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敬佩的张培合哥哥

培合先生长我几岁,和我是同一个村里的邻居加远亲(我的曾祖父是培合哥哥祖父辈的亲姑父,我们俩家在祖父辈上是表亲兄弟),因此我的兄弟姊妹们都称呼他培合哥。再加上爱好读书的我十分喜欢阅读培合哥几本文集的所有篇章,并且内心十分的佩服他。我也算是一位略识写作之道的文学爱好者,我很想把自己对培合哥的敬佩之情写成一篇文章表达出来,可是又怕我粗略浅显的文笔不能够很好的表达出我的感念,因此迟迟不敢逐笔拟写。这几天猛然醒悟:我所熟悉的培合哥哥是进入高校学习前的那个培合哥哥,我内心佩服不已的,是勤奋著书并倾情致力于繁荣传统文化、促进和谐社会进步和大发展的培合哥哥,也就是说,我佩服的培合哥哥,已经不是我熟悉的培合哥哥了,我就是用再多的笔墨添彩增姿的极力渲染,可能就成了假大虚空毫无感染力的吹捧话了,怎么能称得上是文章呢?想明白了这一点,我心中豁然贯通,要写就写我正真熟悉的培合哥哥,让所有佩服他的人对他有一个更加真实、更为全面的认识。尽管我的文笔浅显无华,我也乐此不彼,因为,我平日里之所以会不由自主的码出的一些文字,那只是我宣泄自己真情实感的一种方式,就像现在,静静的深夜,在灯光明亮的小小租房里,我忘记了白天在建筑工地上苦干时的劳累,不停的敲击着键盘,我要写出我正真熟悉的培合哥哥,也好让大家对他有一个更加全面的认识。仅此而已。

时间有些久远,我的记忆也不大确切了,我记得培合哥哥的高中是在宁县三中度过的,他上高中时我才在春荣镇中心小学读书,从村里好多叔伯婶娘们口里我们知道,培合哥那时候是宁县三中的学霸君,大人们都说他是棵上大学的好苗苗,鼓励培合哥的父母亲好好的成就他的学业,培合哥的父母也渴盼着他学有所成,将来有一个很好的人生前程。为了让他一心搞好学习,他的父母和兄弟姊妹们很少让他下田地干农活,早已懂事的培合哥哥也暗暗下定了苦学成才的决心,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背诵课文或者定义定律,每天晚上,睡在同一个火坑上的哥哥和弟弟都已经进入甜美的梦境,他还在灯下不停的验算着一道道习。我是他弟弟万军哥儿时形影相随的玩伴,那时候几乎每天都在他家进出几回,很少看见培合哥哥玩乐游戏的身影,这让我和所有的玩伴们都一致认定:学霸们的任务就是每天不停的背书,不停的做习题,是不能有玩耍和游戏的念头的。现在一个人有时候想起这些,我也为我们当年的幼稚想法感到好笑,除了学习,学霸们真的不该有其他的兴趣爱好吗?这个百分之百会被否定的问题,我们一起玩耍的几个伙却全部认为就是那样的,你说我们是不是很傻?

又倒是功夫不负有心人,1983年高考之季,寒暑苦读多年的培合哥哥以优异的成绩被甘肃工业大学录取为新生。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培合哥纠结紧绷了好长日子的心弦终一瞬间放松了下来,终日里闷闷不乐,忧虑重重的恍恍惚惚神情一扫而光,脸上立马露出了欣喜欢快的笑容。培合哥的母亲贺婶娘(我们村里和我同辈的兄弟姊妹们都那样尊称培合哥哥的母亲)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欣喜若狂的奔出门,在村子里逢人就兴高采烈的说道:“我家培合考上大学了!”村子里的人们听到这个消息都异常高兴,纷纷赶上门去,为培合哥送上真诚的祝福。兴高采烈的贺婶一见来人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大前门香烟挨个发给大家,随去的小孩子也会每人得到大把甜森森的水果糖,得到水果糖的小孩子们个个都显得十分高兴,因为他们又有了向没来的伙伴们炫耀一回的资本了。

我和培合哥哥的故乡是个不大不小的塬面村,当时只有六十多户人家,培合哥考上大学的消息不一会儿就传遍了整个村落,因为故乡紧临春荣镇唯一的那条东西走向的“一”字形大街之北,所以,街邻四方的乡亲们也很快听说了培合哥考上大学的好消息,第二天,培合哥考上大学的喜讯成了街道上最轰动人心的话题。

两天后逢集,买好了菜准备回家的贺婶被一位和她相当年龄的陌生村妇拦了下来,她挽着贺婶的手说道:“嫂子,我听说你就是街北队(现在的村民小组当时称之为生产队)那个大学生娃的妈妈,是吗?”

性格开朗的贺婶乐呵呵的回答她:“你说对了,我就是街北队那个大学生娃的妈妈。”

那个陌生的村妇也是个直爽人,她接上贺婶的话说道:“咱们庄稼汉人的日子过得都很艰难,你能养育出一个大学生来真的了不起。”

目不识丁的贺婶却不赞同村妇的话,她纠正道:“你没有听说过吗?读书的百家千家,考上大学的一家半家,说到学习这事,这不是我这个作妈妈的养育的好,这是娃的老师们教育的好,咱娃也会学习,学习一直都很好,这回也给咱大大的争光了。”

现在的人一定认为贺婶的话有些言过其实了,可是就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广大农村境况而言,那或许是一句大实话。当时的宁县有四所高中学校,每年有近千名参加高考的莘莘学子,除去有幸获得各类中专院校录取通知书的学生,能进入高校学习深造的学生屈指可数,用百不及一一词来形容绝不为过,这些中专院校和高校毕业生们,在乡亲们心里就成了将来的手捧“铁饭碗”的国家干部。可见,那时候的培合哥在家乡父老乡亲们的心目中有多么的辉艳耀目。

贺婶和陌生村妇在街道上的一番话很快被我们村里的人知道了,爱开玩笑的小宁叔一看见贺婶就说:“咱今后不再叫你嫂子了,就叫你大学生娃她妈好了。”

贺婶哈哈大笑道:“叫吧,叫吧,我也乐的你这样叫哩。”

从此以后,“大学生娃她妈”就成了我的父辈们对贺婶的称谓,方圆几十里地的乡亲们一提起贺婶,也是“街北大学生娃她妈”的称谓,这一叫就是好几年。

1987年, 培合哥哥从甘肃工业大学大学毕业,最先在一个大型国营企业任高级工程师。走上工作岗位的培合哥凭着自己扎实的学业水平和热诚的工作激情以及良好的品行情操,短短两年时间,为自己赢得了留学日本深造的好机会。培合哥十分珍惜这一次来之不易的大好时机,在日本,培合哥哥具体是在那个学校留学深造的我没有听村里的人说起过,我只记得他在日本就读几年里从没有回过家,限于当时的通讯条件,培合哥除了寄回过几封报告平安和吐露思念亲人的平常信件,也很少有叙说自己学习和日常生活的信件寄回,我至今也从来没有听到过他在日本留学深造的一丁点儿具体事宜,也没有看见过他在日本留学时的哪怕一张留念性的照片,可见,现实生活中的培合哥哥是一个很不喜欢张扬显摆的人。

留学归来的培合哥哥受聘作了一家中外合资企业的高管,后来又转入金华集团这家大型民营企业继续做作高级管理者,事实证明,培合哥哥这个富有远见的选择是一次很值得庆幸的选择,尤其是在金华集团的这些年,培合哥哥为金华奉献出了自己的大好年华,而金华集团的发展和壮大也成就了培合哥亮丽光彩的人生。回想培合哥哥亮丽的人生,我至少可以这样说:勤学苦读的培合哥哥遇上了好时代,金华是时代的新生宠儿,是培合哥哥施展自己出众才华的大舞台,也是一座冶炼培合哥哥一天天成熟的大熔炉,时代成就了金华,也成就了好学上进的培合哥哥,他是时代的幸运儿。

我是一个长年累月在外打工的新型农民,每次回故乡家,总是会去贺婶家里探望一下培合哥哥的双亲,陪两位老人聊聊天,和培合哥哥却几乎没有来往过,除了在春节期间他回家乡相遇,相互亲热的嘘寒问暖并真诚真诚祝福一番,两人几乎没有过什么来往。

2018年的一天,我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看到了培合哥的力作文集《微思集》荣获第六届冰心散文奖殊荣的信息大为惊叹:好学上进的培合哥哥不但是金华集团的高管,还是一位著名的作家!向来爱好读书的我怎能不阅读培合哥哥的力作名著呢?寻找来他的电话号码,又把他的微信加入我的通讯录,这才表明自己想拜读他的获奖文集的心思,他一听二话不说就答应立马给我寄过来。我当时在银川市的一个民俗文化村当技术员,就把自己所在单位的详细地址发送给他,没几天接到他打来的电话,我才知道我发送给培合哥哥的地址有误,他寄给我的书籍被退还回他哪里了,我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感到羞愧,又不得不把写好的地址重新发送给他,请他再次把那本书寄过来。不几天我就收到了他从西安给我寄来的书籍,让我没想到的是,寄给我的是培合哥哥所著的一整套散文集,包括《微思集》在内共七册,两年了,这套书一直被我放在床头的挂包中,隔一段时间拿出一本看几天,我之所以对这套书百看不厌,是因为他是的作品里有一幕幕我熟悉难忘的生活景象,也有让我茅塞顿开的人生哲理和感悟,也是他对我这个文学爱好者的鼓励和鞭策,每每看到他的这几本文集,我就感到自己习作的动力增添了好多,自己习作的后劲强大了好多,自己平凡的生活也明朗了好多,因此,我从心里由衷的佩服他,也真诚的感激他。从他的文集言论中深深的体味出他锐敏的洞察力和深邃的感悟能力,他的一字一句都在唤醒世人,让大家学会诚信、懂得感恩、诚实善良,忠诚祖国、孝敬长辈、友爱亲朋、善待众生,他极力弘扬“仁义礼智信”和“温良恭俭让”,他呼吁大家做一个有家庭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的人。

在此后的短短两年时间里,我在网络上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了关于培合哥哥的通讯播报,也看到他在秦陇大地和少数民族区域的一场又一场激情演讲信息,每每面对此情此景,我的内心感到无比的欣慰,因为培合哥哥的腾飞,不只是他个人的自豪,也不只是他的家人们的骄傲,他是家乡父老乡亲们的自豪和骄傲。从2009年出版《慧思集》开始,培合哥哥又先后出版了《静思集》、《微思集》、《广思集》、《思想的力量》、《行知合一》、《君子之范》、《向上向善》、《文化的力量》等九本文化哲学文集。其中,《微思集》荣获第六届冰心散文集奖。从2003年起,由他开坛主讲的“中国传统文化对管理者的影响”大型实战培训讲座一经推出,便引起了管理层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他是中国当代较早开展国学培训讲座的文化学者之一。他本人现任西北大学中国文化研究中心秘书长、陕西省孔子学会副会长、全国全民悦读会联盟副主席、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陕西省企业文化建设协会会长、西安文史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西北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研究员、陕西省慈善联合会名誉会长、西安科技大学、兰州理工大学等高校客座教授、《商道》杂志总编辑,金秋国庆之季,又得到他被聘任为西安市政府参事员的喜讯(任期五年),更令人佩服不已。

因为工作的原因,他陪伴自己父亲母亲的时间很少很少,面对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姊妹,他觉得自己有着无法言说的愧疚感,他为自己未能亲手赡养父母深为愧疚。他欣慰的坦言,在赡养父母的这一方面,多亏了他在乡下的兄弟姊妹,正是有着他们长年累月的精心护理,才是父母有了一个欢快幸福的晚年,这是他感到无比的欣慰,他感激兄弟姊妹们对他的体谅和关爱,并对他们充满着深深的敬意,只有是兄弟姊妹们的事情,他总是倾情相助慷慨解囊,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的内心少一些愧疚,也能安然一些。

除了对父母关怀备至,对兄弟姊妹们体贴入微,就是对村里的长辈和兄弟们,培合哥哥也极为关心,每年春节期间,他回家总记得带上特色礼品给叔伯婶娘们挨个儿拜年,并给他们每人一个过年的喜庆红包,并请村里的长辈们去他家里共享羊肉宴。西安是距离故乡最近的省城,只要去西安办事的乡亲们有什么困难,头脑里最先冒出的念头是:找培合哥哥帮忙解决!培合哥哥对每一个前来找他的家乡人都会热情接待,对他们的事情就像自己的事情一样诚心诚意的办理好。一句话,在我们村里,只要一提起培合哥哥,好多的长辈和兄弟们都会说起培合哥哥帮助自己的事情,并竖起大拇指赞叹不已:他是一个好心人!原因何在?仔细想想,30多年来,对于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无论男女老少穷富贵贱,或求学打工、或寻医看病,或当兵转业做生意以及其他事情,受他帮助的乡亲们为数不少啊!

司机随笔的图片
总而言之,在家乡父老乡亲们的眼中,培合哥是父母心中的好儿子,是姊妹们心中的好兄弟,是亲友们心中的好心人,对社会,他也算得上享誉秦陇大地的有知之士吧,还有他好学上进的品德以及豁达向善的情操,难道这些不能够令我们大家敬佩夸赞和学习吗?在我眼中,培合哥哥不只是深得好评的商企精英,更是一位倾情众生、求实出新的传统优秀文化传播者,而且数得上是一位知行合一的社会进步活动者。他就像故园的泥土中成长起来的一棵挺拔的白杨树,枝叶越来越繁盛茂密,形影越来越雄浑壮美,小小的故乡,因他而显得更加华丽多彩。

来源:齐永宁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