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玉树琼花开遍我家

雪,北方人爱雪,南方人向往雪。星期四早晨出门,看见第一株从主干到细叶被冰“大包”,压弯成锐角接地的树,感叹:冰帘洞啊!我不是改词大王。再往前走才发现,倒掉或被压断的树太多了。园林好像遭了小规模空袭,这是雪灾;冻雨转雪而成大灾,不是风景。

拿笔的人,不管科研还是写作,要面对现实。面对雪灾,亦或是雪景,再有文思,要先想想停水、停电、孩子停学的事,然后再动笔。生命广场上的树有一半左右被压弯,有的看上去好像移了位而挡住路。前些天,我还在描绘师大秋天的柳叶,断折得这么重,明春、明秋,也许已经不会有同样美的景色。老校长还有鸟类学家的雕像在雪灾之后作流涕状,当然没有人关照他们。雪灾后,他们的脸一天好几变,带着冰雪的表情辛苦而又丰富。

我写了疫情俳句、秋景俳句,雪灾俳句终究没有写成。这玉树琼花的代价太大了,写他做什么呢?让文思飘走吧,只要我们每天的生命不浪费。

雪里有欢声笑语,雪中也飘来年轻人对现实和前途的忧虑。侧耳细听,还是二十年前的旧话:专业选择,转专业,考研要不要跨专业。好在年轻人的丝丝不安一般不至于压垮小树,好多大树在冻雨成冰后却是挺不住了。我们都不是出色的重量级导师,除了阅读分享、日常授课,对年轻一代,好像也就剩下以身作则。何其难也。雪后停课。停课,停课,竟然引来孩子的一片欢跃。

冬季到吉林来看雪,我去年是邀请过您的。但最近还是缓缓吧。让雪后的吉林和吉林人喘息一下,再重新出发,对您,对我们明天的生活,更好地迎接。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