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闲话白菜

再过十多天就,“立冬”了。农谚说:“立冬不起菜,冻了莫怪。”大白菜虽然耐寒,但是,立冬节气常下雨夹雪,倘是雨夹雪灌进直立的白菜心里,不冻才怪。因此,立冬前后一见天空飘雪花,菜农首要做的是用镐头把白菜从根削断,放倒在地上。雨雪灌不到菜心里,大白菜最多冻点老菜帮子。
司机随笔的图片
霜降前后,白菜逐渐长成,叶子摊开,好象身穿绿衣白裙的女孩伸开双手要拥抱蓝天。白菜中间的心开始抱团了,整棵白菜像莲花,有了上大下小的圆柱形。农民便把最下面的老叶子同圆柱形的心一起用白薯秧扎起来,一排排,蘑菇似的。不久白菜心抱实了,摸上去硬邦邦的,带着弹性。
立冬以后,白菜就上市了。每年一到这个时节就到了冬储“爱国菜”的时候。菜店会联系汽车把白菜拉到胡同口,于是家家窗台上、门口边就会堆满码放整齐的大白菜。

在我的印象中,白菜始终那么温顺,随和,而不失个性,让人无法拒绝。白菜性格随和,可炒,可炖,可蒸,可煮,可凉拌,可包饺子,也可炸丸子。白菜交友温顺,可以和猪肉搭配,也可以和羊肉搭配,可以和豆腐交友,也可以和粉条作伴。白菜也不怕孤独,独自下锅时,可酸辣,也可醋溜。不动火,白菜也可以坦然面对,不论老腌还是暴腌,白菜都有自己的味道,也许这就是白菜的个性吧!

曾有骚客作诗日:“白菜是最白的女人”,事实上,白菜也是最有才的君子。它有才华不露锋芒,有姿色不着声色,在争红斗艳的菜架上,只有白菜,安静朴实,发出玉一样的光泽,只有白菜大而皇之地登上华丽的画布,成为名画,只有白菜被艺术家用美玉雕成价值连城的艺术品。

其实,在没有大棚菜之前,冬天除了萝卜白菜外,偶尔也有一些别的蔬菜,人们称之为细菜。细菜只能用冷藏的方法穿越寒冬,其价格便可想而知。人们不会忘记:一家人像菜叶一样围着菜心聚在一起,过着贫穷但是快乐的美好时光。
我最爱吃白菜馅饺子。冬天的大白菜甜甜的脆脆的,无论牛肉、羊肉,还是猪肉都能与它配伍。白菜本无味儿,配上什么肉就是什么肉味,如果做猪肉白菜馅,俏点儿韮菜,更别有风味。白菜做素馅也很好,馅里放点儿炸咯吱,炒鸡蛋或者虾米皮,再搁点儿香菜、粉丝、酱豆腐,倒上点儿香油,别提多好吃了。

冬天,外面北风呼啸,天寒地冻;家里一家人围坐,热热乎乎地吃顿饺子,再喝点儿小酒,温暖和幸福便从心里涨出来!
朴实无华的白菜还能做出许多朴实无华的美食。老北京人喜欢的芥末墩儿,东北人爱吃的酸白菜,朝鲜族人离不开的辣白菜,还有白菜熬豆腐,白肉炖白菜,羊汤烫白菜,白菜汆丸子等等。最简单的糖醋白菜丝是大人孩子口中的最爱。我想:这些好吃的你也爱吃吧?

如今,人们的日子好过了。蔬菜种类多了,细菜走进寻常百姓家。肉的品种丰富了,成天吃着鸡鱼肉蛋,生猛海鲜,白菜几乎摆不上桌面了,即使吃一点儿也是只吃菜心,扔掉菜帮儿。但不知怎的,总是吃不出当年的味道,只觉脆而发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思考之余,得出结论:好的东西吃多了,便不觉好,这叫“身在福中不知福”吧?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