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乡村异事

在我大概两三岁的时候吧,村头大队部边上有个小吃部,小吃部的主人姓杨,是个驼背,村里人都称他杨驼嗲,印象中他为人非常和善,见了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在他的铺子里,除了发饼麻花油炸陀之类的小吃外,最能吸引人的,就是他背后面拱着的那个大包,还有他总是说不完的故事,我一度以为,杨驼嗲背上的那个大包,里头应该装的全是故事,就像骆驼的驼峰里装的是水一样……今天我讲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

司机随笔的图片

据说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后期,在区滩河边的垱古村,有一户姓吴的人家,家里有个女孩,因为生于柳絮飞舞的时节,打小就被家人唤作絮儿,这年絮儿已经十四五岁,出落得十分水灵,五官秀美,用杨驼嗲的话说,那就是肤色天然生成如白玉一般,眼睛灵动传神,尤其嗓音出其脆亮,惊艳一众乡亲。当地有个戏班班主,听说了絮儿的传闻,劝说絮儿父母,让絮儿进戏班学唱旦角,班主亲自教艺,絮儿父亲心里略一盘算,便应允了。

就这样,絮儿开始了自己在戏班的学艺生涯。

转眼间,三年过去,絮儿技艺初成,着戏装,发髻高盘,细碎步缓缓走来,拈指扭腰,一抬眼,秋水般的眼神,洞穿人心,一颦一笑一回眸,化骨的温柔隔空咿呀一声,那真真正正的叫一个颠倒众生。

絮儿自打出师登台,短短一年多光景,已经是闻名远近乡邻的戏班当家花旦了,加之长年在各乡村登台演出,与戏班里一众小年青嬉闹玩耍打得火热,日子过得很是开心。那时候风化未开,穷乡僻壤的也没有那么多讲究。偶尔有些闲言碎语的传到絮儿父母耳中,也不以为然。

一日,絮儿回家探望父母,脸色憔悴,身形有异,母亲做为过来人,仔细观察,才发觉絮儿小腹微鼓,当即逼问,絮儿这才哭哭啼啼道出原委,原来是与戏班饰生角的男子,搭戏几回,恰是情窦初开的年纪,由戏内深情演换成了戏外生情,已有喜近五个月,然而,等絮儿告诉那男子怀孕之事时,他却否口不认,并找借口回了老家,就此不再搭理她了。

絮儿父母听到这个消息,恼恨不已,在当时的农村,未婚先孕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整个吴姓族人都会抬不起头来,絮儿母亲看到自家姑娘日渐憔悴,心疼却也无奈,只是有时也是冷言冷语,怨絮儿不检点,牵累家人名声尽毁。

就这样约摸过了半月,絮儿母亲与老头商量,将絮儿送到远嫁松嘎湾的姑姑那里暂避一下,商量后路,絮儿好似木呆,收拾了两件衣服,趁天朦朦亮就孤身走着去了姑姑家。

女儿是娘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虽说心头恼恨,做母亲的心里头还是牵挂,于是,在絮儿去到姑姑家大概一个月后,絮儿娘去到姑家探望,没成想姑姑说絮儿只住了三四天就回,早就没在她家了。

絮儿母亲当即预感大事不妙,心神崩溃,回家路上一路嚎哭一路打听,絮儿竟好似是从世上消失了一般,硬是音信全无。

隔了不久,有乡邻告诉絮儿父母,在距垱古村十里地的湖沟里,发现一具女尸,五官难辨,浑身肿胀,待家属认领,絮儿父母赶到,确认正是自家女儿,恸哭不已,为避更多闲言口舌,族人一商量,就匆匆备了副薄棺木将絮儿下葬。

据说下葬那日午时,本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突然乌风暴雨,电闪雷鸣,族中几个男劳力,扔下棺木在风雨中,急慌慌找地儿避雨去了,半个时辰后再回来才将絮儿下了葬。

可是故事并未就此结束,一天深夜,絮儿姑姑突然做了一个梦,梦中絮儿怀里抱着一个幼儿朝她走来,满脸凄凉,目露凶光,大骂世事颠倒,人情冷漠,说她虽然已死,但已在坟墓中生下幼儿,总有一天,会取宗族人性命……骂完就狂笑几声而去。姑姑惊醒,浑身已是冷汗湿透。

姑姑急忙赶回娘家,刚进得屋前,听见屋里人声嘈杂,原来是自己嫂嫂也就是絮儿母亲突患急症昏倒在床,脸色铁青,口吐绿水,与溺亡之人的症状一模一样,姑姑将恶梦之事告诉了众族人。

很快,家中族人传开了,说絮儿怨气太重,腹中胎儿已成鬼妖,会随时来取族人性命,人人心中惶恐不安,夜不能眠,后来,他们商量了一个对策。

他们选了两个能说会道的年轻人,去到絮儿相好那个生角家里,把他哄了出来,一众人,提了几把尖刀,手持桃木,几乎是押着那个年轻人到了絮儿坟前,逼着他开棺剖尸,把絮儿腹中胎儿取出焚烧掉。

已近午夜,明月当空照,坟前阴风阵阵,远处绿火点点,似远似近的呜咽声,不禁让人头皮发麻,那个生角麻着胆子,忍着扑面而来的恶臭,手脚颤抖的将死胎取出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棺中絮儿那已近腐烂的尸首,竟然坐了起来,双手掐着生角脖子,在他脸上乱啃,生角吓得大声惨叫,一时哀嚎遍野,众人匆匆拖着已晕死的生角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坟墓。

次日天亮,已是气如游丝的絮儿母亲,悠悠缓过一口气,竟然醒了过来,告诉众人,她听到好几声凄厉的婴儿啼哭,声音渐惭远去,她就清醒了,家人是又悲又喜,想是絮儿已带胎儿放下怨念,转世投胎为人去了。

那个生角,活了下来,没再婚娶,成了孤寡鳏夫,只是脖子脸上的伤痕,怎不也褪祛不了,偶有后辈问起,他笑着答:酒喝多了摔的,好在捡回一条命。

我听到这个故事时,已不再是杨驼嗲亲述,他老人家已仙去,是他当时听众的听众,俺隔壁山幺转述的,那天听到故事惊悚处,我真的是黑的鼻孔一紧,把鼻涕泡都吓破了。

故事年代久远,地名为编造,河粉们也不必考究故事真伪,我们是凡人,干点俗事,如:啃啃烧饼闪闪经,俗人也快乐。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