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山村孩子真的需要那么多物质捐赠吗?

昨夜,晚饭后,看到夜空中有寥寥几颗星星,有风。依我这几年在山里的经验,明天还是一个大晴天,而且还是一个有大风的大晴天。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宿舍的窗户对着学校的后院墙,墙外有一小片茂密的竹林。进入秋冬时节,山头树叶落尽,蕨草枯黄,放眼所见,不免萧瑟,唯农家种的青菜地里是嫩绿嫩绿的。

半夜,躺在床上,果然,听到窗外大风“呼呼——呼呼——”,不停地叫嚣着,咆哮着。我在家乡,几乎不曾经历过这样的天气。气候变化,说不上好坏,有些诡谲。窗户被风振得“咚咚”作响,好似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不知是哪一扇门没有关好,“哐当”一声,重重地打在了墙上。仔细听风声,时急时缓,时高时低;有时尖利,有时轻柔,有时勇猛,有时舒展。急风一起,似乎心头也会跟着打个颤。大概正是那片竹林在放声起舞吧!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我又想到了杜甫的这句诗,诗中的风大概也是这么大的吧,只是当时的情境,应该会更冷。怒号的狂风,让悲愤的诗人不禁想到了与其同样处境的那些人,不禁感慨道“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大概是去年的大风天,我们去一个学生家家访。走进屋里,看到平常的回风炉和往常似乎不一样,屋内弥漫着一股较重的煤气,上面通风的管道被移掉了。问了老爷爷才知道,原来是昨日的风太大了,风向的改变会影响火势,移掉管道,火才生得起来,才燃得旺。

想起曾老师趁着天晴,最近一直在忙着帮村民补漏。他自己出钱买来沥青,只收村民一点点的成本费,有些甚至倒贴,也真不容易。补好之后,屋子不再漏雨,这个冬天,也会更暖和吧。

读大学的时候,有一两年,自己家里也漏水严重。虽然爸爸是做装修的,但却一直没有时间帮自己家里补漏。有一回暑假回家,看到妈妈把家里的大盆小盆都用上了,放在每一处漏水的墙下。夜深人静时,听到雨水滴下来的声音,“滴滴答答”,尤其脆耳。想来,自己虽出生于山村中普通人家,但却从不曾感觉到生活艰辛,勤劳朴实的父母让我度过了一个平凡又幸福的童年。后来,过一个假期,回来看到屋顶上不仅铺了沥青,还搭起了铝棚子。爸爸终于有时间修补自己的家了,爸爸该是很辛苦的吧!我亲爱的爸爸妈妈呀。

还算顺利的人生,对我来说,或许也是一种磨难。大悲或大吉,对个体来说,都有着各自的磨难需要去克服。而哪怕我原先的人生并不这么顺利,恐怕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支教,在外人眼里,更多的是环境的艰苦,生活不易;对我而言,是心向往之的挑战。任何选择,无非想让自己更有出息,生命更有价值一些。

不知道是几级风,早上起来,迎风而走,有些困难,一不留神,就会被风吹倒一两步。操场上的灰尘扬起来了,小小的纸屑吹起来了。小朋友笑着对我说:“老师,昨天,我家屋顶上的东西被吹得到处都是。”

早读之后,亮亮老师叫小朋友们都下楼去集合,我还感到奇怪,今天是星期二,不用升国旗呀?原来是中心校的老师过来了,还有几位爱心人士,要给孩子们发放物资。我们几个老师组织好学生排队,爱心人士便开始给学生挨个发东西。最先发了一个新书包,接着往书包里装了彩笔、本子、保温杯,手套和耳罩,还有毛巾、牙刷、牙膏、香皂和肥皂。最后,发了一套崭新的冲锋衣式校服。小朋友们的新书包都装得满满的,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突然,我听到一声琴音,原来小朋友们还得到了一个小口琴,放在嘴边,“吱吱”地吹个不停。

对于低年级的孩子来说,很多并不懂得为什么总有不认识的大人们来到学校,给他们发很多东西,他们只是觉得这样真好,总有人给他发东西,而不需要自己做任何事情。久而久之,有些孩子养成了懒惰的习惯,养成了浪费的习惯,有些甚至会伸出手来问你要。

不处于这个环境中,真的很难理解为什么亮亮老师常说:没有好的老师引导,太多的物质捐赠反而会害了大山里的孩子。看看我们的教学楼,相比曾经在村民家中教学,条件是好了很多。孩子们写字的本子基本都不需要花钱买,学校有免费的发放。寒门难出贵子,寒门更难得有好老师。纵得广厦千万间,天下寒士可欢颜?

来源:雷宇丹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