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秋天里的故事

司机随笔的图片

晚饭后,照例是带着小狗米多去散步。
依旧是走江边悠长的小路,虽是初秋,江边的小草已微黄,在秋风摇来摆去,显得有些落寞。江水褪去了暑天的热气,代之清凉的感觉,起了褶皱,在傍晚的余光中发着清亮的光。
我放开小狗,它撒欢奔向草丛东嗅西闻,散步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不远处的大树底下,是一对母子,那个穿着蓝色校服胖胖的男孩正在学滑板车,他蹦跳着双脚踩上滑板车,一不留神一屁股蹲坐在地上,让人忍俊不禁。我眺望远处,米多忽然匍匐下来,对着草丛蹦来跳去,发出啊呜啊呜的叫声,我走近一看,哟,草丛里躺着一只还没满月的小猫!显然是米多惊扰了它,它挪动起来,发出“喵喵喵”的叫声。
借着昏暗的光线,我看清了那蜷缩着的小猫,黄中带白的毛,瘦弱的身子,小脑袋圆圆的,两只眼睛闪闪发亮,像两颗宝石,因为还是幼崽,走路还不稳当,走了两步就软软地趴在地上,继续“喵喵喵”地叫着。

小猫的叫声吸引了散步的人,大多看了两三眼就走了。大树下那对母子走了过来,那个胖男孩停下了滑板车,睁大了亮晶晶的双眼,惊喜地看着小猫,叫道:“妈妈,有小猫啊!”说着就伸出手去抓,妈妈阻止了男孩:“有细菌病毒,还没打过防疫针呢,不要碰它。”小男孩四下寻找:“小猫的妈妈呢?它怎么会独自在这里呢?”我也四处看了一下,说:“这么小,或许是被谁扔在这里的吧。”小男孩着急起来:“它没妈妈了?太可怜了,它吃什么?它会饿死的,妈妈!”他把眼光投向妈妈,显然是让妈妈拿主意。
孩子的妈妈翻遍了包包,找出了一根火腿肠,扔在小猫身边,可是小猫太小了,它应该还是吃奶的阶段,它“喵喵喵”地叫着,小男孩拿着火腿肠逗弄着它,可小猫只是躲了躲,又趴下了。此时米多也静静地趴下来看着小猫。男孩看看米多,又看看幼小的猫咪,再次把乞求的目光投向他的妈妈:“我们收养小猫好不好?它吃什么,喝什么?还有,还有,天凉了,它会冷的。妈妈,我们带它回家好不好?”
孩子一边说一边拉扯着妈妈的衣角,孩子的妈妈用力挣脱了孩子,说:“你以为养小猫是好玩呐?要喂它,要给它打预防针,给它洗澡,这么小,只能喂奶粉,夜里还得喂……哪有神气养,妈妈养你个孩子都累坏了……”孩子的妈妈转身看见了我和米多,“你问问这位养狗狗的阿姨,是不是很辛苦?”我点了点头:“是的,它那么小,养大它是不容易哦。”男孩一个劲地说:“我养,我养,我每天早早做好作业喂它,给它洗澡,夜里我调闹钟,我喂它喝奶。妈妈,你就答应我吧,你看小猫多可怜,它一定怕黑,它一定饿了,我们抱它回家吧!”他不停地叫着,小猫乖巧地蹭到他脚边,一声不吭。小男孩试图抱起小猫,可是被妈妈拉走了。他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被妈妈拉着走,我似乎看见了他泪光盈盈,那只小猫忽然又“喵喵喵”叫起来。走出五十米开外的小男孩突然挣脱妈妈的手,拼命跑过来,奇怪的是小猫立刻停止了叫声,小男孩蹲下来,对着小猫说:“你乖乖的,我明天放学后来看你,给你做个窝,再给你好吃的。但是你一定不要乱跑,否则我找不到你…….。”说着这孩子竟然落泪了,一瞬间,我心里酸酸的,也暖暖的。站在远处的妈妈默默地看着,悄悄地走过来,拍拍孩子的肩膀,拿出一个袋子,小心翼翼地捡起了小猫,对孩子说:“我们去给它打针吧,对了,给它取个啥名字?”孩子愣了愣,突然破涕而笑,拉起妈妈的手,踏上滑板车,快乐地向前飞驰,妈妈带着小猫一路小跑。夜幕降临,江边已模糊,只看到远处的星星点点,呼呼的风声中传来男孩快乐的喊声:“小猫咪,我们回家喽。”

望着眼前的一切,秋风正凉凉地荡漾开来,江水在月光的映衬下格外清亮。我唤回了米多,慢慢走回家。我突然觉得这个秋天不再萧瑟,不再寒凉,因为这个小男孩用他的善良温暖了秋天,整个秋天都会是温良如玉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