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也还是个“宝宝”,同学们

今天照例开始了我每周最难熬最黑暗的一天,这样的一天,时间刻度定格在2020年11月的26日(农历十月十二日),还恰好是我多年前的一个学生的农历生日。

 

今天是极其平常的一天,也是极其不平常的一天。早上考完了高三的第四次师大附中月考,个别学生依旧在作文审题上犯下了错误,个别同学还在答题卡上答错了位置,个别同学还依旧不能得心应手的完成基础性试题的理解分析和答题路径的思考理解。

 

中午守了午休,然后去高一(1)班上完了下午最害怕的第一节课,继而在办公室改完了高一学生完成的人物小传的作业。然后去三楼报告厅,听了一位办公室老师和另外两位校级中层领导关于上周去师大镇雄中学参观学习的心得收获。一如既往地,执行校长最后的发言,让人接受精神的启迪与灵魂的洗礼,一个人要有信仰,要有情怀,然后在这种精神信仰的感召下,去完善自身的专业知识、提升自身的专业能力,做真正的“四有好教师”。

 

这个分享交流会持续了近两个小时,回到办公室拿了饭票就和同事急忙去食堂吃饭,忙不迭地又回了公寓进行了洗漱,而后提了电脑回高三文科班上将要持续到十一点的晚自习。

 

明天还有文综和英语的模拟考试,班主任交代说报告会的收获就是要充分给予学生自主学习的空间,我也明白考试期间继续讲课,收效甚微。而后我进行了简短的开场白,期间说到一句话,同学们马上异口同声地说“孩子们——”,我却陡然停住说“我从来不说’孩子们’这个词,因为我也还是个’宝宝’”,无法想象的是,教室里瞬间沸腾了,一个个笑得前俯后仰合不拢嘴,我也不明白我这么个“艮”是怎么想到的。我确实是从没有称呼过学生说“孩子们”,我似乎是还停留在十几年前我只比我的学生大一两岁的二十岁,我似乎是还固执地认为自己就是一个老师,和学生只能说“同学们”。

 

当然,我也明白,走出教室后走出学校后,我只是一个平凡人,和学生的关系也许会成为朋友,也许会成为兄弟,也许会成为“忘年交”,也许会成为陌路人,也许会成为这世界上最奇妙最美好的建立了某一种关系的两个人。但在课堂里在学校里,我始终是一个老师,我只会称呼我的学生为“同学(们)”。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称呼,这是一个多么特别的身份,是一个会让人一生惦念的特定时期的特定称呼。我特别不习惯身边明明年龄都不过三旬左右的老师,却口口声声在课堂里在教室里在办公室里喊着“孩子们”“孩子—–”。我定是那种会把学生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来教育来在乎的人,但我真不会称呼我的学生为“孩子”,也许终其一生,都不会。

司机随笔的图片

后来讲台边的一个男生说,男人只会苍老不会长大,我深以为然,尤其是一个还有父母可以依靠可以想念的男人。再后来,跟两个同学交流,那个男生说,我宁愿现在犯下所有的错误,来换取有朝一日最低限度的犯错。

 

好了,晚自习继续吧。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