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为什么泡在图书馆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不是现在的事情,现在蜷缩在宿舍里,像一只刺猬。鲁迅讽刺过刺猬式的绅士,说他们不敢互相扎来扎去,怕疼,所以keep distance,但扎起没有刺的人来,却也是爽利得很。我猜想鲁迅心里琢磨的是,绅士杀人如草,自己是听不见声音的,和远庖厨的士君子吃肉时,没什么两样。所以我只是像刺猬,不是绅士,没有能力像梁实秋先生仰慕的约翰逊博士,志行高洁,吐属不凡;我土得很。

我过去也土得很。大学一年级一个寒冷的夜晚,蜷缩在铁架子床上,像一只刺猬,突然醒了,听见室友说梦话,恰好说的说我,妈呀,太土了!梦话中是无尽的遗憾。我接着月光看了看挂在床头的衣服,是家里做裁缝的哥哥缝制的,不是商场里买的,确实很土。好吧,室友说得对,我也由衷地替他感到遗憾,他一澳门大帅哥,家里跟毛宁都很熟的,怎么沦落到跟我这样的山里人同居呢?!简直岂有此理!还好,澳门大帅哥二年级就住到他们留学生宿舍去了。为什么澳门的算留学生?我不懂,爱怎怎吧。我当时跟着北京人室友学了点北京普通话,顺嘴就抖出来了。

因为太土了,我也没有足球鞋或者篮球鞋,所以不能一起去踢足球或者打篮球;什么内脚背外脚背,什么翻腕运球过肩,我也不懂,算了吧。奇怪的是,他们踢足球,女生去看,他们打篮球,女生也去看。好看吗?我想问。当然,我不敢问,怕女生。有一回不知怎么地,要陪班里的女生练球。我畏手畏脚的,女生觉得我还不如她们大方。我也很抱歉,再不敢去做陪了。后来英语口语课老师希望男女搭档在课上说英语,抓阄抓到跟我搭档的女生理直气壮地站起来说,I  do not like shy boy!名声在外,真是很抱歉!还好,男生不嫌弃我内向,我还有partner。

女生对我没有兴趣。我去水房刷牙的时候照镜子,看看自己,果然又矮又瘦,又呆又丑,活该。还好,那时候我也不觉得是个事儿,该干嘛干嘛。时间多得很,毫无恋爱之美,绝无恋爱之忧。

怎么打发时间呢?想学弹吉他,可惜口袋里没钱,买不起。一年级暑假,同学在垃圾堆里捡了一把破吉他,弹了几回后,见我眼巴巴地看着,就送给了我。我也弹了几回,学了一个和弦,就放弃了,把吉他送给了另一个眼巴巴看着的同学。篡书卖钱吧?给某教授编《校长学》,好无聊。出去做家教吧?花三个小时,转三四趟公交去了一趟房山,后来不敢去了。花一个多小时去了一趟东四十条,结果发现自己初中数学都忘光了,不敢去了。走路半小时去保福寺教一个初中生读鲁迅《野草》,去了两趟,对方表示够了。好吧,那就够了。在校内教一个香港学生写毛笔字,交了几回,学的人毫无兴趣,似乎只是想有个人聊聊天,教的人自然也就索然无味。再一看自己写的毛笔字,得,赶紧收手吧!

好吧,时间又回到自己手里了,大把大把地,有什么办法呢?就跑到图书馆的电脑里,用telnet登陆未名bbs,在上面编谜语,写诗,忙得不亦乐乎。可是不能老在电脑前站着,旁边有同学等着检索书目,再玩下去会被投诉的,只好干别的。学院里退休了一批电脑,和室友合买了一台回来,586加windows95,500m硬盘,六个人轮流着用,在bbs上写诗,写小说,跟各路神仙攀谈和吵架。室友甲说,轮到我了。室友乙说,轮到我了。室友丙说,轮到我了。室友丁说,轮到我了。室友戊说,轮到我了。那,那只好让。

这就反正有大把时光了。怎么办呢?去旅游?没钱。也不能天天去,累得慌;其实主要还是没钱。去上课?那也不能什么破课都去上。又不出国,没钱报GRE和TOEFL,更没钱申请PhD,又不保研,不需要去水课里练情商,刷绩点。时间太多了,比未名湖里的水都多。比喻不当,未名湖本来没有水;只要抽水机不工作。

宿舍楼有时会举行一些杀时间比赛,比如联网打魔兽,比如打扑克牌,比如看一些漫长的香港电视连续剧。但都不如谈恋爱、刷绩点、玩社团、做人精杀时间来得有效,还是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我是时间的富翁,富得流油。

我这么土,这么穷,这么不爱学习,这么趣味寡淡,怎么消耗时间呢?只好去图书馆泡着。图书馆不花钱,而且正适合不说话的shy boy,随我怎么泡,随我怎么在时间的荒野里流浪。

好吧,大学四年我就是因为这样才泡在图书馆的。其他那些高大上的理由,我也说给你听,但你不要信,千万。比如有些老师的课,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有些学者的讲座,一句话都不要信,有些学生会的活动,一秒钟都不要花,等等,这些都说得太傲娇了,矫情。

不过,话说回来,我那时候真是一只刺猬,谁都敢扎。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