夜深了,温度渐渐地降下来,爸爸和弟妹们都睡着了,苍蝇蚊子也都睡了,晓兰摇了大半夜大半天的扇子的胳膊早已经没有了知觉,无力的垂下来,晓兰也靠在门边或者父亲的床腿上疲惫地睡着了。一阵风吹来,吹在这个年轻的姑娘身上,掀起了她的衣角。朦胧的夜幕带着一种微弱的亮光照着晓兰日渐瘦削的脸,是那样的苍白,却愈发的漂亮!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麦地,麦地里有人露出了头,渐渐清晰,是儿子,是儿子小杰,“儿子,小杰……”,“妈妈……”小杰向自己跑过来了,就要跑到面前来了,晓兰张开了双臂,幸福的笑着,忽然小杰被一双大手从后面死死的抓住,又拉了回去,儿子张开嘴大声的喊着“妈妈……”晓兰伸出手,近在咫尺,却总也够不着儿子的小手,儿子腾云驾雾一般慢慢的远了,模糊了……“小杰,小杰……”晓兰一头撞到床沿上醒来了,她有短暂的激动,随后就默无声息地任由眼泪无声的滑过脸颊,落在地上。
她已经对丈夫失去了信心,但还有希望。这眼前的一切对她来说是这二十年来最大最刻骨铭心的磨难,这个坚强的姑娘不会让自己倒下去,她要勇敢的,顽强的站立着,她要站立的不仅仅是肢体,更重要的是这个家庭的中流砥柱的作用。她还是妈妈,还是妻子,这所有的角色都需要她来盛装出演,她怎么能倒呢?晓兰擦干眼泪,发现又有蚊子醒来了,就用一根细木棍拨了一下面前的火堆,又有一点亮光闪烁在这个寂静的山林小院里,晓兰似乎又看到了生机。
棺材已经做好了,两个木匠叔叔不用晓兰操心,已经买来桐油油过了第二遍,院子里弥漫着浓浓的桐油香味。他们早已经不在晓兰家吃饭了,早上吃过饭,两人不约而同的就来了,中午就回去,下午吃完饭再来,探望的人也没有以前多,大家都觉得就这样了,随时等着就行,这么多天了,俗话说“床头百天无孝子”,晓兰对弟妹们偶尔对爸爸发火也不那么言辞批评了,只是自己从不在爸爸面前大声说话或者有不耐烦的表情。
“如果你爸能多撑些日子,过个十来天,再油一遍,那就彻底结实了,三十年五十年不会变形走样,看他命数了……”本家叔磕掉烟窝里的烟灰,看了一眼晓兰。晓兰递过来一碗开水,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晓兰呀,该准备的都准备了吗?”
“准备什么呢叔?我年轻,都不懂!”
“按说,你这出嫁的闺女,要给父母准备铺盖,披棺布,寿衣一套。”本家叔还没说完,另外一个木匠叔接过了话茬 :“寿衣一套可不是只有一套衣服,有钱人家至少从里到外准备五套,再没钱,三套要有。”
“哦,哪样的三套呢?”晓兰把脸转过去问道。
“一身衬衣,穿在最里面,中间一层夹衣,厚一点,最外面一身棉衣,还有鞋帽,袜子。”
“差点忘了,还要有一件披风,披在棉衣外面的……”晓兰用心的记着,盘算着自己不会做,找谁来做才合适。
“那铺盖都有哪些?”
“哦哦,就是一床铺被,一床盖被。到时候铺被垫在棺材底下的,盖被直接盖在身上。”
“我知道了……”晓兰打算明天周末,就让娟子和郑东在家看着,自己就去镇上买材料回来做,哎,也该准备了,不能再等了!
“准备……送殡……了?”
“啊?”屋里冷不丁冒出来一个声音,几个人同时惊讶的转过了头。晓兰跑到父亲的床前 :“没有,我们聊闲话呢,你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去。”
爸爸吃力的点了点头,这段日子,爸爸的饭量明显的下来了,还是喜欢吃饺子,肥肉多一点的荤饺子,一顿最多吃七八个,有时一天吃两顿,有时吃三顿,还有吃一顿的,只要他醒来,晓兰就去问,吃就做,不吃就不做。力气也没有以前那么大了,渐渐又温顺下来,只是浑浊的眼睛还是不认识自己的几个孩子。但是今天说的这几个字,晓兰感觉他是清醒的,有一瞬间,晓兰感觉爸爸有了好转,竟有点兴奋,但这种兴奋很快就被浇灭了。
“不长了晓兰,抓紧准备吧,衣服来不及做,就买成品的吧,镇上都能买到,三两天的事!”本家叔看着晓兰爸爸摇了摇头。
“怎么……这能说话了,不是好转了吗?”晓兰不解的问。
“孩子,你不懂……不要问了,抓紧准备吧。”叔叔很胸有成竹的样子,让晓兰不由地紧张和害怕起来。
天刚亮,晓兰就出门了。山路要走将近两个小时,她不敢怠慢,把家里所有的钱都装在身上,如果爸爸真的摊上了,把粮食留够吃的,剩下的全部卖完,猪也卖掉,应该差不了多少,再借一点,下学期孩子们的学费上来再还,问题不大。眼下今天要准备的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成品的一定很贵。
没想到经过教办室门口遇到了谢老师。看到谢老师的身影一闪,晓兰想躲过去,却被谢老师看到了。
“老人怎么样了?”谢老师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学生。
“还……还那样!”晓兰极不自然的表情让谢老师感到情况绝不是她自己说的那样!
“我还有点事,谢老师,您先忙吧。”晓兰没再抬头,夺路走了。谢老师目送着晓兰,若有所思。
到了寿衣店,晓兰才发现,自己带的钱只够买最外面那套棉衣的,她真正看中的是那套五件套的,料子又好,又厚实,颜色也正,天蓝色底,上面手工绣上的龙和寿字的图案。里面的衬衣仿佛丝绸面料,纯白的颜色,滑滑的,夹衣的扣子是很精致的盘扣……可是太贵,加上铺盖鞋袜将近六百元。这个价格对此时的晓兰来说无异于天价,她恋恋不舍的走了出来,走了几步,又返了回去,在那套衣服前踌躇着迈不开步子,他想象着父亲穿上这套衣服上路的样子一定很满足很风光,想象着母亲和家里的先人们在那里迎到父亲该有多羡慕……她用手来回的在衣服上摩擦着,甚至想贴到自己的脸上去,感受一下,可是她不敢,她感觉成品店的老板带着防备的眼神在盯着自己,她有点不好意思,准备放下……
“老板,这套我们买了!”一个高亢洪亮的嗓音朗声说道。晓兰的心顿时揪紧了,她熟悉这声音,不会错。她慢慢转过头,就感觉自己的头触摸到了他的身体,原来自己的头正靠在他的胸前。石城用一只手环过晓兰,另一只手放在晓兰手里攥着的衣服上,正低着头看着自己。
“什么都不要说,就这套,买了。”石城把放在衣服上的那只手收回来,去口袋里掏着钱夹,眼睛却一直盯在晓兰的脸上,一秒都没有移开。这是他唯一能为心爱的人做的事,其他什么都做不了,没有身份,没有立场,没有……一切。谢老师把电话打到他家时,先让妻子接了电话,让张佳丽马上到教办室,有重要的事,妻子出门后,又给石城再挂了一个电话。
和自己的推断不差分毫,果然买寿衣来了。看到晓兰的一刹那,石城的心都要碎了,苍白的脸庞,更加的消瘦,单薄的身材,更让他生出无限的怜惜。走进来的时候,他真想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她,他心心念念的人,告诉她,有他在,不要怕!可是他不敢,他有太多的顾虑,毕竟彼此都是有了家的人,况且街上人这么多,万一传到张佳丽的耳朵里,后果不堪设想。
“我改天再去看看老人,我不方便送你走,你自己多保重,注意安全。”不知为什么,晓兰这次没有拒绝石城的帮助,甚至一句道谢的话都觉得没有必要说,带着满心的欢喜,把衣服紧紧的抱在怀里,从石城的视线里离开,消失了。
晓兰赶到家里的时候,天还没到中午,远远就看到院子里挤满了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什么。弟妹们正在扯着嗓子喊:“爸爸,爸爸……”
“啊?难道……”晓兰一惊吓,两条腿瞬间没有了知觉,站不起来了。她紧紧的抱着怀里的衣服一寸一寸的往前爬着,一步,两步……爬的可真慢呀,怎么这么慢呀,晓兰想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哭也哭不出来。
“大姐,大姐……”弟弟最先发现了晓兰,众人这才回过头来,看着晓兰的样子,默默地掉着眼泪。
“晓兰,现在不是你难过的时候,你爸还没走,等你呢!你买的衣服呢?快拿来给他穿上。”木匠叔叔过来拉起晓兰,几个妇女过来扶着晓兰走进屋里。
晓兰一下子摊坐在爸爸的床前,她定了定神,看着围在周围的几个弟妹,虚弱的说: “婶子大娘叔叔大爷都先出去一下,我们几个想给爸爸洗个澡再换衣服。”说完看了郑东一眼:“去烧水!”
郑东出去了,晓兰让弟弟关上了门,姐弟几个抽搐着给父亲脱着早已经粘在身上的衣服。“爸爸,我对不起你,让你受了这么大的苦。我没有照顾好你,你忍着点……”晓兰一边脱着,一边泣不成声的对爸爸说。爸爸的唑疮有不少地方因为腐烂粘到衣服上脱不下来,只能用剪刀剪掉,一不小心就撕下来一块皮,姐弟几个看着父亲还没有完全闭上的眼,眉头偶尔的一皱,悲痛欲绝。
终于脱完了,郑东端来了水,要求留下来,晓兰点点头。洗好之后,晓兰让郑东从爸爸的后面扶住爸爸坐起来,然后她和娟子小心翼翼的帮父亲穿上里外五套衣服,最后让两个小的弟妹帮爸爸戴上帽子穿上鞋袜,刚把父亲放下来,就见从父亲的眼睛里滚下来两颗大大的泪珠,眼睛也渐渐地合上了。
晓兰的爸爸就像一盏熬尽了油的灯,生命就此熄灭了!院子里传来一声凄厉的哭喊“爸爸……”这是晓兰的声音,撕心裂肺,响彻云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