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国际关系学院92、95群英谱

汪卫华博士的大名我早就听过,那时候,我们都在燕园。听95级同学说:汪卫华颇有学术志趣。共同听孙岩老师课程的时候,见他是个高瘦的普通男生。一转眼,二十五年过去了。他返回了母校执教,和归泳涛博士他们一起,推进着国际关系学院的事业。
现在的国关自然和过去不一样,办公条件,各类软环境都好了。我们,那时候仰望着92级师兄和师姐,他们是先进的有凝聚力的班集体。离京城不远的某省会城市的一年军训耗去了他们无可挽回的光阴。大学教育,不管哪个大,除了硬件,进步的地方您得仔细去找。
我是胆小的人,又不善交际。所以,经常靠近92级、93级师兄,求取经验,缺乏勇气;在95级、96级同学面前又拿不出学长的架子和自己的优势。于是,我的大学时光就这么缓慢地消磨着:看全校学生会竞选,激动啊,师姐当选了,再想看没有了;参加系文艺汇演,出彩啊,过后也没谁来找我签名。还有,我们系辩论队那口才,给我一万个胆子,无数天自由时间,也弄不成人家那样。
我依旧仰望着92级,平视着95级。给94级丢脸,我还不够格,永远地不用功,永远地默默无闻。仰望的,平视的,有一部分被我记住了名字。但有些人在我心目中大放异彩是在毕业以后:
王钦刚师兄,山东即墨人。我是先喝了即墨的北派黄酒,才知道师兄是即墨人,在北京的时候还没有问别人老家的良好习惯。师兄在证券业打拼,内心也不寂寞,始终用诗歌在和外界对话。我是先关注王钦刚的译作,再关注泰戈尔的。他重译了《飞鸟集》,写了很多古体诗。我动笔翻译日本诗歌以后,日子很艰难,也多次向王师兄请教。山东乃中国南北文化之交界,师兄是山东文化熏陶和燕园文化培养出的令我仰望的师兄。再见面,一定不会赠之以芍药,而是深情北派握手,如果随身带了我翻译的俳句更好。
95的学风很踏实,不张扬。好多95级、96级师弟在日本拿到了博士学位,其间的刻苦与专注值得钦佩,这也是我向来平视而不俯视他们的原因。学术的道路是一条不需要评价的人生道路。我又不是人物品评的专家。据我自己的记忆和印象:归泳涛博士侧重于研究日本外交,而汪卫华侧重于国别政治、政治思想史和国际关系理论。他在上海的时候也写了不少非经院派的东西。祝愿他们都更上层楼,越做越好。
汪卫华博士主讲了校友论坛。海报上的他风华正茂,一直成熟稳重的他也步入了中年。他主讲的一个关键词“1848年革命”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场革命可能还有一个另外的观察视角:各国的历史教科书到底怎么评价1848年革命?我在韩国的历史教科书上看到了几幅1848年革命的插图,貌似波澜壮阔的样子,评价不低。
这算什么群英谱呢?突出名字的就这么几位。
我的水平很难给师兄师弟师姐师妹画像,又没表扬自己,怎么不算群英谱呢?。我是个心里有谱的人。梦不会母校,心常在国关。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