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不吃凉粉又占着板凳的法官

我托人出书受骗上当。钱比说事时多出了一万多,人家还偷梁换柱,将书号由大陆书号变为香港书号。多出钱是他一次次假托出书涨价问我要去的,书号问题则是他背着我把生米做成熟饭,强迫我承认。此两个欺骗之外,还有第三个,那就是他说自己有个5万元的账未结,把我的钱占了,从印刷厂取书还需6000元。我这个老实忠厚的人,给他再寄出6000元时,只是关照他他将书从邮局寄出,再不要从快递寄出,因为,在书稿校对的过程中,他总是将一本书稿从快递寄出,让我一本书出50元(邮局寄21元)快递费。按规定,一切费用,我都是出得绰绰有余了。但他还是从快递寄回来了,费用花了800元。我问过邮局,那些书从邮局寄,就是200元。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不管怎么,伟大的浩瀚的出书(40000字,200页,500册),经历了三年,总算结束了。我欣喜的打开新书,看了版权页,却发现书号不对,经过查对,原来说好的大陆丛书号换成香港书号!

我赶紧打电话问,不料他踌躇满志,说:“已经印了,你说怎么?”我才知,整个出书的过程,是一系列上当受骗的过程。骗子几乎在各个环节,都一无所遗的、周密细致设了骗局,而我像算盘珠子,由人家拨着,一一入局就范。亲戚办事,我多花了11000元,而就算应该付给劳务费,也就是10000元的十分之一吧,因为占用时间,也就是两次送书稿,其余出书事宜,全在电脑上,电话上完成。

我要他算账,他不接电话了;我发短信,不知他是怎么设置,短信也发不出去。
于是,我想到了借助法律手段干涉此事。

我进了诉讼的机关,从墙上的分工表上找到相应的某人。我已经考虑到了精炼扼要的叙事,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我:我出了一本书……
他打断我的话:书出了,你还有啥话说?
我:……是香港书号……
他又打断我的话:香港书号又不算盗版,现在允许看嘛。

两次开口,均让他将我的话锋折了回去,看见他那个样子,端着茶,乱翻报纸,根本没兴趣接纳我,我就一口就咬在要害上,再说:是这样……

官:你不要说了,我都知道了;你去找大门口楼上的小杨!他已经很不耐烦,干脆是下逐客令。

我没当过官,心想这做官人恐怕是孙猴子的“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透你的五脏六腑吧,我只得出了官的房间找小杨。

小杨看来还拿不住事,想了想,说:你跟我来。我随他进了另一办公室。那里有两个人。我就把出书一事扼要叙述了一遍。他们三人就东一句,西一句,无边际地扯起来。其间将我出的书翻了一番,眼看12点快到了,有一位说:你得去找书籍检验部门,得有个检验证明。我想说人人都有电脑,将图书的版权页的“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6)第++++++”(六位数)输进去,正确的,版权页就会出现;不正确的,就有文字说明等,他们三人急于下班,我也只能就将话咽下去。那个小杨倒说了这样一句话:我还得给领导汇报,我看他进了我出来的那个官的房子—–原来,我没找错人啊!

哪里去找“有官不作为”,哪里去找“尸位素餐”?不让人说话,遇事踢皮球的那种官,小杨所谓的“领导”就十足的够格了。给狗吃一点馍馍,它还向人摇尾巴呢;拿着纳税人的钱,不吃凉粉还占着板凳,还是“领导”?这个领导哪能与《九品芝麻官》里的官相比啊?九品芝麻官还知道“做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呢。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养猫为了捕鼠,疆吏是为了御敌,法吏为了触邪;养这个踢皮球的官,到底为了什么?

我又想起这样的事:当一桩极端事故发生后,总听到有人说:某某不用法律的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却采取了极端的做法,结果,本来有理变成了犯罪!是的。但当人们将自己的权益被侵害诉诸法官时,一遇再遇我所遇到的那样的法官,而且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有理告状者碰得头破血流,弄得倾家荡产,逼得铤而走上犯罪之路—–看来看待此事,就不能简单地全怪走极端的人了。处理这样的事,占着板凳儿又不吃凉粉的法官,应该应负有若干责任,因为是他关闭了上告的大门。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