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外公就是嗲嗲

司机随笔的图片

在我幼小的记忆里,对嗲嗲婆婆很模糊。小时候,看到同伴们有嗲嗲婆婆,而我没有,父母便要我们子女把外公外婆叫嗲嗲婆婆。外婆被我们叫婆婆也没叫几年,因病离我们而去,丢下了唯一的嗲嗲。

我没有舅舅,只有母亲她们四姊妹。而父亲只有17岁时,祖父祖母就相继去世,还丢下只有7岁的叔叔。为了生计,叔叔被迫给大户人家去放牛,父亲给人打短工,就这样父亲和叔叔寄人离下过了几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内战爆发,国民党苟延残喘,不顾老百姓疾苦,为了和共产党最后一搏,大量抓壮丁。

父亲被抓去当壮丁,所在的军队拉练到了江西境内,高强度的野营拉练,父亲和几位湖南老乡有些受不了。一天夜里,父亲和老乡几人合计离开了军队,辗转回来后,父亲没有回老屋,投奔到了原先在大堰垱打过杂的店铺里,后又经店家介绍到我们现在的村,给一个财主家里打工。财主是地方保长,相当现在村,为了得到保长的庇护,父亲拜保长为干爹,为这事,父亲在文革期间受到了批判。往事无烟,世事难料,造就了人间一些悲欢离合。

父亲经人介绍,与我母亲成了家,这个家是借住在保长家里的家,就像现在打工租房子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父母没有出租金,也没有钱出租金。总不能长期借住在别人家里,后来父母借了些钱,在我住的老家买了2间13步檩的土砖瓦房。

有了家,父亲把叔叔接到一起,土改时叔叔分到财主的房子,而父母有房子就住自己的。姐姐哥哥的出生,又没有嗲嗲婆婆的拉扯,父母忙里忙外很艰辛,后来我们的出生,有姐姐哥哥带我们,稍微减轻了父母带我们的困惑。

我从小只听见伙伴们称祖父祖母叫嗲嗲婆婆,不知自己的嗲嗲婆婆哈模样。小时贪玩的我,不知挨了父母多少吵骂,没有嗲嗲婆婆护着我,为我保驾护航。看到伙伴们跟着嗲嗲婆婆上街,走亲戚,有好吃的,给零用钱,在嗲嗲婆婆身边长大,好羡慕他们。这其中的乐趣我是体会不到的,父母带我们兄弟姐妹,这其中的艰辛也是别人无法比拟的。

嗲嗲离我们只有几里地,经常到嗲嗲家去,代父母给他送些食菜,帮他做点事。嗲嗲对我也很好,有好吃的那么都不忘记我,生怕我没有吃到。每当嗲嗲去了姨娘姨姨家要留宿,或要住上几天,嗲嗲事先把钥匙交给我,要我给他照屋(守夜),给几只鸡喂食,再三交待我不忘记给鸡食。之所以嗲嗲要唠叨,因为鸡产的蛋是乡下人的小用钱和改善生活的食材。父母和姨父母要他不喂鸡,反正鸡食也是他们给的,到时给鸡和蛋就是。嗲嗲坚持要喂鸡,自己不喂不方便,那怕是子女再好也不及时,手头有点事做也解寂莫,每天看到鸡窝有蛋,对嗲嗲来说也是一种乐趣。嗲嗲年纪大了,挑水打柴力不从心,给他送柴打柴,挑水满缸,使他时刻感到还有我们的问候和关照。嗲嗲渐渐老了,父母姨父母曾经劝说嗲嗲住在那一个都可以,就近好照顾,嗲嗲高低不答应,说自己生活惯了,也勉得耳闻后人为家庭琐事争吵带来的不愉快。

那年月,烧柴缺乏,用煤补充,我们乡出产煤,到了冬天,家家户户买些煤过冬,烤火做饭。嗲嗲也想买点煤,对我说,你几时给我买点煤去,我欣然答应。

冬天,吃罢早饭,推着鸡公车,步行10多里,来到乡煤矿。乡煤矿座落在石公桥水库傍的亘山山脉中的群山里,煤洞在一座大山脚下。当时挖煤设备简陋,靠人一担担从洞里把煤挑出来。先把票开着,开了200斤,买煤的人多,一时半会还轮不到我,眼看快到下午。幸好还认得几个挑煤的师傅,心里盘算,是不自己进去挑,不容犹豫,把其中一个师傅的挑筐移上肩,朝洞里走去。我要自己把煤挑出来,也想看看煤是怎样藏在大山底下的,一览庐山真面目。进得洞,没有在外面走路舒袒,有些地方扁担还要打直,不打直的地方都要斜着,时常磕磕碰碰。

大约走了1000多米,总算到了取煤的地方。啊!取煤的地方已经被挖成一个很大的空间,煤一层层的,晶宝透亮,不知在大山里沉睡了好多年,硬是被劳动人民弄了出来。里头的师傅给我装了两筐,等我挑出来准备过秤时,别人说是轮到他称。当时感到很委屈,又不能与人家去硬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是给五保户买的,自己进去挑的,几位师傅也给我作证,人家才软下来,另外称了师傅们挑的一担,过称有200多斤,司秤员见是给五保户买的,又是自己进去挑的,就不退了。装进袋,搬上车,谢过师傅,推着煤往回转,鸡公车的吱呀声消失在大山峪谷里。那时年轻力盛,直到家也不感觉疲倦。吃过饭,已经夕阳西下,趁着西边的霞光,把煤给嗲嗲送去,改日再去把煤整碎,加上水把煤做成块状,便于嗲嗲好用。

嗲嗲是一位很勤劳的人,以前嗲嗲家境还可以,有几亩田地,属富裕中农,基本上是自己耕种,和其他农户相互帮工。小时候听父母讲,嗲嗲是一名整田老手,水稻秧苗要插了,需要把大田用牛拉犁耙整好,便于插秧。那时没有抽水机械,只好把田里多盛点水,大家知道,水大了田不是那么容易整平,只有恰到好处的不深不浅的一层水,又见水又现凸,操作起来就容易些,否则水多了,不容易整平,讲平水,就是根据水的平面来把田整平。水大了,可嗲嗲照样把田整得很平,插秧后田里的水可管很长时间,少灌一次水,只有经验的老农才能做到。

母亲有四姐妹,嗲嗲(外公)有几弟兄,嗲嗲是老幺,族人看嗲嗲没有儿子,要把大外公的孙子过继给他,把继孙子带大娶妻生子,后来也没有管他。嗲嗲还把幺姨留在家里吃老米,招了一个姨叔,幺姨在生了第3个小孩后得病去世。姨叔一个人带着3个小孩日子过得很寒酸,那有能力管嗲嗲。

嗲嗲又是带继孙子,又是招女婿,搞了些名堂,只望养老送终,到最后还是靠政府吃五保度过余生。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