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山村支教爱情:我们在火车上遇见,相约去走访支教学校


遇到你之前,我没有想过结婚,遇到你之后,我结婚没有想过和别的人。这是钱钟书和杨绛之间决定一生的遇见。遇见仿佛是一种神奇的安排,它是一切的开始。

我们的第一次遇见,也许是我们的爱情开始,但又不是开始。

11月14日,我们和学生一起拍婚纱照,17日我把这些照片发布在自己微信公众号的文章里:《十年山村支教,四年爱情,和学生拍婚纱照为山村教育代言》,没想到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并得到了这么多媒体的报道。非常感谢!

我用这篇文章来说说我和雷老师相遇的故事。
2015年雷老师通过我在QQ空间发的支教动态联系上我,想来长期支教,但当时雷老师还在读研究生,没办法长时间支教,只好作罢。
我以为那次后,雷老师不会再联系我来支教。每年通过微信、QQ、微博或电话联系我说要来支教的人特别多,但是最终能来支教的人却非常非常少。我有时早早的为一些学校招募支教,联系我的人有好几百,最后能下决心来的只有一两位。
我以为雷老师也会是这样,可是没想到,2017年7月份,雷老师再次联系我说要来山村支教,而且为了支教已经提前把上海的工作辞了。两年后会再次联系我,铁了心的要来支教,她也告诉我可以支教两年,这确实是让我想不到的。不过当时这让我觉得这是一位可以招募支教的对象。


教育乃国之重器,不管国家是贫穷还是富裕,亦如此;不管是繁华的大都市还是偏远的小山村,亦如此。我们深知教育的重要性,我绝不辜负任何一个想要学习的孩子,我想这应该也是教育该有的样子。

司机随笔的图片

2017年7月份,我刚在贵州一所苗族小学完成两年支教,下学期学校会来8位在编老师,就不怎么缺老师了,我就打算前往另一所更缺老师的山村小学。我联系了几个学校,但没有去走访了解实际情况,从而还没有确定下学期去哪所学校支教。
其中有一所小学,我是通过联系一位做公益的朋友知道的,他告诉我:云南昭通有一所小学(就是我现在支教的学校),是一所教学点学校,非常缺老师,有一百五六十个学生,四个年级四个班级,整个学校只有三个代课老师,学生们目前还在村民家里上课。学校所在山村的条件非常艰苦,还没有通路,只能通过爬山到学校,大部分村民家里还没有手机信号。
那个时候自己一直想着挤时间去走访这所学校,可暑假里自己一直忙着挣点钱。

暑假里我正在和母亲在卖香蕉,毕竟自己平时支教的收入很少,需要在寒暑假里挣点钱,为自己解决点支教的后顾之忧。我推着一辆板车,一些香蕉放在车子上面,一些放在下面避免太阳晒很快变色,头戴着斗笠,炎热的阳光下我推着板车在县城的各条街道上叫卖着:“买香蕉啦,买香蕉啦……”。这个时候我们最怕的就是遇到城管,每次远远的看见城管就推着车赶快跑。
七八月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这个时候选择卖香蕉是不明智的,不像其它水果那么好卖,而且香蕉在强烈的阳光下很容易变黑,就更难卖掉。

天天忙着跟香蕉打交通,就没有时间去考察学校,下学期支教的学校就更没法确定。这使得雷老师每过几天就联系问我:“支教的学校确定了么?我能来支教么?”她很担心自己不能来支教。
直到8月中旬我挤出了几天时间打算去走访学校。我考虑到雷老师毕竟是女孩子,之前没有来支教过,偏远山村条件太艰苦,我担心雷老师不能坚持下来而中途退出,这种情况对于学生来说是最不利的。我支教这些年遇到一些人把支教想得太简单,想得太天真,最后没办法坚持下去,半途退出。于是,我就邀请雷老师和我一起去走访学校,让她真实的感受到山村学校的情况后再决定是否支教。

没有好的老师,再豪华的教学楼不过是石头水泥堆而已;没有好的老师,再先进的科技设备不过是一堆铁而已;没有好的老师引导,过多的物资捐赠,只会让孩子依赖于他人,产生不劳而获的心理,害了这些大山里的孩子。

(我贵州学生的上学路)

我们买了8月12日去昭通的火车,我从怀化火车站上车,雷老师提前一个站(溆浦)上车。我们的座位在同一车厢,我上火车进入车厢后,边看着车票找座位边寻找雷老师,这时我看到前面不远处靠着窗子的座位上站起来一个女孩子,她微笑着向我招手,我知道她就是雷老师。我走过去和她打了个招呼,我们的座位不在一块,我找到座位放好行李坐下来,我再看雷老师时,她已经坐下来在静静的看书了。车厢内人很多,都坐满了,还有站着的,大部分是打工的,后面也了解到跟自己坐在一起的几位都是昭通人。
车厢内非常吵闹,可以说是人声鼎沸,可雷老师看书非常认真,一点都没有被吵闹声所干扰。那时我就有点佩服这位女孩子了,我想她一定非常优秀。我原本想着和别人换一下座位,坐到雷老师对面去,看到她看书这么认真,我就不想去打扰她了。这一画面真的是整个车厢中一道靓丽的风景,我想用手机拍下来,感觉是不礼貌,破坏了这一美景,我就打消了这念头。
我也看着自己准备的书,不过是电子书,书名叫《天行者》,一本关于乡村代课老师的书,获得了茅盾文学奖。
经过十几个小时来到了云南昭通,下了火车后转汽车,最后一趟就非常不容易了,只能靠双脚爬山路。毕竟我们只是来走访了解学校的情况,所带的行李不多,一路上不怎么吃力,爬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来到了学校。
我们在村民家里住了两天,拜访了学校的代课老师,了解到了学校的真实情况,和之前朋友说的一样,非常缺老师,条件也非常艰苦。我决定下来学期来这里支教,这个时候雷老师也感受到了学校条件的艰苦,我再次问她是不是确定来支教,她依然坚定的说要来。我得到这个肯定的回答后,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
我们走访结束后,走路下山坐车回家,为下学期来支教做准备。
我们这一次的相约,也许是我们爱情的开始,但又不是开始。这次我们相约走访学校,所有的故事都只是与支教相关,更没有一见钟情。


偏远山村支教十年,十年对于一个人来说,是生命中很长的一部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但是,一个人在十年里能为山村教育、山村孩子所做的事太少了。

来源: 亮亮老师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