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春节遐想

往年正月到来之前,我都会早班儿地置办年货。一来是父母在世时给我留下的习惯,为的是比年底下肉、菜价格便宜,没人抢,买得从容点儿;二来是我总想着把中国人过年的习俗传下去,让儿孙们多继承点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今年也如是。腊月二十二,小年的前一天,我和老伴就去新发地买了牛肉、羊肉和猪肉。去年下半年猪肉打着滚儿地涨价,年低了中央采取措施压肉价,李克强总理亲自到新发地检查猪肉市场,过了几天我去买肉,挑最好的买,23元一斤,我买了一块中五花,两个去骨肘子。年根儿底下,又涨到了28元一斤。还买了炖着吃的牛肉,包饺子的羊肉,当时牛街牛羊肉卖43元一斤,在这买才37元一斤。又买了2斤30元一斤的大虾。开车去的,省钱还不累。腊月二十六,从廊坊回来,路过采育大集,集市上各种蔬菜应有尽有,韭菜、蒜苔、蒜黄、莲藕、黄瓜、豆角、柿子椒、豆腐、年糕、小磨香油还有炸咯吱的煎饼,百八十块钱装满了汽车的后背箱。一部分自己过年用,还有送给亲戚的礼物,比在城里装点心盒子新鲜又实惠。

接下来的几天,小的溜儿的开始做我们家传统的年饭。蒸了一锅馒头和豆包,老伴还做了几个面偶;蒸了一锅粘豆包,无糖的;做了几碗米粉肉,做了红烧猪肘,煮了两块肉方;炖了少许牛肉,炸了咯吱和豆腐泡儿。
抓空儿简单打扫一下卫生,该洗的洗了,该换的换了。贴上了福字、对联和窗花。家里有了过年的气氛。
做这些事儿的时候,晚饭时讲给孙子听,让他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同时给儿子儿媳做出了样子。年复一年,他们总会记住一些。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可是不该发生的事情也发生了。
发生在武汉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像一股妖风吹到了北京,几经在网上查阅,了解到又一场类似SARS的灾唯降临到人间。经验告诉我,天灾伴随着人祸不可小觑。腊月二十九,我们果断地退掉我家正月初五和老伴家正月初二,各20多口人的团拜聚餐。通知天津我舅舅家,今年不去拜年,改为微信拜年。聚餐和拜年,这两项是坚持多年的传统礼仪活动,兄弟姐妹欢聚一堂的惯例,真舍不得放弃呀!

接下来大年三十的年夜饭,我还是精心准备了荤素搭配的六个菜,包素饺子作主食。儿子一家和我们住一个大院,一碗汤的距离,每周在我这吃三顿饭,孙子放假更是长在我这儿,无须隔离。一家五口和和美美地吃了团团圆圆的年夜饭。酒酣耳热之际,儿子自我隔离的决定,让我陷入了沉思。
儿子的想法、做法无疑是正确的。非常时期,非常认真地对待工作,必须免去后顾之忧;送走母子,谢绝我们对他生活的关照,是牺牲小家献身国家的断腕壮举。我对儿子从不训斥,几乎没有说教。但是,由此举我看到儿子成熟了,我们的心血沒有白费!
从正月初二开始,每当儿子倒班在家或下班回家,老伴总是按时做好饭,装好饭盒,让我送到儿子家去。到儿子家,儿子打开一点门缝把东西接过去,还会说:别管我了,让我省点儿心吧!可是到了儿子又该回家的时候,我们还会重复做同样的事情,忍都忍不住。平时,他也常常自己做饭,但现在觉得,儿子从战斗一线撤下来休息,不让他吃舒服点儿,心里放不下。
十天了,沒有走出大院。每天聚在一起晒太阳的老人们不见了,路上走过的人都戴着口罩,步履匆匆。只有保洁员坚持打扫院子和楼道的卫生,每天消毒两次。送餐小哥和快递小哥一趟一趟跑过楼宇之间,呼唤客户下楼取东西。
孙子不在家,生活显得百无聊赖。每天捧着手机,除去和朋友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就是搜寻疫情的最新消息,看到向好的消息,跟着高兴;看到发病人数比以前多了,心情也沉重起来。每天上下午给自己放放风,每次在院里散步20分钟,还得戴上口罩、手套,穿上羽绒服,全副武装,回来又洗又晾,真麻烦!

初三到初四,儿子上夜班,我和老伴开车去了趟廊坊。看到家里各色长寿花,你方开罢我登场”,争奇斗艳,满园春色;柠檬开白花,花不大,一簇簇的,奇香无比。绿色的植物,水灵灵、绿油油的,像通人性似的比着长。看着,闻着,心情好多了。

晚上,老伴一边看电视剧,一边打旽儿,我坐在一边胡思乱想,构思了这么一篇絮絮叨叨的东西。我在想;“花落总有花开时,阴霾总会散去,明媚的阳光普照大地,春天还会远吗?“塞翁失马,焉知禍福?”2003年的非典,由于大家都不敢出门,刘强东把中关村的实体店铺搬到了线上,马云看到了C端购物的需求,顺势创立了淘宝!2020年的新冠肺炎,无论这次的病毒怎么折腾,都不可能对中国经济产生动荡性的冲击,中国经济本来就处于大调整之中,而这一次事件,将使调整的步伐加速。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