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江南的冬天是个好季节

司机随笔的图片

似乎在一转眼之间,秋天那金黄肥硕的田野,卸下所有的衣饰,大地袒胸露臂,显示其阔廊的风姿。
这个时候,冬风探头探脑,飞翔于天宇。冬风乌黑的大眼睛看傻了:这么空旷的原野,等待着我自由来往,我要做点什么才行呀?
做什么呢?农民最懂原野的心,最称冬风的意。父亲笑呵呵地挥舞着健壮的手臂,撒下粒粒紫云英的种子,在黑黝黝的沃野上。不消几个昼夜,田野上就露出一个挨一个的绿色小脑袋,连成一片,宛如绿色飞毯,似乎从天而降。绿叶上还缀着一颗颗晶莹的露珠,闪烁着清亮的光泽。顿时,像是变魔术似的,大地显出茂密生机。
有些年份,父亲也种小麦。将田块整理齐整,划出一条条等距的坑,再将用肥料混合好的小麦种子轻轻撒下,最后用锄头将坑填满,盖上稻草。不消几日,泥土里的小麦种子就偷偷露出嫩黄的芽儿,似乎是约定好的,在某一个早晨,小麦苗油油的,嫩嫩的,齐刷刷地长在田地上。父亲看到了,笑眯眯的,心里开怀。是啊,这油绿绿的小麦苗就是冬天送给农民的一个美好梦想。父亲们开始盼望着下场大雪,以期来年好收成呢!
还有些田块也不恼,它们在等待着另一种生命的光临。油菜苗已经摇摇摆摆,踮起脚尖,在翘首自己的归宿。那被整理整齐的一垄垄田地,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露出暖暖的笑意。这里正是油菜们安家的好去处。选择一个晴暖的日子,农民们开始吆喝着种油菜。只见农民们的大手快捷地拎起一颗颗粗壮的油菜苗,放进一个个挖好的小坑里,再拨拉几下,油菜苗就立正,向前看齐。风儿过来,苗儿欢喜,跳动起来,似乎还听得到油菜苗们“咯咯”的笑声。
在我的少年、青年时代,我就是一个吃着番薯,扛着锄头,挖地、整田、拔苗、浇水的人。记得父亲的油菜要种到山坡上,我呢,帮忙给油菜苗挑水浇水。其时,我似乎是个很有力气的人,尽管我是个姑娘,但父亲认为我可以干更多的活。于是我就挑上水桶,跟着父亲去种油菜。

印象最深的是,我放学回家后帮父亲种油菜的琐事。傍晚时分,夕阳红彤彤,散发着柔丽温暖的光芒。我,赤着脚,高高挽起裤腿,在黄色的泥路上一步步向上走,直到爬上山坡。凉风掠过我的头发,我的汗珠又细又密,脸蛋红扑扑的,心里热乎乎的。父亲弯着腰,在金光中,挥动小锄头,种油菜苗。用他的欢喜与认真,将油菜苗送到指定的地点,一丝不苟地。我呢,挑上半满担水后,放下,看父亲在用心种苗。然后又开始从山坡上走到河边,将水桶倾入水中,提起来,就开始踏着黄泥路,一步一步走上山岗去。夕阳金色的光芒,在我的肩上、手上、脚上跳动着,我的心儿很是欢快。这样的时光里,父亲沉默的时候多,我呢,喜欢有一句没一句地随性问话,父亲总会含着笑回答我的十万个“为什么”。父女俩的声音在宽阔的山野上柔和地回响,徜徉开去……
与父亲一起种油菜的场景,似乎是我读初二初三那两年。等我上了高中以后,也就再也没有与父亲一起种过油菜啦。所以,这样的场景留在生命的长河里,总能在冬风飘起的时候,翠亮亮地呈现在我的脑海里,那黄泥丘陵,那条清流,那弯腰沉默的父亲,父亲含笑的眼睛,父亲和我说话的欢快……都一起向我涌来。我特别喜欢这段记忆,爱劳动的我,健壮的父亲,我们的心贴得好紧,在父亲的目光里,我好是惬意,自由。在这以后的日子里,我再也没有过这样的轻松,这样的热爱着自然。
父亲是个勤快的人,他看不得土地空着,他总会将土地整理齐整,撒下一些种子,于是各种植物就开始扎根。父亲播下豌豆、蚕豆种子,绿意盎然。父亲菜地上的白菜、萝卜,更是嫩绿喜人,莴苣、芹菜等蔬菜,也排着队兴奋着。父亲田地上的冬天绝不会孤单寂寞。
母亲虽然不擅长冬种,但母亲喜欢晒冬。番薯片,冻米,萝卜丝……摊在晒垫上,放在撑起的架子晾晒。印象中最美的景象是:早晨,露挂草尖,或白霜铺地,初阳红艳,母亲和我们一起抬着晒垫,走向田野,每个人的脸上都红彤彤的,幸福的神情每每想起都温暖。

家家户户都在晒冬。红的番薯片,白的冻米、年糕片,彩色的猫耳朵片等,在村庄附近的田野上,沐着冬天红红的阳光。天空高远蔚蓝,远山静默含笑。村庄在默默地沉睡,孩子们的欢叫声和母亲们的木槌声回荡在村庄的每一个角落里。
江南的冬天是个好季节,处处有着蓬勃的生机。冬种,为冬天的田野播种蓬勃的生命;晒冬,让村庄的冬天美妙多姿。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