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30度的圣诞节

一提到圣诞,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大雪纷飞的时候,骑着麋鹿来发礼物的圣诞老公公。

去年的时候去留尼汪,才让我忽然意识到,在要隆重庆祝圣诞节的国家里(信奉基督教的地方),还有很多是南半球,比如澳洲,南美!

所以,想象中白雪纷飞之时,带着一顶红白相间的毛茸茸的圣诞帽,在南半球30度的气温下,其实有些违和。这也能看出,全球文化还是由北半球国家主导的,毕竟澳洲和南美,都是移民/殖民过去的。

我牛津的导师来自澳洲,前几天团队里圣诞party,要求大家都穿“红绿配,丑得哭”的圣诞毛衣,他就说,澳洲只有圣诞T恤……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这件毛衣,勇夺我们研究所Christmas dress大赛冠军

去年圣诞节我去了留尼汪。这也是第一次去到法国人家里欢度圣诞,体验了一次“法式过年”。不过因为在留尼汪,可能和法国本土还会有一定的区别。

留尼汪圣诞习俗和我们过春节很像,要吃除夕夜的年夜饭(24日的晚饭)和初一的团圆饭(25日的午饭)。

24日的下午,我们就驱车前往位于另一个城市的小马哥外婆家,路上能听到四处都是公放着很响的跳舞的音乐。

小马哥父母对中国过春节老百姓不跳舞感到很惊讶,他们说在留尼汪过节的时候,大家都是要跳舞的。我说,我们也载歌载舞,但都是演员们在电视里跳(蜜汁微笑)。

小马哥外婆家,早已被装饰成了过圣诞节的模样,这点像极了我们在除夕夜会贴春联,挂红灯。而且,陆陆续续,整个大家庭的人都来了,七大姑八大姨的,前前后后几十号人。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小马哥的外婆和外婆的弟弟弟妹几位老人们坐在院子里的沙发上,看着年轻人们跑来跑去。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去爷爷奶奶或是外公外婆家过年的时候,那时老人也是这样坐在中间,父辈们或是围成圈打麻将,或是家长里短地吹着牛,而孩童们就在一旁玩游戏吵吵闹闹。

那时的年味,不是现在人人都拿着一个手机,放着春晚当背景音乐能比的。

法国见面时问好的传统就是“faire la bise” 贴面礼,而在这样家庭团聚的场合里,一定要一个个去贴面。又因为要把我介绍给各个亲戚,贴面礼后大家也会象征性地拉扯几句,所以我们大概花了一个小时向大家一一问好。

甚至去到了厨房,和掌勺大厨问好。平安夜的掌勺大厨是小马哥的一个舅舅,正在炸鸡腿,桌上放着至少50个鸡腿。是啊,毕竟是几十号人的晚饭呢!几个姨妈在厨房里帮忙做沙拉。

聚餐的形式挺像我们家过春节的方式,就是每个人都会出点力,准备菜肴。主菜由每个小家庭带一些做好了的去,比如小马哥的爸爸妈妈就做了几斤红烧鱼带过去。前菜和甜点则可以现场做。

这种感觉真像中国过年的时候,总有几个人在厨房忙碌,而其他人则在客厅里看电视嗑瓜子。

快到吃饭的时间了,大家也开始摆桌子和餐具。正餐之前,有年轻一辈的孩子们当“服务员”,端着盘子在人群中穿梭,请大家享用香槟、开胃菜。因为人多,正餐都是自助餐的形式,自行取用。

平安夜大餐和圣诞日午餐,都是结合了法国和克里奥尔特色的菜点。克里奥尔是留尼汪当地文化的名称,揉合了多民族的文化。克里奥尔菜与亚洲菜很相似,食材常常要用多种香料腌制,除了我们中国常用的香料,也会用很多印度和东南亚喜欢用的香料。

多亏了克里奥尔菜,否则在留尼汪待的十多天,如果让我顿顿吃法餐,我的中国胃可能要崩溃了。而且留尼汪人特别能吃辣,是和东南亚很相似的新鲜小辣椒,剁碎后做成辣椒酱。其实也没有特别辣,就是第一次吃的时候,把我一个四川人辣出了眼泪的程度(手动狗头)。

以平安夜大餐为例,把菜单列出来供大家参考:
餐前酒和开胃菜:香槟,开胃菜以小食为主,包括了Samsa(三角油炸小馅饼,克里奥特色,馅是蔬菜、肉类、奶酪等油炸的点心);鹅肝酱蘸法棍(法式);烟熏三文鱼配奶油(法式)

前菜:以沙拉为主,有俄罗斯沙拉(法式,用鸡蛋、土豆、甜菜等做成),蔬菜沙拉(法式),青芒果沙拉(克里奥特色,有点像泰式青木瓜沙拉,还区分加辣椒和不加辣椒两种)

主菜:荔枝鸭胸肉(鸭胸肉是法式,不过加荔枝一起做就非常克里奥特色了,顺带说一句,岛上的荔枝是从中国传过去的),红烧鱼(克里奥特色,加各种香料,小马哥爸爸做的),炸鸡腿(大厨在现场做的),烧鸡肉(克里奥特色,应该也是某个亲戚带来的)

甜点:冰淇淋,巧克力,树干蛋糕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24日晚饭过后,大家把桌子收拾了后,DJ就登场了。音乐响起来,大家开始跳舞。因为我的脚崴了,也没法去跳舞,所以我“被迫”和小马哥的亲戚们聊天。

也是在聊天中,让我进一步意识到法国人还是非常注重隐私的。虽然小马哥的亲戚大都是第一次见到我,但不会一上来就问我在哪住,干什么的,收入多少,学历是啥…..他们大多是问一些对中国充满好奇的和不太涉及隐私的个人问题。

我也认真听了他们互相之间的唠嗑,虽然也会扯一些家长里短、时事政治,但不会像国内过年过节的时候,七大姑八大姨聚在一起,就开始问工作问收入,催结婚催孩子。

不过他们互相之间的聊天我不能完全听懂,因为他们会讲留尼汪的克里奥尔语(一种以法语为基础,糅合了非洲当地语言、印度泰米尔语、中国客家话等由移民带去的语言的方言),只有在和我讲话时,才会说标准法语。

快到12点的时候,就像我们除夕夜一样,大家开始出来放烟花。留尼汪还有一个习俗就是人们开着车绕来绕去,把喇叭按得很响。而一过12点,大家就要又开始一轮贴面礼,互道“圣诞快乐 Joyeux Noël”。

这时,孩子们最期待的,大概就是圣诞老公公来发礼物了。其实也就是有一个大人要委屈自己,在30度的天气下穿上圣诞老人的衣服。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4张
放在圣诞树下的礼物
礼物是写好了孩子的名字,各家来的时候就悄悄放在圣诞树下,等着圣诞老人快到12点的时候一个个叫名字去发。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5张
被小孩子们围住的“圣诞老人”,已经要热晕了

小马哥说,他们很小的时候都是相信有圣诞老公公的,因为大人们会一直维持这个“谎言”,直到孩子们慢慢懂事,一点点意识到“真相”。

所以这就是为啥今年世卫组织要给全世界的孩子们“官宣”,圣诞老爷爷是对新冠免疫的吧。让孩子们不用担心,他们期待了一年的圣诞老人还是会如期而至。

小马哥的外婆还会给孙辈们准备红包,小马哥都“这把年纪”了还是拿到了红包。

24日晚上的party一般会到凌晨,有些人会就睡在那里,而我们则在一点左右就回家了。

第二天25日,习俗是要一起再吃一顿午饭。要吃两次饭,这也给年轻的夫妻们提供了一次回娘家,一次去丈人家的机会。所以第二天,我又见到了一些之前没见过的亲戚。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6张

饭后大家继续聊天,会再有个下午茶。

说是“下午茶”,其实并不是“茶”。习惯了英式下午茶的我,等来的却是水果沙拉。这非常有热带特色,在30度的夏天,喝下午茶可能要热晕过去了,而新鲜的水果则特别解暑。

一般聚会活动在晚饭前就结束了,各回各家。

然后一周之后的新年夜,也是重复这样的习俗,31日晚聚餐,开party,1月1日则再一起吃午饭。

留尼汪的圣诞习俗就是这样啦,和法国本土会有一些不同。

今年的圣诞节,因为疫情的原因,给蒙上了一层阴影。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地过一个节,把今年的种种不快甩在脑后。

祝大家圣诞快乐!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