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到家,雨停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一夜大雨到天明,早上转了阴天。这是母亲最爱的天气。果然,早饭后母亲说要出去走走,还穿上了我姐给她买的新衣裳。
“嘭”,门碰上了。我透过厨房窗子看了一眼母亲的背影,继续拾掇鸭子。刚刚把鸭子炖上,忽然高处有什么东西轰然落在雨篷上,惊得我猛抬头,原来是雨下来了。只一瞬间,四面里烟瘴腾起,天地间拉起了密不透风的水帘子。
我赶紧叮嘱小伟看着火,拿了两把伞,出门找母亲。
开车沿江边缓行,一直不见母亲,打手机也没有人接。我把车子停在景观桥头,打算去江那边寻找。母亲喜欢走对面的小路,因为花树多。这时,母亲回电话了,说在江边一个工具房的屋檐下避雨,叫我不必担心,她有伞。我说我已经在桥上了。
母亲很快出现在桥的那头。她穿上了长外套,人看着更矮了。她原来可没有这么矮,用她自己的话说是“老了,活抽吧(意思“收缩”)了!”我却认为这是她胸椎骨折的后遗症。
母亲是很注重仪表姿态的,我脑子里现在还存着她昂首挺胸、走起路“噔噔噔噔”、意气风发的镜头。那时她已年过四十,却像一个年轻姑娘,而今朝我走来的是一个标准的年逾七旬的老人——摇摆、缓慢,努力地挺着身板。
母亲显得很不好意思,抱歉地笑着,说自己“太幸福了”。
我曾经一度为母亲的谦卑纳闷,好比今天,我跑来接她一下又会怎样呢?她曾经在风雨里接过我多少回了啊。

其实,母亲的心理活动我是不难猜到的:这一,她从来好强,不喜欢给人添麻烦,不愿意成为别人的负担;这二,人上了年纪,退出了社会活动的中心,不管乐不乐意,都必须习惯冷清、寂寥,一旦被人关心关注,就会觉得特别感动,哪怕对方是自己的孩子。
回去路上,母亲又开始感慨起自己的幸福,然后说我父亲命苦,一辈子没享过什么福。这是时常上演的两部曲。我安抚母亲道:我爸退休后也享过几年福的……(确实,也就那么几年)。
母亲没有听见我的喃喃自语,继续说她的:你爸那时候在外地做工,没日没夜地加班,连日子都过糊涂了,要回家后才习惯星期几是星期几……对了,今天是父亲节,还让你这么跑来跑去啊!唉,都怨我!
我沉默了。从后视镜里能看见自己紧抿着的嘴唇,薄而紫。而脑子里面,父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放下书本,摘下眼镜,白发换成了青丝,幻化成了一个头戴安全帽,一身灰色(或黄色)咔叽工作服,身背工具袋,埋头工作的安装工人……这是年轻父亲的形象,是我年幼时他的形象,是我新发现的他的形象……正在被我加入到故事大王的形象、帅哥形象、文艺青年形象、大厨形象、统治者形象……中去。
以后但凡见到安装工人,就会想起父亲,这是一件好事。我最近总是在想,等有那么一天,我见一山一水,如见至亲,应该就不会输给尘世中的痛苦了吧。
到家,雨停了。远远看见小伟的脸贴着窗子,鼻子是扁的。一见到我们的车子,他就跑了。
屋里都是炖鸭子的香味儿啊。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