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记忆中的那听啤酒

那年我19岁,刚出来工作两个月。

父亲在电话里说,太累了就回家,别倔强地撑着。

听到那句话,我的心瞬间崩盘,泪水强忍在眼眶里打转。

其实,那时因为没有经验,我在陌生的他乡,除了工厂流水线上班的枯燥,还要跟工友打交道,已一点点撕碎了我起初那份“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需要片刻停靠的温暖,来重新扬起激情的风帆。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花一周的时间办完离职手续,好好去城里为家人挑选礼物。当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要从中为父亲挑选一份让他新奇的礼物时,我为难了。

细想来父亲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喜好,一定要让我说,我的第一反应是:酒!对,父亲爱喝酒,一年四季每日两餐从未间断过。

对酒父亲没有讲究,可能一辈子也只喝过家乡的高梁酒,我想让他见识外面的新鲜花样,于是在酒的货柜旁,来回往返了好多次。

我发现品种甚是繁多,红的白的黄的……,最后我下定决心拿了几瓶听装啤酒,因为,玻璃制品容易携带,父亲从未见过这样的包装方式,而且价格在我能承受的范围内。

我小心地把它包在了衣服里,放进我的拉杆箱里,然后带上长途汽车带上乡村巴士,最后坐上父亲来接我的摩托车,从早颠簸到太阳落山,在中秋前的一天,我终于站在了视野开阔的故土——平原地区我的家。

一下子如鱼得水地轻松,我开始一点点讲着外面的新鲜事,并一边打开箱子分发所有的礼物。

当我小心地打开衣服,一股酒香扑鼻而来,父亲眯着眼睛,笑着把头探过来,像是小馋猫一样,调皮地问:“丫头,我也有?”“当然!”我摸出那三四听啤酒,却意外地发现,有一听轻如空易拉罐。

我沮丧地摸了摸包裹过的衣服,上面几乎快被焐干的潮湿,散发着浓烈的香气,我真没想到听装的啤酒,也会洒光,可能因为颠簸带来的撞击,导致这么远带回来的酒,没了。

我难过地跟父亲说:“郁闷!爸,你得少喝一瓶了。”

父亲安慰我道:“傻丫头,还有三听呢!足够爸爸喝了。”

然后,父亲把那听空的,拿到鼻尖又猛嗅了两下,闻地陶醉的样子,让我一下子乐了,“爸,以后我会让你尝尝全国各地的酒!”对于我的承诺,父亲乐的抱着那听酒罐,直喊“我要收藏好!女儿懂得孝顺我了。”

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我早已忘记了当初的承诺,却常常偶尔想到那听洒光的酒,和酒气飘香里父亲陶醉的样子。

送给父亲几听啤酒,其实是何其微小的一件事,我却一直记得那么牢。想来,可能那是我第一次给父亲买酒,而且看到父亲连空酒罐也要收藏,觉得我懂得孝顺他的那份开心吧。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