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浪子回头,圈粉无数!

进同欢同乐一家亲这个群,不能说是无意,而是特意进的,那时看到澧水河发了一篇朱琼英幺妹写的《我爱我群》,倍感亲切。仰慕不已,正好难得糊涂给我发过群钥匙,马上找出来忐忑而进。

信息扑面而来,且多为语音。还没搞清状况就上了百条。还真不习惯,我所在的群基本上都是打字。感觉语音是私聊时朋友,闺蜜,熟人之间发的。因是上班时间倒也没有犹豫,果断删掉所有信息,认为不听也罢。心中稍有暗许后悔,感觉文章太欺骗人了。准备再过两天悄悄退群。

晚上无意点开语音,听到群里人正在说故事,但只听到结尾,爬楼上去听完,感觉还是特别有意思。慢慢地,也就喜欢上这个群,也理解了语音聊天,这段时间基本上是带着耳机听群里的各位声音入睡。不过,最让人记忆深刻的就是群里C君的经历。

他说起往事,曾喜欢上一个有夫之妇,当时无知也嚣张,有一次,与那女人恩恩爱爱吃过早餐,特意打电话给情敌知晓。可想而之,这个绿帽子得主,心中可是窝足了火,送上门来的西门庆不打枉为男人。手中托着根一米多的水管,从C君后脑入手,一棒下去显而易见,头昏脑胀立即晕了过去。对方不停地敲打着C君的背部,血腥引来了警察。为这事进了局子。

伤好后的他心中却不服气,带着别人的老婆私奔。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交了一个月的房租,手中所剩不多,日渐拮据。在外求生没有什么门路,通过些天的观察,想到了卖菜。倒是起了过了几天早起晚归,菜进菜出。生意却平常清淡。岁月虽静好,现世不安稳。郞情妾意过后,分文没有留下离他而去。野花还是没有家花香,想回家的他没有车费。只有先上车,司机找他要钱,无奈又无赖,直说没有车费也没有饭钱,只能跟着司机回家,不然就会留命在外。听的人连连发问,他回答得轻松自如。

还说了一次,他差点丢了性命。那是与人合伙做米生意。当时连货车司机三人,在米交易完成归途中,晚饭时进了一家饭店,等结账时老板狮子大开口,因车子有卖米货款,司机倒是机灵,开车走人,而他和合伙人被店家打手收拾一顿后,把他们又用摩托车驮到很远的山里丢弃。置之死地而后生。用他的蛮横和灵活又躲过了一劫。潜水的人都紧张兮兮,他谈笑风生。

他也说了,几年前在河里也发了一篇文章,结果有一个女人对他不好的评论,安然说出真的欠了钱,但是现在还清了,那应该是他的又一笔风流糊涂账。

这些天,他因事回老家,虽然不是功成名就,也算小有作为。理当是忙得不亦乐乎。发到群里的视频,看他耐心地陪留守老人聊天。和同学们聚会时,路边有智障者乞讨,会施舍饭菜与之碰杯。无半点做作之态。看来这应该都是习惯了。无意中说到打书艺人,又是一件慈善事业。说去年给养老院来次福利。结果只能花一千元请无名艺人打了两个小时。资助几名贫困学生也是轻描淡写过。他也在群里发言,关爱老人,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

的确,在人生的舞台上,经历不仅是财富,更是收获。能坦荡面对自己的黑历史,世上又会有几人。有一次,群里有人发的文字,说他对石门人话不雅。他当没看到,还说老花镜躲了猫猫。群里有人发生争论,他就出来发红包或是发他吃的饭菜视频来打岔。有时也苦口婆心劝年轻人。有时也会自损逗群乐。亦正亦邪亦江湖。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他也常说,他是浪子,应该是流浪在外名副其实的浪子。因为有他,这群变得生气勃勃。因为有他,这群里的人能畅所欲言。希望他回老家所办事情顺风顺水,早日守群。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