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灵异故事— 红衣女子(中)

司机随笔的图片

真真反正没有亮着灯睡觉的习惯、打算将就睡一晚上明天再说!她利用手机手电筒的光从行李箱里麻利找出了衣物、拎了塑料桶去共用卫生间洗漱。

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可能是来时起的早、找房、搬家,太累了。一反常态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上真真她居然很快就睡着了!

当她睡得迷迷瞪瞪的时候正房门“砰”的一声响,听声儿是门外有人用手掌在用力推门而发出的声音(不是拍打门或者敲门的声音) 那段时间新闻有报道G城经常有流窜犯进入、为了做好防范、查“暂住证”查的很严!

真真在心里嘀咕:不会是查暂住证吧?还好来的时候车票还没有丢可以证明自己才到的G城。

这时从门外又传来“砰”的一声。“谁呀?”真真大声问道。没丝毫回应。

片刻又听到“砰”的一声 真真摸出枕头边的手机、摸摸索索的按了一下开关键(那个时候真真害怕辐射、习惯睡觉前必关手机才睡)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突然看手机屏幕光觉得还有点刺眼。手机屏幕显示时间 22:10,这个时间在繁华的G城是夜生活才开始“热身”。真真睡眠不是特别好的那种,只要醒了瞬间就特别清醒、要想接着睡就得翻来覆去翻身半天才行。所以一般情况下从睡着到天亮、中途是不起夜的!

真真坐起、揉了一下眼睛心想是谁这么讨厌、打扰她休息?这时门外再次“砰”的一声。问话又不回答、间隔不到三分钟第四次撑门了、是谁这么讨厌?

门外的响动彻底的激起了真真的小爆脾气。心无城府、有勇无谋的傻白甜真真气呼呼的下床、赤手空拳冲到正房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了正房门!😓 (前面有说过四楼楼梯的感应灯坏了。)就着楼梯窗口、路灯照射进来的光清楚可见楼道里空空荡荡。若是有人恶作剧推门后跑下楼去了、一来不会如此快、二来也不会没脚步声音呀!再说自己第一次住进来也没有谁有动机要恶作剧。

真真瞄了一眼大单间、人家房间黑漆漆一片无任何响动、怕是早已去会见周公了。

带着疑问缩回身、关门、上床继续睡。翻来覆去睡不着的真真脑袋开始天马行空:可能是门松动、风吹门的声音。(几层楼的楼梯窗户都设计在转折处、歇台板的上方。要真有大风吹应该也是吹响正对着楼梯口的大单间房门吧?左边门如此动静怕是螺旋风吹的吧?😄再说那夜没有丝毫的风、反正响动就是个迷、至今没有想明白)真真怕前房客是图谋不轨之人、万一私自配有钥匙咋整?还是明天先买个插栓装在房间内安全。我该从哪个区开始找店铺呢……

就在真真好不容易再次进入梦乡的时候门外再次“砰”的一声。突然被惊醒的真真彻底愤怒了、也懒得看手机、垂手摸起床下的一只拖鞋用力砸向门外咆哮:“谁他妈的这么讨厌!还让不让人睡觉啦?给劳资滚蛋!”过了大概十分钟、她听见一墙之隔大房间对着厨房的门打开的声音、接着厨房里的led长条灯被打开了,明亮的灯光通过真真靠床头边 房门上方的窗户口、撒向真真睡的小房间,瞬间整个房间都光亮了!接着伴随着轻轻叩门声 隔壁大房间女主带着关切的询问声入耳“怎么了妹子?你没什么事儿吧?”“噢!没事儿大姐、就是不知道是谁老撑我这边的门。大姐你家门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我们没有呀!哦!你没事就好!早点休息吧我家女儿读高中学习任务紧、我明天也还要上班、也要休息了。就你一个妹子住、要是有什么事叫一声、我们一墙之隔听到我们会过来的”隔壁大姐温柔的说。

原来隔壁两口子是租房陪女儿读书为主!顺便打点零工的。真真为自己鲁莽打扰到了邻居而感到羞愧。一晚上的折腾几乎是没有睡上五个小时、感觉眼睛涩涩胀胀睁不开、但就是睡不着。

真真心里窝火,干脆起床找活干、她试着按了一下床头电灯开关~亮了!欣喜!接着再按~灭了! 跟着又按~亮了!随后又按~灭了!反反复复十几次最后确认线路没问题、电灯好了……

好不容易盼到天亮真真出门麻利地吃了个早餐、也顾不上老板会讨厌她随便找了个角落趴下便睡着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吃早餐的人越来越多了老板一脸疑惑的拍醒了真真。眯了一觉轻松多了、接着去买来了插栓、回租房自己安上了。

搞定租房后真真就开始放心的一个人出去晃悠找店铺、一直到晚上回来自己也不确定跑了多远的路,至于店铺没找到。

晚上接见了小泽、一起吃了个饭。小泽建议去酒吧玩真真说自己好累不去了。

去唱k、真真说想睡觉了!

去演绎吧、真真说改天再去!……

小泽连连说了十个以前真真喜欢的娱乐活动都被一一否决啦!

见以前贪玩、爱闹的真真满脸疲惫、累乏的只想睡觉的表情、大男孩小泽满脸心疼,他拉起真真手臂搭自己肩膀上、然后下蹲背起了真真:“走!亲爱的~指路!我送你回家”

到了租房后两个人坐在床上聊了一会儿天、(租房没有凳子)时间在滴答滴答中溜走、真真看了一下手机21:20了催促小泽回去:“小泽!你明天还要上班吧?时间不早了快点回家吧、我也要睡觉了!”

“呵呵,你怕是真的累傻了、明天星期天,休息呐!今天我陪你就睡在这里行不行?明天我们倆一起去找店铺”

“不行!”真真一口回绝、斩钉截铁!

“还害羞呢?我们又不是没有睡过”小泽继续嬉皮笑脸耍贫嘴。“臭小泽、你皮痒了是不是?滚!滚!滚滚。那能一样吗?”真真拿拳头捶他肩膀、一连说了好几个滚。

小泽所说的一起睡过是刚毕业那天、因青青的校园恋情以失败告终!伤心难过的她在酒店开了间房、还买了很多酒。那个时候肖晴、青青、小泽、真真 四人都已经是铁哥们、好姐妹儿的关系了。青青买醉大家理应该奉陪。结果不会喝酒的四个人、个个被自己灌得人仰马翻、大家一晚上都没回去。早晨醒来东一个西一个睡得东倒西歪、四仰八叉、酒店被她们折腾的一片狼籍……退房时三个妞低着头一致把小泽给推了出去!待他赔偿了损坏的物品结完账转身离开时,真真无意中瞄见一位前台小姐姐看着小泽背影邪恶的微笑、还小声和另一个前台小姐姐说:看那个帅哥真生猛,一个人带三个妞开房间!😓天黑路滑、社会复杂、人心呐!人性呐……丑陋!

在真真再次喊累要休息、催促小泽离开的时候,小泽才起身回家了。走的时候交代:他妈妈给他单独买了套新房,装修家具什么的都弄好了也离这里不远、一直没入住空着。如果真真在这边住的不习惯的话,她可以住进去。

真真虽然是一个人住着、想想一墙之隔又住着一家三口,心里倍儿踏实!。实在是困意来袭、打了个哈欠。关掉了手机。真真没顾得上洗漱、没有关灯就合衣躺下了。睡得正香好像有人推门“砰”的一声、真真不情愿的慢慢睁开眼睛、坐起、竖起耳朵听,外面没有丝毫动静。静静的等了十分钟、等那一声“砰”、也没有再次响起。

“呵~啊~ ”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真真再次躺下,很快再次进入梦乡。

在梦里;她、小泽、肖晴、青青聚在一起胡吃海喝、满满一桌子好吃的:虾、蟹、贝……准确的说是三个妞在胡吃海喝、大快朵颐、那叫一个过瘾,(小泽整个就一服务生、笑呵呵地站在桌边上为三个妞服务:剥壳、倒水、换碟……看着三个妞狼吞虎咽)正吃的欢的时候耳边响起一声:“起来”真真懵X了、停顿了两分钟再次有人喊“起~来!”喊得明显比第一声“起来”要大、而且清晰。

哎哟喂!挑个时间打扰不行??这会儿、这关键时刻、这一大桌子的美味、喊什么“起来”!?这不是招人烦讨人厌吗?!无论是梦境、在面对一桌美食,真真不愿意起来。还是现实、睡得好好的,也不愿意起来不是?!

可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眼睛不受控制的睁开了,对!真真心不甘情不愿的睁开了双眼…满屋洒满昏黄的光、不对呀、明明是Led灯,是很明亮才是,是自己看错了?自己看错了??

来不及思量这时一个人影从眼前飘过~一闪即逝……

一定是眼花了!躺在床上的真真强迫自己定了定神,然后坐了起来。满屋子亮堂堂的、没有什么昏黄的灯光、更加没有见到有什么人影。

“靠!见鬼了?”真真小声嘀咕了一句、夜深人静的怕又影响到隔壁邻居没敢破口大骂。(打小真真就爱听灵异故事、记得有个神婆说过要是遇见阿飘或者鬼打墙什么的首先不能胆怯,要破口大骂、越凶狠越好)
坐了一会儿见无异样、加上实在太困了真真再次躺下。记不得过了多久睡梦中真真再次听到有人叫她起床、待她睁开双眼一个红色影子从眼前飘过,贴自己很近的那种飘过、飘的速度是能看见颜色但没看清样子就消失了!

这照实让真真纠结了、继续睡睡不安稳、不睡跑出去吧、那段时间治安不好,一个女孩子大半夜的出去也怕不安全,有的时候人比鬼更可怕!
想睡不敢睡的真真拿起手机、开机看了一下凌晨三点了。也不知道肖晴、青青、小泽他们有没有睡觉、困的很又不能睡找个人聊聊天也好。于是给他们三个人分别发了手机短信、等了很久三头猪都没有回复。真真又玩了两把“贪吃蛇”。

困意加上无聊真真放弃了睁着眼睛等待天亮。她刚躺下还没来得及闭眼、灯光再次变昏黄,真真瞄向正房门(床尾对着正房门)不瞄还好、要是闭着眼啥也看不见,这一瞄真真差点没从床上直接跳起来!只见从门缝里飘过来一个人,穿着红色长裙。真真知道麻烦事来了、这次不是幻觉怕是真的见到活的了。无意识的用拇指捏着食指定睛一看“人影”一晃消失无踪了!

“马拿个比的、还有完没完?还让不让人睡了?在捣蛋信不信姑奶奶用桃枝狠狠抽打你、鞭你的尸、用黑狗血淋里……”

真真怕惊动邻居开始是用老家方言小声、语气凶狠的骂,后来觉得别人的地盘可能语言障碍又改为普通话骂。骂了个半天没个动静真真也感觉到无趣不骂了、继续睁着眼睛看向正大门等天亮!

六点多、门外“咚咚咚”响起踢门声,没错那动静在清晨格外响亮、就是用脚踢门的响声、神经高度紧张的真真照实又给吓了一跳。

“哎玛!这大早上的、谁呀~?”真真气呼呼的询问。

“亲爱的快开门、快点,累死我了……”打开门小泽立在门外、双手各拎一个大大的塑料袋、背后还背个旅行包!

“小哥哥你这唱的是哪出?离家出走求收留呢?还是支援灾区人民扶贫来了?”真真见他大清早这般模样出现在自己面前而打趣他。

“哎!叫你去我那里住你又不肯、我看你这里什么都缺我慢慢给你添置吧,我把我家里有的吃的喝的都给你带来了、背包里有笔记本电脑、我的洗漱用品。”

“先打住,你的洗漱用品?还真打算投奔我?告诉你我这屋闹鬼!”没等小泽说话真真就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话。

小泽进屋放下东西后才认真打量真真:“亲爱的、你眼睛怎么那么肿、没睡好?昨天吃晚饭的时候你就喊困、怎么半夜三更不睡觉还给我发短信查我的岗吗?你放心吧你男朋友专一的很!”小泽一脸的得意。

“呵呵~臭美!别贫了、我这屋子可能有点问题,昨夜根本就无法睡、老有人喊我起床、睁开眼又什么都没有……”

真真知道他不会相信、但忍不住还是说了出来!(以前在一起玩儿但凡是真真说到灵异小说啥的、小泽、肖晴、青青三头猪就特别的有默契、一致笑话真真脑袋有病、神神叨叨的小神婆”)

真真忍不住打了个呵欠,“算了不说了、小哥哥我饿了我们下楼吃早餐去”简单梳洗了一下两人下楼。

真真觉得整个人头重脚轻、走着走着控制不住要摔倒、几次都是身边的小泽一把薅住了她才没有滚落楼梯。

“怎么了亲爱的?你哪里不舒服?是不是低血糖呀?干脆我背你下去吧”小泽满脸写着担忧、相识几年了性格开朗的真真每天都像是打了鸡血活力无限的、现在这个样子很反常。

“我没事啦小泽、就是没睡好好像感冒了头疼、你牵着我手下去吧”真真努力挤了个微笑。吃完早餐来到楼下隔壁小店、老板娘热情招呼“早啊妹子、这你男朋友啊、真帅你俩好般配噢!”

真真笑了一下算是默认了吧,小泽自来熟、见有人夸他帅笑眯了眼睛:“谢谢大姐夸奖、我是她男朋友、我们现在成邻居了请多多关照!”

“你们住几楼呀”老板娘随口问了一句。

““401”真真选了一把菜刀和一把剪刀回答道“老板娘结账!”老板娘可能光听见401、没有听到结帐、呆呆地立在那里愣神!

“亲爱的你买菜刀和剪刀干什么?想谋杀亲夫吗?”小泽装出瑟瑟发抖的害怕样子逗真真。

“防身呐、我双刀合璧、遇人杀人遇鬼杀鬼。”真真给了小泽一个白眼🙄️……

倆人上了楼放好东西、真真觉得鼻塞更严重了、小泽建议先去看医生。这时候肖晴和青青分别打来电话问真真半夜短信有啥大事。

真真说自己好像看见鬼了、两妞神同步分别都在电话里面支招:小神婆你半夜拿我们寻开心吧?真看见鬼了你也没啥好怕的、你跟班不是说他是童子吗?讨要点童子尿啊!你拿尿泼“飘”就是了!

真真看着身边的小泽坏笑,小泽戏精上身装作一本正经“妞儿~咋的,不相信吗?不相信我们俩试试、现在就试试。”见小泽那贱样儿、一时没忍住珍珍差点笑岔了气“得了吧、哈哈…兄台你还是留住你的真功夫吧,说不定哪天万一用得着嘞,还是别轻易给破了。”

多么美好的青春呀、想笑便笑、想闹就闹!笑笑闹闹中倆人就近找了一家诊所弄了点感冒消炎药。真真身体现在这状态找店铺的事要暂时搁浅了。

真真老觉得心慌提议小泽一起去寺庙拜拜、才进了寺庙门真真就觉得整个人特别放松、舒适。在真真准备去焚香的时候看见一位老妇人、迎面缓缓走来。真真忍不住打量:慈眉善目、高挽发髻、穿着素色长裙、背着礼佛袋、胸前挂着一串佛珠。从装扮看是虔诚信徒绝非寺庙尼姑。真真贸然上前施礼“阿姨、我有事情困惑想请您帮个忙。我晚上睡梦中老是被人叫起床、睁开双眼只看见一个影子在眼前一晃就没了!” 对方阿姨停下了脚步目光盯着真真面部、见她一脸急切与认真,看了两三分钟之后她说“小姑娘你住的自家房子还是?你眉心发黑你说的这些不正常、怕不是人在叫你起床噢!你怕是看见啥不干净的东西了”……谢过阿姨真真把每个大殿里的菩萨都一一拜了一遍。在通往斋堂的回廊上遇见一个年轻的尼姑真真再次把心中的疑问问了一遍、尼姑给出的答案皆然相反、说真真与佛有缘、半夜有人叫起床那是菩萨叫真真起来烧香拜佛的!真真觉得尼姑所言及其不靠谱,那是哪路神仙半夜扰人清梦叫人半夜烧香拜佛?从寺庙出来之后,真真觉得她眼皮撑不住了确实需要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再说。真真问小泽:“我打算去晴那里休息一下,你去不去啊?她们倆正好也都休息、晚上我们四个一起吃个饭。”小泽建议“去她那里也不方便,干脆叫上她们一起去我们新房玩吧、反正离你租房不远,你这女主人迟早也要去的。叫她们直接到你租房楼下我们碰头、你睡觉正好把睡衣带上、穿这牛仔裤睡觉也不舒服吧!晚上我们自己在家里做饭吃。”真真想了想这也是个不错的建议、青青和肖晴毕竟都是与人合租的。贸然跑去也不方便。于是就打电话联系那两个妞、倆人当时就满口答应了。

小泽新房离真真租房挺近的、步行十五分钟。家里装修特别上档次,细节处理还分外温馨、虽然没有入住但家具电器炊具床品等样样配齐了、用两妞的话来说只缺个新娘就可以直接洞房了!小泽、肖晴、青青在客厅三人打游戏机看电视。吃了感冒药、消炎药真真一人在次卧美美的睡了、至于睡多久她不知道也懒得知道,梦里笑了多少次也没去数。

(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