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一个提着塑料袋的小伙

司机随笔的图片

记得那是一个初冬的午后,太阳躲在云缝里忽隐忽现,傲慢的北风随心所欲。我坐在大门内侧的沙发上,正欣赏着近处落叶纷飞,远处层林尽染。

此刻,一个小伙子的身影跃入我的眼帘。他左手藏在裤兜里,右手提着一个白色塑料袋,快步来到我的跟前,并礼貌地对我说:“老板,能找点开水吗?”

我以为他口渴了来找水喝,马上起身给他倒了一杯凉茶。他喝完茶水,指着手里的塑料袋对我说:“老板,我还没吃中午饭,想向您找点开水把袋子里的冷饭泡一泡,吃了好赶路。”

这时,我才开始仔细打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小伙二十来岁,五短身材显得很健壮,皮肤黝黑但五官端正。一套明显不太合身的旧衣服好像从来就没洗过一样,赤着脚穿着一双破了洞的胶鞋。

于是,我好奇的对他寻根究底,他也一五一十把自己的故事讲给我听。

他说他是桃源某某镇人,今天才从津市的涔泹农场刑满释放。临行前食堂里的“战友”怕他路上挨饿,给他用塑料袋子装的一碗米饭(什么菜也没有),并给我说明了一些入狱的原因。

我接着问他,既然释放了,家里的人应该高兴才是,为什么没人来接你?他似乎羞于启齿,略作思索后对我说,父母和家人因为他犯了事,都和他划清界限,不愿搭理他了。从入狱至今,几年下来没有一个亲人去看过他,给他送点零花钱和换洗的衣服什么的,所以,手里也就自然一分钱都没有。平时都是一些“战友”给他衣服穿,身上这身衣服都是别人穿得不要了给他的。

听完他的叙述,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心想,从我们那里到桃源,再到他的家里,至少还有百余公里路。已是下午两点时分,天黑之前靠步行怎么也到不了家。何况室外北风呼呼,寒气逼人,到了夜晚天气会更冷。如果一遇雨,他则无处安身。顿时,我毫不犹豫地对他说:“你把手里的塑料袋扔了,我给你饭吃,吃饱了给你路费回家。”听我这么一说,他无助的眼泪夺眶而出。

接着,我吩咐老婆给他打来一桶热水,找来洗发水和毛巾,让他从头到脚洗得干干净净。我从衣柜里找来了我的夹克、长裤、秋衣秋裤、袜子和一双崭新的胶鞋。

他换上我的衣服鞋袜之后,精神面貌立刻焕然一新。(听说出狱的人,要把随身的东西全部扔掉,换上新衣服回家才吉利。)这时,我老婆给他的饭菜也做好了,他毫不客气的一顿狼吞虎咽。此刻,当我掏出50元钱准备给他作路费时,门口围观的几个邻居纷纷也你5元她10元的又给他凑了30元。(当时从我们那里到常德的车费才十多元,这些钱他一路的开销足够了。)

他接过我手中的钱,开心得像个小孩。我再三叮嘱他,顺着207国道一直往临澧方向走,边走边回望观察,如有去常德方向的客车,无论是从哪里开来的,你都可以招手搭车。到了常德汽车北站,再转车回桃源,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晚上就可以到家,他连连点头。临行前,他向我连声道谢,并说等过年(春节)了,他一定上门来谢我,并正欲双膝跪地,我连忙把他扶起大声对他说:“你这是在干什么?!不可以这样!只要你以后重新做人,好好工作,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并交待他过完年不要来谢我。然后,他依依不舍的和大家挥手告别。

我把他送上了国道,他三步一回头,五步一挥手,走起路来威武得像一个刚打完胜仗的战士。我站在国道旁,目送他渐行渐远,直到他的身影模糊在我的视线里。

二十五年过去了,当年的小伙子,你还好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