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滞留机场与Joe Satriani

周末跑出来参加学术会议。

上次参加学术会议还是2018年的秋天,去沧州。那之后没多久就出门访学了。一转眼,过去两年多。

这次是来扬州。2018年夏天曾经来过一次扬州参加学术会议。为了好吃的狮子头,为决心不管怎样,都要来参加这个秋冬之交的会。

吃到了狮子头。重游了瘦西湖、东关街、平山堂。乐莫大焉。

但现在,我滞留机场,等着不确定的航班,已经快到第二天了。

昨天就接到航空公司的信息,航班从傍晚延误到夜里十点多。今天上午又收到信息,称航班延误到次日零点。晚上九点多又收到信息,说航班延迟到次日一点四十。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本来想写点啥,可是脑袋有点糊了。

想起出发前买了耳机转换头,装到iPad上,听起了Joe Satriani。学生时代最喜欢的吉他手,当年听得如何激荡啊。

有些隐隐的伤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伤感。学生时代的细节都记不起来了。恍恍惚惚,几十年就过去了。

会议间跟同门王岩兄闲聊。说起我入师门读书时,李老师差不多就是我现在的年纪。那时候我没有想到自己像老师那个年纪的样子,何曾想一下子就到了。

可是,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好,觉得有愧老师六年的培养。

学术会议上很多学术新人。程老师在群里转发我与王岩兄的照片,称为青年才俊。我觉得那些新面孔才是青年才俊。我是被后浪推回沙滩上的一条死鱼罢。

连海鸥都不肯吃的死鱼。等着太阳、海风,将我朽烂无余。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