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卖油翁》赏析

陈尧咨也算是位名人:陈家一门显赫,兄弟三人同是进士出身、官高位显。大哥陈尧叟官至枢密使,拜右仆射;二哥陈尧佐更是做到百官之首的宰相。陈尧咨的学问不及两位哥哥,却侥幸中了状元;先是替皇帝起草文书,又以龙图阁学士知开封府,最终拜武信军节度使,死谥“康肃”。史书说他“善射,尝以钱为的(的:靶子),一发贯其中”(《宋史》卷二八四《陈尧咨传》)。他也为此自鸣得意,以春秋时神射手养由基自命,自号“小由基”。——这便是这篇小说的背景了。

不过陈尧咨在小说中并不是主角,主角是那位身份微贱、连姓名也不曾留下的卖油翁。他在陈家园囿边观看陈尧咨射箭,却并不惊讶赞叹,只是“微颔”而已。这不能不引起了陈尧咨的不满,连连发问:你也懂得射箭?难道我的箭术不精?卖油翁一句“无他,但手熟尔”,更令陈尧咨火冒三丈:你怎敢小看我的箭术!

司机随笔的图片

卖油翁不与他争辩,只是以“酌油”的本领来佐证自己的观点:他以杓舀油,从铜钱孔中注入葫芦里,铜钱竟不沾湿。这种本领,显然要比陈尧咨“发矢十中八、九”高明得多。事毕,当老汉再次重复“我亦无他,惟手熟尔”时,气势汹汹的陈尧咨也只好自寻台阶,“笑而遣之”了。
这个故事不仅说明了熟能生巧,也告诉我们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更不可因一点小成绩而沾沾自喜。

原文赏析:陈康肃公[善射,当世无双,公亦以此自矜。尝射于家圃,有卖油翁释担而立睨之,久而不去。见其发矢十中八、九,但微颔之。康肃问曰:“汝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翁曰:“无他,但手熟尔。”康肃忿然曰:“尔安敢轻吾射!”翁曰:“以我酌油知之。”乃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覆其口,徐以杓酌油沥之,自钱孔入而钱不湿,因曰:“我亦无他,惟手熟尔。”康肃笑而遣之。此与庄生所谓“解牛”“斫轮”者何异。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