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每日纪事之十三

每日纪事之十三

李森林

昨夜里的朋友圈,在我仅有的36人的微信好友中,点赞爱情部分的,有24人之多,创历史新高。看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是一千古不变的话题,也是朝朝代代诗们人反复咏唱的文学题材。那“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苍月之海,远山静穆的月水相望相守相知的天荒地老……就在独自空旷,一轮弯月钓相思的包谷地里,我从朋友圈的留言中,清晰地看到我的83兰州西固教导队一连一班新战士靳根元的留言; “班长是个好男人,大丈夫”,我轻松地笑了。为什么?新兵(今是主政平川期刊作家)靳根元对我的爱情留言,有点“子弹脱耙”。新兵下连,时常想起我的邻居小姑娘,像一汪泉水似的大眼睛。

文章只要能发表,不管在党的一线报刊,还是在普通的公众号上,同样令我欣喜若狂和情不自禁,毕竟是自已痛彻心扉的切肤之言。

散文《爱你在今生》之前,《铜城文学》85后的甘肃白银籍作家陶生峰先生向我约稿。于是,我用一个晚上的休息时间,写了2000字的散文; 《一路相伴》。之后的《铜城文学》,发了我的另外一篇2000字的征文; 《北湾富了》,今为第三篇,同样是2000字的写实散文,算是我和《铜城文学》的第三次握手于黄河之滨的铜城——白银。

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还没好好照顾你,我们就“老”了。早上6时起床,从王家山到靖远,拉了一趟煤。晚上6时进门,喝了一口开水,看见妻子一个人,站在地里掰包谷,遂把妻子“赶”进温暧的家里,自己钻进包谷地里砍秸秆,拾玉米,整整一亩地。

我的煤车行驶在平川京藏线的水泉至王家山路段,收到《同城文学》、85后作家主编陶生峰先生的发稿链接。感谢愿为他人做嫁妆的同时,更要感恩遇见著名作家刘振华,没有这些,也就没有我的这篇习作。

司机随笔爱你在今生的图片 第1张

曾经给我编辑过多篇散文的、一位美丽的青年女编辑在案头问起我; “您为什么一篇又一篇的去创作人物散文”?我脱口而出; “我写人物散文,必须是爱上这个人,才有这篇文章”。我用30年的文学坚持,走进——今日平川文化圈,写了三篇平川文学界的人物散文,前有《初见战友靳根元》和《爱你在今生》,今有《遇见作家刘振华》,也都延续了我的写实风格。散文,尤其是人物散文,需有情。有热爱就有饱满的激情,这激情可以把你带入他人难以企及的人文高度,即使你表现的是真人真事,真山真水。

散文《墩墩洼》的发表,正逢60年不遇的冷冬和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的揭晓。想起1981年的冬天,西固城的雪花大如席,穿着斩新的军装和柔软的棉花,爬在飘飘洒洒地西固城郊外的雪地里,三点乘 一线的瞄靶卧雪。想起那年冬天,我在兰州东方红影剧院看过的电影《城南旧事》。在看完吴贻弓导演的《城南旧事》之后,我又买到林海音先生的原著,收操回营,坐在小马扎上,反复研读。万物,期待冬天,成人,向往童年,所以说,在这两个特别特殊的季节里,我的一组三题《墩墩洼》的发表,是有着非同寻常的纪念意义的。

一般地讲,我对当代诗人的旧体诗,不感兴趣(精品除外)。荷花,自古以来都是文人墨客用来呼唤心灵湿地的对象,这需要很精致的想象同时需要很精致的语言来表现的。

早些时候,大概是在王家山的加油站上,我用手机支付一笔购物款,看到先生一行,行走在冰天雪地的北滩卫生院,开展医疗下乡……我准备在今天晚上,写一写我的朋友圈,我会写到先生的。

司机随笔爱你在今生的图片 第2张

刚刚把煤拉到靖远大坝,结果丁老师的夫人去了城里,电话打过去,她正往回赶。我在夕阳落山,人流如织的大坝街头等待丁老师圆润饱满的妻子要从城里回来卸煤。今天回家,还得开灯。这篇习作,原计划是要写一写平堡饺子的故事,最后,写成了这个样子,我不知道还有没有续篇。

感谢宁县籍的在外著名乡愁青年作家、资深媒体人——张黎兄弟转发的家乡床子面。

我有35年不曾吃到家乡的床子面了。

回忆起来,最香的床子面,还是站在二伯父的院子,好像是在出嫁妹妹,手捧床子面,站在二伯父的窑洞前,吃了香喷喷的床子面。劲道柔滑,辣蒜豆腐,宽葱杂菜,黄米香醋,母亲、嫂子、姐姐妹妹,一口一个森林的叫上,有着亲切自然的面孔和亲切自然的呼唤!使我吃得最香辣最乐观最精神而又最难忘的床子面,他是来自故乡宁县的窑洞。

想不到,吃完这碗姐姐妹妹亲手调汤和面烧火的床子面,我孤独寂寞而又漫长无期地漂泊他乡,再也回不到故乡的窑洞前,端起姐姐妹妹为我亲手做成的床子面了。

35年来,抱着孩子,领着妻子,回过几次故乡,没有吃到床子面……!

十一

毋庸置疑,在空气里充满了金钱味道的今天,文学的没落和作家在经济上的捉襟见肘,那是不言而语的。即便是在这样,您仍然坚持写作,坚守教育,较好的用自己的言传身教和著书立说践行着“十年树木,百年育人”的这一不二法门,足够让我读出成长的痛苦和教育的良方。

十二

细微之处见精神。物质的贫乏与精神的富有,生活的单调与心灵的丰沛,都在我的这组平堡系列散文中,较好地得到展示。我先后写成并发表在《庆阳人在他乡》的有; 《北湾大叔》和《走向平堡的路》及《平堡女人》等三篇。关于平堡的系列散文,今为第三篇,今为最后一篇,能否给读者带来一丝写实中的踏实感,我诚惶诚恐!

十三

三个月来,没有休息,强冷空气肆虐我所居住的这片尖山红石中的沙漠地带。

今天,我们开始淘麦子。说起麦子,老家宁县,秋天种麦,秋天出苗,到了越长越高的满眼绿,也就到了深冬,由绿变黄再变白。黄的叶尖,白的根秧,脚步踩在上面,就像夏季草坪,明显地感到柔软。如有冬雪覆盖,太阳一出,满塬遍地的“雪里绿,”呈现在明媚的阳光中,个别麦秧,卷缩在晶莹剔透的薄冰里,这正是宁县的雪中绿——冬麦。

前几年,领着妻子回老家,正值大寒节气,风大、雪大、路滑!雪能大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各地通往陇上名城宁县的交通工具,空中停航,陆上停班,只有铁路可到长庆桥。朦朦胧胧的晨曦,坐上长庆桥通往宁县城的出租车。道路沟壑,全部成了雪的“战壕!”车灯所到,全是光的雪,雪的塬,此时,宁县麦地,正在雪线蓄势。

十四

近几年来,平川老百姓的物质生活提高了,每天早晨,足不出户,也能喝到顶级茉莉花茶叶。顶级茉莉花茶,即便是在冰雪封地,滴水成冰的数九严寒里,也能闻到春天的气息。至于靖瓷中的细瓷花边小白碗和平川沙地里的大红枣配合东升枸杞,却另有说头(第一遍,茶叶没有泡透,色彩不太浓酽)。

十五

正在灯下冬眠休息,静享夜的安闲,读到先生的雪花与逆光。先生心灵如水,大爱为怀,悲悯苍生,写出了许多化虚为实,化抽象为形象,化腐朽为神奇的佳作丽句,可谓词动固原,发于《北方文谭》。

司机随笔爱你在今生的图片 第3张

十六

很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关心成功的光环,没有顾及成功背后的辛苦。文学创作,更是这样,需要挑灯夜战地勤奋,更需丰富的阅历。

从昨天算起,一年来,我在家里清茶一杯围着火炉去读书去写作的时间,只有两天。尽管这么忙,我从来没有在人前马后地喊叫忙,但凡微信好友的文学作品见诸于平台和朋友圈,我会在第一时间去点赞、赞赏、和留言。这个过程,有时是在匆匆忙忙地行走中; 有时是在煤尘飞扬的矿井; 有时是在凌晨起床的瞬间,我会对微信好友的作品,做出积极地回应,为平台的劳动,送上我在风里雨里挣到的一元钱。

不管有多苦,有多忙,我不会说苦,也不会说忙,这是因为,写着写着,作品也就发表了。

走着走着,花就开了。

2020年12月14日,中午11时26分,三稿改于甘肃平川二十里墩。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