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灵异故事 — 红衣女子(下)

司机随笔的图片

潜意识里真真发现有人在她周围、将她包围。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一股气息扑面而来、凭感觉还不单单只有一个人呐!

我靠!难道是“红衣女子”搬来了救兵?

突然惊醒的真真异常烦躁、一骨碌坐了起来、双手环抱着膝盖蜷缩着身子怒吼:“识相的都给劳资死开!要惹恼了老娘定叫你们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既然神婆说遇到邪灵要恶狠狠的骂、而电视剧里的台词不也是这样骂的吗?!只不过人家“道长”骂的时候手上都持有法器、威武无比。现在真真这样子赤手空拳的未免显得太怂包软蛋了一点。

围在床边的三个人照实被真真她给吓了一跳,胆大的青青第一个跳上床去、凑上前用哆嗦着的手摸了一下真真的额头“妞儿,你发神经啊?吓死我们了!咦~没发烧啊、怎么说起了胡话?”

小泽跟着挨在真真身边坐下拉过她的一只手握在自己手中关切询问“怎么了亲爱的?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彻底清醒过来的真真看着面前三个好朋友为了自己满脸的担心满眼的疑问。

真真满心歉疚急忙安抚三位好友:“不好意思让你们大家担心了、做了一个噩梦~啊!我睡了多久了?”

“真真呀、你什么时候变成懒猪了、足足睡了一下午。我们早就把饭做好了等你一起吃,进房间看了你好几次都睡得特香、没有忍心叫醒你、快起床吃饭吧,我们都快饿死了!”肖晴张罗大家开餐、她性格最接近真真、都是快人快语、说话直接不会弯弯绕绕。

真真看了一下时间、都19:20了、难怪肚子在咕咕的抗议。吃完晚饭 收拾好房间几个人关了电视机窝在沙发上闲聊。青青再次问道:“真真、你说的那个红衣女子。是真的。还是编的?”

真真仔细回想了一下说:“虽然我没看清楚。但是应该是遇见阿飘了。要不然今天晚上两个姐姐陪我一起去睡吧。我们一起证实一下,看到底是真的。还是眼花了。”

小泽这时候也不忘记要来凑热闹“要不我们四个人一起去?真的万一有什么事啊、好歹我是个爷们儿,还能保护大家呢!”

还没等真真开口青青就接着话说:“小泽。你去了我们几个人怎么睡?真真的床那么小,你那么大块头“堆”得下吗?你就别去了、我们嫌弃你~哈哈……”

四个人笑笑闹闹一晃又快21:35了、这时小泽的妈妈打了他电话问他在哪里、明天还要上班的,别玩太晚早点回家?

真真说“今天我们就都散了吧、明天上班的要上班、下次休息再聚好吧?”

四个人一起走出了小区、小泽意犹未尽、不情愿的回家找妈妈去了,那两个妞可能是出于好奇真的决定去租房陪真真过一夜。

三个人一路走走玩玩,到租房刚好22:00整。三个妞中青青是个有心眼的姑娘,经过一番思虑她把睡觉的位置给排了一个次序:真真睡最外面、她睡中间、肖晴睡最里面靠墙位置。当时肖晴就反对“那不行!我胆子最小了、万一真的鬼来了你们把我挡在最里面我怎么跑?我要睡中间!”

见肖晴如此之快的回味过来并反对、青青耍“心眼”帮她“分析”的同时还不忘记邀功“晴、你不是在来大姨妈吗?电视里都说鬼怕那玩意儿的、真的有鬼也是“它”该怕你了。要你睡外面呢一来方便你更换姨妈巾、再说要是真有啥情况的话你第一个跑!看~姐姐我对你咋样?”

其实青青怎么安排真真都是无所谓的,反正只要有人陪着她她就不怕了!最后按次序依次睡下;肖晴睡在最外面,青青睡中间、真真睡最里面靠墙位置!

可能肖晴终归还是胆怯心虚吧、她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会“嫌弃”床太硬了硌背、一会说枕头高度不够颈椎不舒服、一会儿说房间空气不流通窒息感……

夹在中间的青青因被肖晴挤来挤去而指责起她来“晴妞儿!好好睡你的觉吧、行不行?你这跟条蛆似的蠕动弄得我心里都发毛了”虽然平时两个人玩不了多久也喜欢拌嘴抬杠,但是此刻真真害怕两妞吵架一言不合赌气都各回各家。真真急忙打圆场:“两姐姐都放心睡吧、你们的枕头底下放有神器、再说我们三个活人还怕一个死鬼不成?”一听有“神器”那两妞一骨碌坐起来掀开了枕头 、又都不屑一顾“切!一把菜刀和一把剪刀而已算哪门子的神器”

“两个姐姐放心吧,够用!鬼怕铁器!快点睡吧明天你们还要上班。我今天反正睡了一下午要不我替你们守着放哨!”

可能是听了鬼怕铁器、也或者是听真真说她放哨,反正那两妞很快就睡下了。

看官们想想极度缺觉、加上感冒药的功效很快真真紧跟着也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是床小、人多挤得难受还是其他原因、真真半边身子紧贴在墙上、睡得特他妈的真叫一个难受啊!她试图翻身吧有青青挡着翻不动。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挣扎想翻身的时候、只听到肖晴带着哭腔尖利的一声大喊:“啊~!有鬼啊!~”在寂静的夜里、那嗷呜一嗓子特别得凄惨无比。

紧接着就是青青鬼哭狼嚎的叫唤“啊!~我的妈嘢~厉鬼……”

等真真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到一个火红的影子飘过,正房门已被打开、那两妞光着脚丫撒腿已经跑出了房门。

妈蛋的、人与鬼都跑了!我真真还守着鬼屋干嘛?自己慌忙穿上拖鞋摸上手机、随手抓了两妞的鞋子,真真也打算撒丫子狂奔追赶那两妞去。

跑出房门口真真想:这大半夜的要是不出声、先后跑出这么大的动静惊扰到邻居们好梦肯定会骂人。得喊着跑下去!于是真真边跑也扯开了嗓子叫唤“啊!~有鬼啊!~闹鬼了!救命呐!”

整个楼的租户陆续都开了灯,但是没有一个人开门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面对半夜有人大喊大叫一路狂奔、也许她们习以为常、也或者说是人情淡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平时不怎么见着锻炼的两妞这次真的是如疾风快如闪电,等真真跑下楼早已不见她们的踪影了!

真真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03:33。热闹了一天终于安静下来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商铺霓虹招牌灯也关了、只有昏黄的路灯还在兢兢业业地工作静静的发着光,不远处垃圾桶边可能有老鼠或流浪动物翻找食物时不是闹点响动。讲真的站在楼下的真真内心深处还是感觉到特别恐惧的、快速拨打了肖晴的电话。谢天谢地很快她接了、大喘着气说“快!向东~跑!~~亭子!……”

没等她说完真真明白了她所说的位置、向东边方向撒腿就跑!肖晴所说的亭子距真真租房1.3公里、是个绿化休闲广场。此刻的广场从喧哗中恢复到寂静、偶尔有几声细碎的虫鸣。圆亭位于广场中心,茂密的树木遮挡住了路灯的光、亭里光线很暗。当真真气喘吁吁跑进了圆亭才看清:肖晴侧着身子、光着脚盘腿坐在圆亭的长椅上,用搭在椅背上的双臂枕着头,正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息。

青青紧挨在她身边站着、青青抱着一根水泥亭柱在那儿调整呼吸、她的站姿有点搞笑,只见她用右脚的脚跟着地、脚尖翘起,在那里、与肖晴“一唱一和”比赛似的大喘气。

同样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真真见到她们倆这副德性、有点想笑,硬是憋住了。假意生气的真真用力地把她两个人的鞋子重重的丢在了她们脚边“握草!给~!你们的臭鞋!什么好姐妹、一点都不地道!”大喘气三秒接着轰炸“妈蛋的!你们倆跟长了翅膀似的撒丫子跑、原来隔这里来练“瑜伽”跳“钢管”噢、留下我一个人不管不问的~想害死我啊?”

“哎哟!我的妈呀、你租的是什么鬼屋?太他妈的吓人了!当时见到那活的“玩意儿”我脑袋瓜里一片空白。光顾着逃命了、哪里还管得了其他啊!去他大爷的!火红袍子的阿飘我还只在电影里见过~吓死姐姐我了!”休息后青青气息明显平稳了许多,受了刺激话也比平常多了很多“我跑得急、下楼梯的时候鼻子撞到肖晴的后脑勺了、到现在还酸酸的疼。慌不择路脚拇趾也不知道是被什么划破了好深一道口子,到现在腿还在抽筋呢!”青青放弃柱子、坐了下来边穿鞋边说。

“靠!幸亏你还腿抽筋、你们啥时候练的这个绝技呀?一眨眼功夫跑得没影了!”不说不觉得、缺乏锻炼的真真也感觉到自己小腿肌肉酸软。

这时惊魂未定的肖晴突然“呜~呜、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奶奶的熊!她这一哭来得太突然、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呀!把坐着在穿鞋的青青从长椅上吓的弹跳起、一把紧紧的抱住真真不松手,两妞吓得蜷成一团。

还没等倆妞反应过来安慰肖晴、她自己已经开启“唐僧念”模式,自己哭诉起来:“妈的、以后你们谁再有这种事别叫上我了啊!(瞧她说的、这种事也不是天天有哇!就是天天有谁也不愿意自己再摊上不是?欧卖糕的、她吓傻了、原谅她吧)吓死我啦、呜呜呜……是谁说的来了大姨妈鬼会害怕的?妈蛋的吓得老娘我差点就绝经了!”

见肖晴气急败坏的样子真真实在是憋不住乐了“呵呵呵~当时你倒是沉着冷静呀、嚎的一开嗓之后不喊不叫的光是跑、跑得那叫一个快呀、啧啧啧…现在才知道害怕了?后知后觉哇?!”

“当然害怕了呀!你是不知道、你说你放哨我是多么的放心你、信赖你啊!再说你讲有鬼我一直觉得你是编瞎话哄我和青青玩儿的。”肖晴不管光线暗的情况下真真是否能清晰看见自己的表情、她还是坚持对着真真翻了个白眼🙄️接着开始讲她见到的:开始听说有人放哨身心放松的肖晴是睡得很踏实的、中途该换姨妈巾了,她极不情愿的慢慢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这时她发现灯接触不良似的闪了一下,紧跟着从正房门的门缝飘进来一个人,从身型来看是一个年轻的女子。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穿着红色的长裙、衣服裁剪合体衬托出凹凸有致的曲线。

睡眼惺忪的肖晴开始以为是真真外出了刚好回来、没有在意(真真也是黑色长发、平时也是喜欢红色衣服)停顿了几秒肖晴无意识的扭头往身边一看、艾玛呀!不对劲,明显的不对劲!!

紧挨在她身边的青青和被青青挤得靠墙边边的真真、她俩此刻都嘴角上扬睡得正香……

妈嘢!床上是好朋友加上她自己三个人、这飘进来的是谁??瞬间肖晴懵逼了!现实容不得她痴傻、睡意全无的肖晴看向红衣女子、连衣裙的款式啥的看得特别清楚:大红色的丝绸面料、领口用红丝线手工刺绣一圈小花。一眼看就知道质感挺好、价格不便宜!裙长刚过膝盖、顺着膝盖部位往下看,妈妈咪呀、一片空白 — — 飘进来的红衣女子没有脚!这时毛骨悚然簌簌发抖的肖晴心里有个声音异常坚定的对她说:既然都逼到这份上了、怎么也得看个脸、看她的脸!就是死也得死个明白不是!?于是肖晴硬着头皮从下慢慢往上瞄、乖乖隆地咚,红衣女子已经飘到了她们三个人的床前。从红衣女子披散着的头发就能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寒气、扑面而来,犹如进了冰窖。说肖晴是骑虎难下也好、万念俱灰也罢、这么近距离的来袭不看也得看啊!呜呜~红衣女子哪里有五官可看、即使这么近距离肖晴只看见长发下的那张脸是一片空白……惊讶、恐惧、期盼、绝望反复交替中张大嘴巴却发不出声的肖晴用眼睛与红衣女子对视、足足对视了一分钟。可能神助最后万念俱灰的终于喊出了那尖利凄惨的一声“啊!……有鬼!”

那时候的青青也像是有某种感应似的、在肖晴还没有能喊出声的时候突然从美梦中惊醒,还没来得及爆粗口、躺着的她发现床边上立着一个红衣女子、从身型轮廓来看身材比例很好。谁说只有男人喜欢看身材好的美女、其实女人也喜欢看身材好的同性。有人说人无完人、身材好的女人多数脸蛋儿长得不俊、好色的青青揉了一下眼睛想一堵芳容、不看还好、这一看青青只觉得头皮发麻、脑浆要迸裂似的、心慌胸闷……眼前的哪里是什么红衣美貌女子、面部一块根本看不清五官、分明就是厉鬼阿飘啊!差点被吓昏过去的青青紧跟着肖晴也喊出了声“啊!~我的妈嘢~厉鬼!”

不知道是听她们还原真相再次受到惊吓、还是休息不好感冒加重、或是其他原因真真绷着的“弦”断了、眼涩、头疼、嗓子疼、哪里哪里都不舒服。

这深更半夜的、三个年轻女孩在圆亭里也不宜久留。都回青青她们的租房吧打扰到合租人也不妥。最后三个妞商量决定找个网吧熬到天亮再做打算。

一夜惊魂!青青与肖晴当天的班是上不了啦。天刚蒙蒙亮真真、青青、肖晴三个妞找了个早餐摊子囫囵吃了个早餐,便搭车去了寺庙。清晨的寺庙格外的清新宁静、三个妞是最早的香客。寺庙里一位慈祥的老者解开了她们的疑惑:那红衣女子绝不是什么菩萨、真真能听见有人喊“起床”应该是睡了她阳间的床。女子拿阳气旺盛的真真没有办法、近不了真真的身只能喊她起床,真真的生病也不是正常的、那是鬼魂缠身消磨阳气所致,再继续住下去怕会出大事的。老者建议尽快换房子、选个中午太阳大的时候搬家。

后来在很短时间内真真在租房不远处又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房子、交完钱签订合同中午搬家。由于临时决定的搬家,小泽、青青她们都在上班也无法来帮忙(自从那夜确定闹鬼后租房只存放东西、真真很少再进去了)房间里所有东西都没有整理。真真手忙脚乱地把衣服收好装进了行李箱。热心的的士司机赶时间也帮忙收拾、他掀开枕头准备卷进棉被中时看见枕头下的菜刀与剪刀大吃一惊、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妹子呀!两把刀,你这是要杀人呢还是自杀?”“大哥我这屋子里闹鬼、我特意拿来辟邪的”“年纪轻轻滴就这么迷信呀?世界上哪里来的鬼哦!妹子你快点我一天还想多拉几趟活儿、这被你给耽误了”“大哥我很快就收拾好、不麻烦你收拾了,床上的东西我都不要的、麻烦你帮忙把我这个行李箱提下去就好,我随后就来”

当真真准备去公共阳台看看还有没有晾晒的衣物没有收起时只听得司机大哥在楼梯间生气的骂人“妹子你有神经病吧?好心给你搬家你推我干什么?”真真闻声立马探出脑袋看个究竟、只见司机大哥扶腰坐地已经滚落在四楼与三楼之间的歇台板上了、他拧着的行李箱被摔在一边,那场面有点狼狈!

“大哥、我一直在房间当时我真的没有推你!”坐在出租车上真真急切解释!司机大哥很健谈“妹子你那屋子真的邪门、我明显感觉到有人狠狠用力推了我一把、你想想我一个大老爷们我怎么会拧不动一个小小的行李箱!我们开车的嘴巴上说不相信、其实心里最忌讳的就是那些“脏东西”,你看我车上挂的手上戴的佛珠都是开过光了的呢!”

搬进新租房后当天晚上真真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梦中一年轻红衣女子喊真真回旧租房、说她有东西落下了。梦中的真真来到了租房,女子带她径直走向厨房。女子拉出灶台下的一个装过电视机的大纸箱、真真蹲下寻找,里面有真真丢弃的床单枕头啥的除外、还有厚厚一叠照片,照片里的女子高挑、身材苗条穿着火红色的衣服,打着一把油布伞挡住整个头部、或是拿一把扇子遮住了脸,整叠照片里面的红衣女子始终没有露出庐山真面目……

自从搬了家久治不愈的感冒、咽喉炎也不治而愈。傻大胆的真真后来还是去了旧租房、但是没有上楼,她向隔壁商店老板娘打听证实那个401房间确实闹鬼!真真住的房间是房东女儿的房间、里面布置和所有家俱都是房东二十岁女儿生前用过熟悉的。年轻未婚就暴病死亡的女子、留恋人间这花花世界,不甘心的她穿着红衣死去!那个闹鬼的租房真真是住的时间最长的一个租客!

完结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