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小时候的饕餮盛宴

成年后,涉足社会,各种社交离不开餐桌的相聚。各种美食吃到食之无味,任何餐品感觉味同一出,舌尖上的麻木不知何为美食。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小时候,童年在平淡与期待中度过。记忆中吃到的最多的水果也许只有苹果,且是奢侈品,冬天的村道上,穿村走巷的换苹果农用三轮车周围围满了小孩,妇女。称杆打鼻梁的交易中,大胆的孩子王偷摸一个苹果揣在兜里跑到柴垛后,你一口我一口分给他 的“兵”们,那口香以后,纵然吃过很多不同的苹果,但再也没有那种味道。光屁股趴在滚烫的炕上,祖母掏出钥匙,打开锁在箱子上的“陇东”牌黑锁,那个箱子总是神秘的,掀开箱盖,里面散发出扑鼻的香味,拿出一个苹果,奶奶用刃片刀一圈一圈削下苹果皮,我一个翻滚躺在炕上,嘴张的大大的,用拇指和食指的指尖掐着一端,提的高高的一点一点嚼着,口水从嘴角流出流至耳根,然后用手使劲一擦,那种香至今记忆犹存。

油炸馒头白水鸡蛋,是接待客人的最高待遇,再来两碟咸菜,这样的配伍高贵而奢华。小时候,家里来客人了,小孩子是不能进去和客人一起吃饭的,得等到客人吃完了,剩下的我们才能端到厨房的风箱上去吃。有时候客人吃完了,我们的期待也随之破灭,失望的出去继续玩土。

鸡蛋面是更奢侈的,有一年,家里唯一的牛生病了,父亲请来方圆最有名气的张兽医给牛看病。饭间,张兽医洗罢手,盘腿坐在炕上等待吃饭,正好窜门的邻居进来闲逛,父母便招呼他一起吃,结果,实在的邻居毫不客气的吃了三大碗,兽医吃罢两碗,看样子是还没吃饱,父亲招呼母亲继续端饭,母亲急得团团转,原来是饭没了。没办法只好泡茶,端馒头,让兽医吃,兽医只好作罢,说:吃饱了,不用了,已经吃好了。如此举动,令憨厚的父母颜面扫地,尴尬无比。

那时候,非常期待家里来亲戚,因为有亲戚来,基本都会兜里装几个水果洋糖,一般我都会第一时间盯着人家的兜,猜想有没有装着糖。小心翼翼的剥开糖纸,舔一舔糖纸,然后才依依不舍的把糖塞进嘴里,慢慢品味此刻的甜蜜,糖纸当然不会扔了,抚平夹在书里,拿到学校炫耀吃过糖的证据。然后大肆吹嘘种类和口味以及感想,激情的描述,堪比如今某些“著名”作家的文章。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人情往来,自然少不了疙疙瘩瘩的礼品。水果罐头和塑料包装的饼干当然是最好搭配,客人走时,也会回赠一些差不多等同的礼品,以示人情。这些贵重的礼品要锁在柜子里,是不能随便吃的,要在去亲戚的时候带上,就不用在花钱买了,经济实惠,还有面子。但是也有特殊的时候可以食用。比如,家里人生病的时候,可以打开一瓶罐头,用勺子舀着吃,喝一口沁人心脾的甜水,从嘴唇到牙缝,到喉咙,到胃里都是甜的。感冒生病的时候,晚上母亲总会打开一瓶水果罐头,我们几个你一口,我一口的连吃带喝,那叫一个开心,那叫一个满足。奇怪的是,吃了那个罐头,病也很快就好了,那时候曾经一度,特别期待生病。

小时候吃过的东西,现在看来都很平凡,甚至不值一提。然而,就当时的处境来看,一切都是奢华的,因为当时物资匮乏,几乎家家的生活水平都一样。有短缺才有奢望与期待,当奢望与满足交融之时,一切都是美好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