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买来的媳妇(五十)

“是你……”石城的突然出现,是晓兰做梦也没想到的。这长久以来自己和石城似乎早已经生活在两个世界,自从石城婚后,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他们之间已经不是简单的爱或恨所能说清楚的。没有爱恨,什么都没有,要说晓兰对石城没有愧疚也是不对的。所以晓兰时常以自己配不上石城来安慰自己,她不能说自己成全了石城今天所得到的一切,但她可以问心无愧的说,在感情上,她对石城是简单的,也是清纯的。她必须时刻告诫自己,要么成为更好的自己,要么与石城这一生再不相逢!

司机随笔的图片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给我说声。我不是给你说过吗,无论我们关系怎样,我都会在你有困难的时候帮助你。”石城正打算把手里大大小小的箱子盒子拿进屋,晓兰伸手在他跨进门的那一刻拦住了他。

“谢谢你来,来了就行了,心意我领了,不要进屋了……”晓兰觉得此时的石城俨然是她心目中的大人物,自己小农家的窝囊实在不想让他看到。况且屋里因为爸爸生病那么久,又是炎热的夏季,尽管自己一天不知道打扫多少遍,还是免不了有着各种混合着的难闻气味,她不想丢了尊严,尤其是在石城面前。

“怎么了?还不让进屋?”石城看着晓兰那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脸上露出了笑意,深情的看着晓兰。那笑的样子,是晓兰看过一次,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石城还是那么帅气,高大,健壮,看来婚后的日子过的不错,想到这里,晓兰心里忽然有了一种酸意,马上意识到不应该,但是已经产生了的东西是没有办法更改的。她不允许自己说出任何尖酸的话,任何言语上的刻薄都是对石城也是对自己品质上的玷污和不尊重。

“不是,屋里太乱了,你还是不要进去了。”晓兰表达的是真实的想法,她生怕石城误会,又加了一句:“又脏又乱”。
“晓兰,何必跟我这么说话,你记住我的话,任何时候都不会嫌弃你,只要你愿……”“意”没有说出口,石城慌忙闭了嘴,他不能再说了,自己已经没有了说这话的权利。
“我给你搬个凳子,倒杯水,就在这外面坐会,坐会你就走吧,我也不留你饭了。”晓兰的心情现在是没有任何语言可以表达的,愧疚,难过,委屈,无助,孤独,一起涌上心头。她多么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多么想有个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肩膀可以毫无顾虑的靠一下。

晓兰转身去拿凳子,石城就从晓兰身边挤进了屋子里。
“嗷嗷嗷嗷……”晓兰听到爸爸的叫声慌忙扭转过头,却发现父亲似乎在和站在床边的石城说话。
“叔叔,我叫石城,是你们晓兰的好朋友,听说您病了。过来看看你的……”石城用自己宽厚的大手拉着晓兰爸爸的一只手,柔声说着。
“嗷嗷嗷嗷……”接着晓兰又听到爸爸哇啦哇啦的说了一串谁也听不懂的话。石城抬眼看看晓兰,晓兰也看看他,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要不再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吧,我来给你安排。”石城的言语里透露着真诚,晓兰一点都不怀疑!
“去了很多医院,都查不出病。算了!”
“嗷嗷嗷嗷……”病床上的晓兰爸爸挣扎着想起来,石城慌忙松开他的手。
“爸,你又想干嘛?渴了还是饿了?”晓兰连忙奔到窗前,这时她又闻到了很重的臭味,她知道爸爸又拉了。

“石城,你先到外面去坐会吧,这里有点……有点不方便。”
“我帮你吧,没事。”石城说着就把衬衫的衣袖捋了上去。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晓兰慌忙去推石城的手,她绝不能让石城做这个,他和郑东不同。
石城没有再坚持,闪到门外,他懂得晓兰,知道她自尊心强,现在不是他表现的时候。

屋里的晓兰一边帮着爸爸擦拭着,一边无声的哭着,她也不知怎么了,今天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平常她一个人在家,也经常遇到这样的时候,她通常一边哄着爸爸翻身,一边帮他擦,从来没有感觉像今天这么想哭过。她想哭,就是想哭,越是控制越是控制不住,好不容易坚持给父亲换好尿布,抬眼看着门外,石城双眉紧锁,正静静的看着自己,思考着什么。

“想哭就哭吧,不要这么压抑自己。”石城不由自主地一只胳膊伸过来搂住晓兰瘦弱的肩。
“你孩子爸没来吗。”
“来了,又走了?”
“要是他能留下来陪着你照顾老人一段时间就好了……再让他来呀?”
“他们那里现在收麦子,来不了。收完就会来了。”

“那就好,我先回去了,今天是请假过来的,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跟我说,能帮你的一定尽力帮你。你也不要太累,注意身体和休息。”石城的这几句话让晓兰感觉是一种人情世故上的寒暄和客套,公文一般没有温度。她不喜欢听,尤其不喜欢听石城这样说,她觉得她和石城之间的距离远远没有到需要用这样的语言来表达心意的地步,可是他说了,晓兰瞬间觉得失落感特别强,其实对于她来说,她宁愿这辈子永远不见他,宁愿永远生活在他的心里。

“记得,你永远活在我的心上,如果你需要我为你赴汤蹈火,我一直在,在所不辞。”石城走在前,晓兰送客在后,这句话,石城是出门的时候背着晓兰说的。晓兰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捂着嘴,石城是绝不能回头的,两人都清楚的知道,两颗沉重的心此刻有着强烈的共鸣,他们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因为那也是自己的心跳!

晓兰目送着石城的身影在眼前一点一点消失,她有一种悲痛欲绝的感觉,再也忍不住,靠在破旧的大门上,酣畅淋漓的痛哭起来。她毫不怀疑这个人才是真正爱过自己的人,她从来没有机会认真体会过现实中被一个人爱过和爱着的感觉,这种感觉转眼就只能沉淀在内心,永远见不到太阳,无法生长,多么可悲!

麦子收完了,一场透地雨过后,田地里青青的豆苗玉米苗好像提前商量好了似的,都在某一天的清晨一起探出了头,早起的雾气蒸腾在它们的头顶,笼罩着它们,保护着它们,像一个个穿着粉白轻纱的仙子,无形的大手向土地撒播无限的雨露。这些刚出土的种子是幸福的,它们在适合自己的阳光雨露里获得新的生命,在为他们提供温床的土地里生根发芽,一种蓬勃的生机带着成长该有的精神,向着它们的未来,努力的长着……

所有的生物一旦有了目标就同时有了力量,这种力量从产生的那一刻起,就肩负着不屈不挠的责任,它会排除这一路上所有的艰难,困惑,克服所有的消极,低沉,勇往直前。它们不允许自己的意志力不坚,带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强意志,向着自己的目标努力奋发。这个过程是充满各种挑战的,会在各个环节遇到各种阻力,但只要信念永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这是这一片原野里的所有新生命的想法,也是这一方水土养着的这一方所有人的想法。

二柱爹出院了,回来养着了,于是这个农家小院又充满了烟火气,烟火气里有孩子的欢声笑语,有满院子的鸡鸣狗叫,有厨房里的锅碗瓢盆,有烟囱里的袅袅炊烟,也有二柱爹和二柱娘的骂声……门轴早上响一次,开了,晚上响一次,关了,这一关一合,一天就过去了。好过的日子会觉得日头像长了翅膀,一眨眼天就黑了,不好过的日子感觉月亮像瘸了腿,天总也不亮。

“你个老不死的,睁眼就开始骂我,你倒是死了才好。”二柱娘终于扬眉吐气了,二柱爹暂时起不来了,医生说弄不好,可能永远起不来了。两个老人互相推卸着责任,于是就有了这个小院烟火气的另一种现象。
“啪”,二柱爹从屋子里自己的床下捡起一只破鞋,用力的向门外扔,却被二柱娘躲过去了,二柱娘又捡起来,回头扔向二柱爹,嘴里一边骂着“老不死”的,一边扔过去,二柱爹再捡再扔……一直鞋就像皮球一样,时间长了连小杰都见怪不怪了,就好像爷爷奶奶在做游戏一样,慢慢的成了他们常态化生活的一部分。
“爷爷,我把鞋子都给你摆在下面,你伸手就能够着,要是扔完了够不着了,就喊我,我再帮你摆。”孩子的话把一家人都逗笑了。“要是妈妈回来了,我们家就更热闹了……”一家人就猛然都不笑了。
于是,二柱扛着锄走了,二柱娘去洗衣服,二柱爹靠在床头大声喘着粗气,整个院子就都安静了下来,连狗都不叫了,只有风吹过树叶的声音,沙沙作响……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