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可以放书的地方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第一个专门放书的地方,是抽屉。那是我买了第一本书——一本连环画之后,母亲清空了一个抽屉,告诉我,以后凡是我的书就放在那里面。那时,我还没有上学。
上学以后,我读书的贪得无厌、买书的毫无节制,立马尽显无疑。很快,那个抽屉就被塞得满满的,再也容纳不下。母亲叫我一起上山,砍了一棵松木,给我做了两只书箱。书箱肚大能容,我那一堆小书终于不再无处安放。可惜,一九八九年,山洪暴发,溪水暴涨。我家水深及腰,坛坛罐罐,木头家什,在水中浮沉。担心泥墙倒塌,家人忙于逃命。待大水退去,家里已经一塌糊涂,书箱翻倒在满地淤泥里,我的藏书荡然无存。
我的第一个“书架”,其实不是书架,而是衢州师范宿舍墙上的两格储物架。只不过被我用来放书,成了事实上的书架。当然,这个“书架”是那么的小,根本容纳不下我源源不断添置的杂书。于是,床靠墙的一边逐渐被书蚕食,以至于成为“书架”事实上的一部分。幸好,我与书无争,夜眠三尺,相安无事。
工作之后,我的“书架”陆续演变成两块砖头与一条松木板、一张破旧的学生桌、一张老得不知年岁的办公桌……直到步入新世纪,我所在的乡村小学集资建房,才终于有了整堵墙那么大的书架。我的全部藏书放上去,还显得空空荡荡的。那段时间,我买书无所节制的秉性彻底爆发,隔三岔五到城里,一买就是一大堆。其实,有些书买了,也没有去看。但是书迷和财迷是颇有共通之处的——财迷的很多钱财只是账户上的数字,不是用来消费的;我的一些书只是在书架上摆着,大概是不会去读了。我相信,财迷看着账户上不断变大的数字,书迷看着书架上日益增多的图书,内心的满足感应该是相同的。
再后来,我把乡下的大房子置换成了城里的小房子。原先,我毫无节制地释放自己买书的欲望,此时终于成为小房子无法承受之痛。无奈,只好用门板和条凳,在架空层里搭了个架子,把那些不太常用的书用纸箱和尿素袋装好,依次搁在架子上。
每次,进入架空层,看到这个寒酸到变态的书架,心里总有无可名状的憋屈,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书。而这些书,在我一次忘记锁上架空层的时候,尽数丢失,估计是被收废品的顺手掳去了。
再后来,我在西区一隅置了房产。装修的时候,我向妻子建议,在客厅餐厅卧室做一些小书架,既是一种装饰,又能弥补书房太小的不足。当时,妻子不以为然,我也没有坚持。
不过区区六年,书房里已然书满为患,好多书被迫安家在客厅的电视柜上,添置书架的事儿重新被提上议事日程。是买书架好,还是做书架好?是铁艺的好,还是木头的好?是老木头的好,还是新木头的好?是一口气多做几个,还是先做一两个?……真要付诸实施时,需要考虑的问题与细节还真不少。
既然还未考虑成熟,就让这些书先随便放着吧,反正不急。更何况,我没有在书房里正襟危坐读书的习惯。
在我看来,书桌、茶几、餐桌、沙发……凡是可以放书的地方,都是书架;餐厅、卧室、洗手间、阳台……凡是可以读书的地方,就是天堂。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