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节气篇:大雪,去村庄走走

大雪,村色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今日大雪,薄云,不冷,阳光一阵灿,一阵暗。
挂在枝头的枯叶,随着阳光的明暗变换色彩,光耀着,妩媚如花,光缺了,坦然自如,总是很好看的。
村头,几棵银杏树,虽至大雪节气,仍举着一树高贵华丽的叶,于青砖瓦楼映衬下,愈璀璨夺目。驻足,仰望,簌簌,不留神,银杏叶纷纷扬扬,一枚沾在我烟蓝色围巾,金黄的小扇子,质感坚固,像精致的图案设计,不舍抖落。
沐过银杏落叶雨,过了枫杨树斜依着的小桥,进了村。桥下头户人家,楼房墙根处,有一盆仙人球,我前几年已注意到了,一直放在这里。球不大,密密爆盆,每年春开娇媚的黄花,不管不问,顺其自然,随性地生长,真好。而我的仙人球,千般爱护,开不出花。想想养花与养孩子真有点相似来。刚听同事的外甥才十六岁,盗窃被派出拘留,家里人送六百块钱,交代给孩子吃好点。
想着花事想着尘事,踩着铺满红苋菜稞的水泥小路,走进村深处。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村舍排排错落,阳光穿屋走巷,每家门前是一块干净的水泥地,晒被子,衣服,新米,鞋子……楼房周边见缝插针,种上蔬菜,眼眸处皆碧绿油油。我似乎从萧瑟的的冬走进了生机盎然的春,喧嚣至幽静处。
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酒香,肥美的白菜地头,有户人家,正在忙碌着做米酒。在江南,新米下来,不少勤劳人家,精工细作酿米酒。我觉得酿酒,很有仪式感,传统而经典,体现了江南人对生活的热爱与用心。我看不懂酿酒的全过程,只见好几个人各忙其事,炭火旺旺架着木蒸笼,热气腾腾,酒香漫溢。一派繁忙又有条不絮的景象,村庄人间烟火温暖气息,浓郁而迷人。
在缭绕的酒香里,我缓缓地走在菜地的埂上,三叶草绿满埂,偶尔挺出几茎荠菜花,绿梗细若,青实如小扇子,顶端白花如雪,身姿曼妙,很好看。村前有条小河,岸边香橼叶果并茂,鲜绿与橙黄,倒影如油画。这家门前,一棵树上只结了三个果,圆溜溜,比香橼大多多了。我好奇地够着拍图,一老人端着刚掐的芫荽,边择捡边走过来,骄傲地告诉我,是她家的柚子。是啊,南方的柚子树,在这里结了三个圆鼓鼓,黄灿灿的柚子,真够得意。喜形于色的老人说完话,飞奔跑进屋里,她的锅里炖着鱼,等着芫荽提鲜增味。瞬间,我闻到了,屋里飘来芫荽绕鱼香味,跟着我到了丝棉木树下。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其实留意一下,村子里不少丝棉木树呢。这棵从小木桥头探着风姿绰约的身姿,斜于水面,结满红艳艳的果,临水照花,若水天云霞一色,妖娆,又清远。我站在白墙青瓦的楼旁,踩着三叶草覆盖的软软泥土拍这棵丝棉木,我心情激动地体验了“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情画意,嗅到了故乡的芬芳。
小时村子里只见过一棵丝棉木,仅一棵,我则记住了,且记忆深刻。我对植物,无形中存着缘的。那棵丝棉木长在村头马路边,有蒜臼粗。我去槐花河干农活,必经这棵树。能记住其树,因它罕见,村子里多是洋槐树、槐树、楝树、泡桐树、枣树,只有它独一无二。还因为,每到秋天,叶子烈焰如火,赛花好看。奶奶告诉我叫“小全孩”树(不知如何写),有毒。我从来不敢碰它,只是远远地经过它时,看一眼,甚至没注意它结果。
遇见,轻描淡写,却刻骨铭心一辈子,像是年轻时爱上的人,没说出来,只有自己知道。而这些不经意的记忆,却为我以后的岁月美学感知奠定基础。记得好友紫花地丁,在空间发了丝棉木的果子,红艳欲滴,迷人至极,惹人想一口吞下去之感。我查阅了资料,原来,正是村子马路边那棵“小全孩”。卫矛科卫矛属,落叶小乔木或者灌木,好友蓝天老师说,在没有塑料制品年代,用丝棉木雕刻公章与私章,是极佳的选材,其木光滑细腻,无年轮纹理,不易开裂,易雕刻,当然又是一味中药。我很骄傲啊,我也见过这么美丽的树。如同某种特定场合下,明星出现,大家都蜂拥而上找签字,我不慌不忙地,因我早就认识这位明星,与其交集过。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4张
再看看,另棵丝棉木,披红挂绿,树下绿油油菜地头,有一口水井。村人正热火朝天提水洗菜。已洗好的红萝卜,存于镂空篮子里沥水,红艳艳的,像满蓝盛开的玫瑰,水灵灵,嫩生生。雪里蕻清洗好,装大缸,女人脱下棉袄,穿着干净的靴子,立缸中,用心用劲,不急不躁地踩呀踩,平时朴素的咸菜,加工起来,费事,繁琐,融入了劳动者的匠心巧技,与温柔贤淑。日子的奔头,劲头,滋味,都在这最寻常的菜根香里头。一对老人,老太太坐着小板凳,用刷子一点点地刷着白萝卜身上的泥土,洗好了一遍,老头儿把水倒掉,又提水再洗,做得认真,仔细。老头儿不时问老太太,冷不冷,累不累,歇歇。他们恩爱着,对日子也深爱着,哪怕是腌制寻常的萝卜干,一点不含糊。

我只觉得,在村子里转了一圈,时间飞跑,人却是慢下来的。时辰已不早,我该回家归于琐事了,依依不舍返回。
路上铺着的红苋菜稞,有人用叉子翻砸,收种子呢;一群麻雀从稻茬地飞过来;刚下班的女子穿着工作服,带着同事到她家的菜园拔青菜,我听着她们说着菜长得多好,霜打过,甜丝丝,便过村头的银杏树,又沐了一次落叶雨,离村子,菜园子,泥土,以及腌制咸菜的人们越来越远……
跟我一起离开的,还有裤脚上几粒草籽,像当年离开故乡的我,做着春天的梦!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