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乡村的男孩,十有八九都皮实,母亲们直呼“铁面皮”以解恨。

司机随笔的图片

乡村的男孩,十有八九都皮实,捣蛋,到处制造麻烦,母亲们“拳头捏出水”,直呼“铁面皮”以解恨。

邻居小伟,一个成天被他母亲追着打的“铁面皮”。他长相粗糙,性格放犷,喜欢恶作剧。他每天在村子里横冲直撞,所到之处准会鸡飞狗叫,噪声冲天。这家的鸡蛋不见了,准是他拿了吃掉啦;那家菜园的栅栏门倒塌啦,准是他用脚踩烂的……小伟的恶作剧可谓村人皆知,他母亲时刻都在担惊受怕。不过,小伟的奶奶特别宠爱这孙子,小伟一旦犯事,奶奶准会挺身庇护的。
这小子,喜欢爬高,他经常跨在村中老樟树的树干上,唱着不着调的歌,惹得大家哈哈大笑。有时,他隐匿在枝叶间,在人们经过之时,突然大喊一声,把人吓得屁滚尿流。大人们会骂他没娘老子教的,孩子们被吓得哇哇大哭,而他却在树上笑得前仰后倒的,着实可恶!想惩戒他没那么容易!没等到他母亲轮着扫帚赶到树下,他早就滑下树干,逃之夭夭,杳无踪迹。
小伟的所有故事里,有一件事非提不可。夏日一天,趁着大伙跳到河里洗澡,这皮孩子动作麻利地将大家脱下的衣裤抱起就跑,还一边喊:快来看呀,大家的衣服飞走了。有人从河里爬起来追赶他,他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衣服统统丢到河水里去了,遭到一溪玩水人的唾骂。这一次,小伟的父亲彻底震怒啦!他父亲虎着个脸,将他绑在门前的棕榈树上,剥光衣服,用青竹嫩条狠狠抽打。“还要不要这样铁面皮?今天打死你!”父亲将多年来积攒的愤怒全都发泄在这一下一下的抽打中。母亲、奶奶在一旁眼泪横流,你一句我一言道:“快认个错!”“快说再也不这样啦!”
但小伟丝毫不怕,笑嘻嘻地面对父亲的毒打。直打到小伟的背上红条遍布,鲜血绽出,直打到父亲的手都软啦,他还是咧着嘴,昂着头,真正的不怕痛。小伟可算得上村中的“铁面皮”之最厉害的。长大后,小伟倒也有出息,娶妻生孩,再也没有闹腾出什么故事来。或许,他小时候顽皮够了,大起来也就安分起来。可以说,每一个小孩子,其成长的过程总是闹腾的。
读书期间,我也曾遇到过几个不爱读书、只爱捣蛋的“铁面皮”。老师对付他们得用绝招:动辄将扫帚甩过去,一枪打准;动辄拿起粉笔盒砸过去,粉笔盒在课桌上开花;动辄拉他们到太阳底下暴晒或关在门口吹冷冷的风,但这些“铁面皮”却一直很嚣张。
在小学时,“铁面皮”们较易征服,叫他们到办公室罚做作业,或罚扫地,他们很少敢抗拒的;但到了初中,没有实力的老师根本hold不住。

村支书儿子海,一上数学课就趴桌入睡。数学老师很生气,用粉笔头瞄准狠砸,但哪怕是砸醒啦,这小子还能换个姿态,眯着眼睛,很快入睡。由于长期不听课,不做作业,考高中时,这厮的数学成绩是零分呀,我们都替他害臊!
公社书记儿子磊,更是一个十足“铁面皮”。他上课倒不睡觉,但总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找人说话。声音很响,常常将老师的讲课声音压下去。老师当然要管啦,所以每一节课都要叫他站起来,甚至关到门外,”眼不见为净”。所以,这小子几乎没有上过完整的一节课。当时,我们都希望这小子生病请假,不要来学校,那样,我们就可以安心上课啦。但是他,身体怪棒,天天出勤。所幸这小子体育特棒,校运会上拿下两个第一,全班师生也就宽容了他。
乡村男孩大都是调皮捣蛋的。他们精力旺盛,想法离奇,每天不弄出些事儿来就像是没有好好活过似的。因此,即便大人们千叮万嘱,男孩子们总也“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我行我素,该干嘛干嘛,不折腾怎么成呢?小祖宗们,时时刻刻都会出幺蛾子,出状况,大人们防不胜防,防无所防。所以,这生硬的“铁面皮”称呼,不时在母亲的嘴巴里喊出来,之前还会加上“要命的”。要的是娘的命哪!
要问“铁面皮”啥时才能消停下来,除非他们玩累了,去会“周公”之时。可怜的母亲也只有此时才能长吁一口气,千斤担子暂时卸下。但要知道,当太阳再一次光照大地,母亲们还得重新提起精神,用十二分的神气来抗衡自家终日惹事的“铁面皮”们。
哎!这日子哪天才是个头啊?还是生个闺女省心呀?但也不尽然,女孩中也有“铁面皮”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