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品人世间万般滋味,不亏负自己,亦不辜负岁月

司机随笔随园食单的图片

读书,是从生活的一地鸡毛中挣扎而出,用囿于俗务的双手捧一本书,慢慢潜入墨香,品世间滋味,如同赴一场未知的邀约。
读书有时如家常小聚。袁枚的《随园食单》食材辟十四单,烹调分十二法,菜式南北兼收,隔着两百多年时光娓娓道来菜品的风韵。一道最家常不过的炒肉丝也讲求“去筋襻、皮、骨,用清酱、酒郁片时”,油须得菜油,醋用“一滴”,糖洒“一撮”,佐以葱白,大火起锅“尤香”,仅一阅便不由食欲萌动。而最具意趣的当属“寺院菜”,扬州定慧庵好煨制木耳、香簟、菌菇,素面“极精”;南京朝天宫的道士擅于蜜酒酿煨黄芽菜心,“上口甘鲜,肉菜俱化,而菜心丝毫不散,汤亦极美”,晨钟暮鼓因这一道菜平添了几分烟火气。通读下来,尘世间的纷扰繁杂似乎也与河鲜杂素一并煎炸蒸煮了去,生活在炊烟朦胧里成了一首悠闲适意的田园诗。
读书有时如侍花饮茶。《红楼梦》中妙玉煮茶可以说是将“雅”写到了极处:待客用“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小茶盘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水是“旧年蠲的雨水”,俗人如我为这煮茶的心机大为惊叹,不知这一杯老君眉该是如何茶香袅袅。及至妙玉用“五年前在玄墓蟠香寺收的梅花上的雪”另泡出一壶“梯己茶”,茶器换作名家珍玩,惹得宝玉大赞“入口轻浮无比”,读来已是齿颊生香,世家历久积淀的雅意跃然纸上,可见一斑。

读书又如把酒独酌。年少时读诗词,尤钟爱晏小山。“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的情切,“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的哀婉,“沉鱼浮雁,终了无凭据”的神伤,无一不令人动容着迷。金鞍公子纵横诗酒,才情卓然,一朝家道中落,却不傍贵人之门;遍尝人世冷暖,然“人百负之而不恨”,痴情至性终不移——生活虽将灵魂困于阿堵物,我仍有选择清风明月的自由。
读书还如与小儿嬉闹。为人母后,曾经长期占据我案头的文集杂记失却了半壁江山,换作各式各样的绘本挤挤挨挨叠作一堆,耀武扬威,大有睥睨众生的姿态。若有闲暇,我和孩子常相拥共读,书声里有四季花香,有古堡农场,有虫鸣蛙响和回不去的旧时光。她的眼里倒映着奇妙与渴望,我的心间蒸腾着童趣和怀想,油墨香在我们俩的小世界里缓缓流淌……
我们的一生很短,短到嬉笑怒骂回首即是百年;我们的一生又很长,长到寻不见热衷沉迷的事物便索然无趣。所幸,我愿挣出生活的困顿,用囿于俗务的双手捧起一本本书,随墨香赴一场场未知的邀约,随书页至行迹不达的远方,品人世间万般滋味,不亏负自己,亦不辜负岁月。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