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红盖一掀,不是大喜就是大悲

“唉?听说谢府小姐穿着喜服逃了,原来是去看那位逝世的公子了。”

“这算什么!”

“邪门的是,有人亲眼看见一具枯骨穿着殓衣去接她。且看那骷髅的手里还提着红灯笼,嘴角扯着阴恻恻又能琢磨出点温柔的笑来。”

“那位公子是曹家二少爷?”

“可不,只见曹家公子轻轻牵起谢府小姐的手,来到了一副灵柩前。”

二拜高堂

黄道吉日,谢府嫁千金。本是喜事一桩,但偏偏谢府小姐与那曹家公子,打小青梅竹马,早已私定终身。前来下聘的朱员外,绑了曹家公子,她愿嫁,他方平安。不料,喜轿刚进门,棺材便抬了出来。谢府小姐从丫鬟口中得知,是曹家公子的。顿时万念俱灰,趁着大夜迷蒙,一身红衣朝那乱葬坡去了 … …

“小姐可想好,这一去怕是不能再回了!”

“我不去,曹郎不会恼?”

说罢,那骷髅便推开棺木板,搀着那位红衣美人儿跨进了棺材。

生前未将汝来娶,黄泉路上吾来迎。我记得祝英台就是这样脱掉红衣,奔向梁山伯之墓的。

夫妻对拜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响板红檀,说的轻快,着实难猜。古时候,红盖头对女子而言,无比重要。唢呐一出,红盖一掀,不是大喜就是大悲。司机随笔的图片

唢呐一生听两回,或喜或丧。一听,月老牵红线,红衣翩翩,与子永携。再听,孟婆断情丝,白衣当头,与世隔绝。洞房花烛,起舞纤纤。奈何桥边,烛影帘帘。这边张灯结彩,那边白衣素缟。终是红衣进,白衣出,青灯一盏,泪两行。以月老开始,以孟婆结束。唢呐一起,步入洞房,唢呐一下,送归尘土。

问菩萨为何倒坐?叹众生不肯回头。世间万物皆姻缘合和而聚,物灭而散。受了受了,受了便了。

双喜才是囍。

最后,只闻得那谢家小姐娓娓细语着:我如此活过,羡煞世人。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