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买来的媳妇(四十二)

“她来这里干什么?”二柱自从陈斌来相亲那天以后就没再见过阿明。这会忽然在这里遇见她,感觉像是见到鬼了一样。
“小杰,小杰,我看到你了,躲哪去了,快出来吧!”她在喊小杰,看来刚才是看到他们了。
“哎!”等二柱想去捂儿子嘴的时候,孩子已经甜甜的应出了声。
阿明的脚步越来越近,二柱只好站了起来。
“躲啥的?有啥见不得人的吗?”
“你来这里干什么的?”
“那你呢,你带孩子在这里干什么?”
      ……
“陈斌长的挺帅的,我看挺好。”
“什么叫你看挺好,我请你把我把关长眼了吗?”
二柱觉得阿明的话有点刺硬,感觉再说也没啥意思,就拉起孩子要走。
“站住,不想听我再说两句吗?”
二柱刚好走到阿明面前,即将擦身而过。阿明的长发被风一吹,有几丝掠到了二柱的脸上。二柱顿时有种意乱情迷的错觉,发丝上的清香似有无尽的魔力,吸引着二柱的脚步稳稳的停了下来。
阿明伸出右手,轻轻的把飘起来的那几丝头发拢在手心,轻轻的搓揉着,从发稍到发根,像在梳理着自己如麻凌乱的思绪。头发呀,这些披拂在头颅上的精灵,就像冒出沃土的禾苗,它应该是感知自然界风雨敏锐的触觉,是具有灵性的天使。可惜它只能凭自己外在的秀美去装点人们的外形,而无法探测神秘人生的风风雨雨,世态炎凉。当无情的人世风雨袭来时,它是那样的无力无能,竟不能像一株矮小的灌木那样可以撑开一片聊做憩息的绿荫。但愿那些冷漠的心能够在些微的暖意中复苏醒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晓兰来信了吗?”这几个字从阿明口中吐出的声音,给二柱恍若隔世的感觉,好像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还带着泥土的潮湿。二柱没有应答。
“你为什么没有带孩子去找她呢?”声音愈发的清冷。
“嗯,嗯,过几天就走。”二柱说的是心里话,他是真的打算再过几天,把老人的情绪再安抚一下就走。午收还早,把姐姐接来,先让姐姐过来照顾一下他们,不然自己突然带走小杰,他们老两口在家真的会疯的。
“好,去吧,我们都好好的,活着就好!”阿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糖果,帮小杰装到口袋里,顺着来的路继续往前走着。
“干嘛说的那么伤感,啥叫活着就好?你现在又有了新欢,哪是活着就好,是前景一片光明……”二柱的话连他自己都觉得刺耳,实在不该这么说,有点缺德!
“你不也一片光明吗?干嘛这么说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阿明的声音变得柔弱起来,她又转过头,对二柱微笑一下,接着说:“路上注意安全,一路顺风!”
二柱领着小杰回到家的时候,两个老人正在厨房,一个烧火,一个做饭。
“看到了吧,我就说,你偏不信,晓兰说过来说过去,还是想让二柱带孩子去贵州,我看她是不想回来了。”
“做你的饭,真絮叨,我眼不瞎,什么看不见?啥心思能瞒过我?”二柱爹往灶塘里续了一把麦草,就见那灶塘里“呼”地窜出来一股黑烟接着冒出来红红的火苗。
“你这个老倔种,我早跟你商量,说服二柱去阿明家看看情况,阿明这孩子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厚道,善良,细皮嫩肉。不能生就不能生呗,俺不是有了小杰了?过来才会把小杰当亲生的养来,我们两个老东西死了也合上眼了。你偏说信命,看他们缘分,什么屁缘分,这下好了,阿明又重新说婆家了……你儿子缘分呢?”
“闭嘴吧,不要说了,儿子要是听到又不知怎么怼你,我说是命就是命,是他的,早晚是他的,跑不了,不是他的,天天去看着也没用。”二柱爹悻悻的把烧火棍往锅门一扔,出了厨房,
就看见二柱正在门前给小杰洗手。
“听见就听见吧,这孩子也该好好想想了。”老人背着手走到院门外,蹲在墙边,开始续起了他的烟袋。
“跟爸爸去哪玩了,过来,让爷爷看看!”
“在河边,爸爸吹琴,我捉蝴蝶,阿明姑姑也去了……”二柱和他爹的目光在小杰的头顶相遇了,两人都没有说话,都那样怔怔的看着对方,用眼神无声的较量着。
“吃饭吃饭,都瞪着干嘛?”二柱娘从厨房出来,上一把下一把的抹着眼睛。
“熏死我了,又要变天,回火,烟出不去,净朝屋里灌。”
“我还要和你们商量去贵州的事。”到底还是二柱首先打破了沉默,这就像一个难题,总要解决,无论多难,总要面对处理才行。
没人理他。
“路费,晓兰寄来的钱足够,小杰小,不要票,我把姐姐接来陪你们,我去看看晓兰爹病的怎么样?尽快回来,这麦子还要一个多月,我收麦子之前一定赶回来……”
“啪”,二柱爹把两支筷子往饭桌上一扔,不吃了,一边掏烟袋一边用眼神扫了一眼二柱娘。二柱娘从口袋里掏出擦眼泪的手帕,捂住脸,不一会二柱就看到了母亲双肩的耸动。
“平常没事就算了,现在她爹生病了,我不去看看总不合适,将心比心可好,要是你们生病了,我姐夫连看你们都不来,你们心里怎么想?这次就这样定了,不管你们同不同意,我都要去。”二柱的话从来没有的硬气,
掷地有声,说完就走了。根本不给两个老人说话的机会。老两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二柱爹照样吸他的老烟袋,二柱娘照样抹她的红眼眶!
“二柱,快回家吧,你家院墙倒了,你爹被砸院墙下了,有条腿估计是断了,看着比另外一条腿长出一截来……”正在麦地拔草的二柱没等邻居把话说完,就飞一般的往家里跑。院子里站满了人,二柱爹已经被村民从墙头底下扒出来,满头满脸的血,果然父亲的一条腿好像脱离了肢体一样,顺着床沿耷拉下来好长一截。
二柱爹右小腿粉碎性骨折,估计不是伤骨动筋一百天的事了,听医生的意思,一年也未必能站的起来。二柱把晓兰寄来的钱给父亲交了住院费,随后就蹲在地上双手抱头,他心里有多少委屈和无奈,他要怎样和妻子说?没有人能替他分担一丝一毫,这个血性男儿此时显得那么无助和悲伤,欲哭无泪!
电报已经发出去快半个月了,二柱还是没有消息,既没有来人,也没有回信。晓兰在这期间带着父亲去了一趟省城大医院,开始怀疑是虐疾,因为天天发烧,可是很快就否定了。除此再也没有查出是什么病,除了发烧时血项高之外。回到家里,还是老样子,每天不定时的发烧,烧退之后一顿狂吃,满头大汗。村子里的叔叔大伯们断断续续有人过来看他,他也还偶尔去下面乡村们聚集的地方和人们一起打打牌,聊聊天,但气色是一天不如一天,脸色黑黄,眼神呆滞,和人说话时明显的反应迟钝,慢慢的晓兰感觉到人家走路都绕着她爸走,也不愿意和她爸搭桌打牌了。晓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点办法也没有。
学校的事晓兰基本不用操心,好在孩子们都很争气,这大半年来,基本磕磕碰碰的事都没有发生过。有娟子和郑东在那里,晓兰的心宽慰了不少,但她也会是不是的去看看孩子们,他们也每次都说很想她。只是爸爸的病不见好转,娟子不能回学校读书这件事,让晓兰很是伤神。难道真的要像父亲说的那样把学校解散了吗?不可能的,自己不能言而无信,山里还有那么多孩子读不了小学,再过一年,再过一年看看吧,明年争取把年满五周岁的孩子都收过来……
“姐姐,郑老师离婚了,你可知道?”有一天晚上,晓兰帮爸爸洗好收拾好,刚回到她和弟们们的房间,娟子就伏在她耳边跟她说。
“离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晓兰感到很意外,尽管自从宋问闹过一次之后,郑东口头承诺,让宋问来跟她道歉,可一直没有来,晓兰也没再纠结,事情过去了就算了,从那以后也没再听郑东提过宋问的事。还是自己疏忽了,怎么没想起来关心一下他呢。想到这里,晓兰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把家具啥都拉走了,就没打算再回来了,孩子也抱走了,那之后不久就离了。”
“你怎么知道的?郑老师亲自跟你说的?”
“嗯。”
这个意外的消息是万晓兰没有想到的。这缘分呀……最终还是命,啥也抵不过命。人都太现实了,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到底哪样是对哪样是错?没法定位郑东和宋问之间谁是谁非,当初宋问对郑东那样的不顾一切,难道说都是装的,没有爱吗?显然不是!很多感情输给了现实,现实才是老大,掌控一切,成就一切,也毁灭一切的老大!晓兰转辗反侧,直到鸡鸣刚想昏昏睡去,爸爸的房间又传来开水瓶打碎的声音。
“又起烧了,我想倒点水吃药,没想到把开水瓶打碎了,哎,我真是没用,这活什么劲呀?”晓兰爸爸坐在床沿上看着眼前一地的碎玻璃,喃喃的说道。
“没事,爸,不就一个开水瓶吗?咱重新买一个,你可以喊我呀,我睡觉灵醒着呢!”晓兰一边收拾着一边轻松地对爸爸说着,安慰着老人。忽然一块碎玻璃划破了晓兰的手指,血汩汩的往外冒,晓兰顾不了擦,也不抬头,任由那鲜红的血滴在地上。父亲的一句“活个什么劲”,其实晓兰也想说,可是她不能说,她现在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压力负担大呀!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孩子,找人把寿材先做了吧,我想看着做,你娘死的时候,没钱,用的干泡桐,也没油透,我前段时间去看,坟头陷下去一块,估计是里面棺材塌了。我看着做,这次用鲜泡桐做围板和棺帽,还有一棵桑树做底座,底座厚一点,早点准备,鲜泡桐要是能油个三遍,油透了,不比桑木差。多撑个几年,孬好也是家,我不能让你娘等太久,况且她现在连屋都塌了,没地方住。风吹雨淋的我想着难过……”
“爸,你又来了,你这不就是发个烧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实在不行,咱再去……”晓兰想说再去找仙家看看,赶紧收了回来。一个月的时间快到了,晓兰其实一直没忘仙家叮嘱一个月后再去看看的话,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晓兰打算,下次就自己去,不让爸爸去了,估计爸爸也走不了那么远的山路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