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那些年的午睡趣事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从小学到初二,我在炉头小学求学。在那些烈日红火、高蝉长鸣的时光里,午睡的记忆很深刻,午睡的故事好精彩。
学校西边,有一条小溪由北而南静静流淌。酷热里,那清凉的溪水,无疑是人们纳凉最大的诱惑。回家吃过中饭,谁会想回到闷热的教室里午睡呢?于是,有些同学为了要躲过午睡,就常常跑到小溪边,漾在柳树下的水潭里享受呢。
四年级时,一个特别闷热的中午,我们全班女生相约去了小溪。但当我们伏在柳荫下的溪水里享受时,一个声音在头顶炸响:“快点穿上衣服,跟我回学校。”抬头,班主任蒋老师站在河堤上,满脸怒色。
我们惊恐万分,慌张从水里爬将出来,头发淋淋漓漓的。不一会儿,我们十几个女生,就被蒋老师押解回校。接下来的时间里,蒋老师是大动肝火,疾言厉色;援例讲理,谆谆教导,总而言之,要对自己负责,珍惜生命。
一番长篇教育后,蒋老师亮出的一招,我们很熟悉:集体在太阳底下暴晒。同去溪水里浸泡享福的同学,都无奈地站立在太阳底下受罚。因为人太多了,大家到是饶有兴致,你看我,我看你,心里窃喜着,热闹地接受毒辣的惩罚。

太阳下的受罚结束后,紧接着蒋老师给出背书两篇的处罚。那个下午,我们被蒋老师命令着做这做那,着实辛苦。你问可以违抗吗?万万不行的。因为如果不执行,就要通知家长。而我们的爸妈都太忙,哪有时间来学校?如果爸妈来学校,事情就闹大了,我们就得吃不了兜着走。当所有的惩罚结束,我们从内心知道自己做错了,发誓再也不会犯第二次了。这一次的教训让我终身铭记。
这次的午睡受罚让班里的男生们大为兴奋,特别是三土那个“小乞丐”,培根那个“鼻涕虫”,站城门观火,不亦快哉!因为平日里受蒋老师宠爱的女生,今天被无休止的责罚,这简直就是苍天有眼,替他们报仇雪恨了。
自从这次被罚后,我们女生再也没人敢去小溪里泡澡了。倒是男生中,总是无惧无畏者大有人在。
我们校园里,中间有个小操场。那里经常有男生被罚晒太阳,少则三五人,多则十多人,来自不同年级与班级。这些学生都是午睡时间跑去溪水里玩水的。值日老师一抓一个准,哪怕你伶牙俐齿的,也逃不出老师们的火眼金睛。那评判标准够简单的。将迟到者拉到眼前,拽住一只胳膊,老师用手在手臂上轻轻一划,一条白白的线,那是水泡出的印记。再不服,拉起短袖,在后背上一划,白线分明,顿时傻了,点头认罪。于是被罚,站立操场中间暴晒,与太阳光较量。那时候的男孩子都够皮实,活蹦乱跳的,晒上十几分钟,哪怕半个小时,也没有人倒下的。
而午睡时间里,教室里其实很少有人睡得着的。因为我们每天天黑入睡,太阳晒屁股时方起,睡眠时间相当充足,所以午睡时间大抵睡不着的。所以,操场上发生的事件,我们都能用耳朵一一记下。调皮的男生会从班级后门蹿出,向着操场上的受罚者做鬼脸;操场上的调皮鬼有的用拳头示意,有的用鬼脸回应,一时间操场上与教室里互动频频,煞为热闹。值日老师一声断喝,惊吓住每一个参与者。你伸舌头,我缩脑袋,一时安静下来。只留下火辣的太阳光在欢跳,大檀树上的众多知了在长鸣……
期待的午睡结束铃声终于敲响了,同学们欢呼着从教室里奔出。而被罚站的同学们就成了校园里几百双眼睛的焦点。这时,那些站着的顽皮鬼在众目睽睽之下,终于有了一点难为情起来。“看什么,去去去,有什么好看的。”大一点的孩子有些动摇了,他们的目光闪烁起来,在寻找值日老师,希望老师快些来解救他们。
往往要在下午第一节课铃声敲响时,值日老师才从办公室里缓缓走出。值日老师手一挥,那些犯事的同学就拔腿逃向教室,惩罚结束。操场上瞬间安静下来。
第二天午睡时间,操场上还会上演这样热闹的一幕,只是违规犯事的男生会有所不同。但是一个午睡季节下来,小操场上轮番登台的“演员”就是那几个熟悉的面孔……这些调皮捣蛋的男生就是各班各年级的“可爱宝贝”啦。

当然,午睡时间,也有着好笑的事情发生的。我班里的“小猪”最好睡,常常是下午上课铃声响起,他还在呼呼大睡,简直比猪还会睡。我们全班同学总是齐声山叫,他才会惊醒,抬起口水涟涟的脑袋,眼睛紧闭,惹得我们哈哈大笑。但很快地,没等老师上课,他的脑袋又粘在课桌上,进入梦乡……
睡在窄窄的板凳上,经常有人从板凳上摔下;我们的教室、走廊是地砖砌成的,班里的男生索性睡在地上,或走廊上,横七竖八的,不讲究什么姿势;虽然有时心里不想睡觉,但知了声声催人睡,不知不觉的,每个人总有睡着的几回。
后来,读高中,读大学,也有过午睡,但不知怎么的,这些时间里的午睡故事都不够精彩,也记不起来了。惟有少年时的午睡故事鲜活光亮,和着声声蝉鸣,融入红红艳阳,愈来愈清晰地响起在我的生活长河里……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