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买来的媳妇(四十)

似有一股阴凉的穿堂风从晓兰的左侧面吹过来,晓兰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同时感觉自己的前胸后背都在嗖嗖的冒着凉气,额头上却像要出汗一般。毕竟是一个女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景,这回明显有点应付不了,手足无措。想和父亲说句话,只能看着父亲,不敢说话,好像嘴被粘住了,想去搀扶一下父亲,也感觉自己动不了。晓兰脑子里一片空白,站也不是,动也不是,像一只待宰的羊,只能乖乖的听着仙家对父亲的反复发难,一点办法也没有。
司机随笔的图片
“山上……山上来的……真的……”
“你身上背着这么多条命,自己可知道?”晓兰吓了一跳,再听说话的人的声音也不对了,不是刚才问他们哪里来的那个女声,而是变成一个粗嗓门的男声。口音也完全不是他们当地的口音。这个又是谁呢?不是说这个仙家就一个寡妇吗?怎么家里还有一个外地人?
“大师明说我……我不知道……啥时候害过人了,从来没有过……大师肯定是看错了人了……”晓兰爸爸禁不住的发颤,连声音都抖的连不成句。
“还说没有,再仔细想想!嘴硬!”那男人声音明显提高了不止八度,连晓兰都吓的大气不敢出,头也不敢抬。怎么可能?爸爸怎么可能?
“现在我已经救不了你了,晚了,回去吧。”那人接着说,声音又小了下来。
“大师,你确定不会错吗?”晓兰觉得不能就这样走了,无论怎样要弄个明白。
“问他自己,有没有把人家一家老小连窝端了,一老七小。”
“大师大师,这绝不可能!”这下晓兰的爸爸急了,跪在地上往前探着身子,急切的分辩!
“回去反省吧。”又对着晓兰说:“准备后事吧,不出百天。”
听到这最后一句,晓兰再也受不了了,眼泪刷的就下来了,仙家这话说的这么绝对,顿时让晓兰感觉到了绝望。
晓兰迅速把买来的香火送上前,想再争取一下,大师没有拦她。可让晓兰更惊讶的是,屋子里并无什么男人,只见一个老妇人端坐屋的中央,指间夹着一根烟,摇头晃脑,前张后仰着,满面红光。晓兰向屋子里环视了一下,确定不可能有人,也没有藏人的地方。屋内陈设非常简单,一张桌子一张床,墙角几口袋粮食,其他再无东西,连一个衣柜都没有。老人后面是一个香案,案上的香正泛着亮光,三根香有一根已经烧完了,另外两根才刚烧了一点点。
“实话不瞒你丫头,你们来的路上我就知道了,等你们到的时候,我已经该做的努力都做过了,没用,你自己看看,那两个不答应,死活不愿意走,对他怨恨太大,我也实在无能为力。”那人话一出口,晓兰吓的一连后退了两步,分明还是那个蛮不拉几的男声。
“回去吧,好吃好喝的尽点孝心就行了。”那人说完头往后一仰,翻了几个白眼,又连打了几个嗝。再张口说话,却又恢复了女声。
“刚才仙家都说啥了?你可都记住吗?”老人严肃的看着晓兰。又招呼晓兰的爸爸进到屋里来。
“不是你说的吗刚才?”晓兰问。
“你觉得是我说的吗?”老人犀利的眼神望着晓兰,晓兰不敢接话了。
“都听到了,大仙,可我真的没害过人。”晓兰爸爸接过来,又在争辩。
“我不能说的太多,我是凡人,就按大师刚才说的办。我们有我们的规矩。”
“可大师说,让我们……说爸不出百天就……”晓兰一边说一遍抹着眼泪。
“那就只能这样了,师傅不会乱说的,回去吧,按照大师说的去准备,不然你们再去大医院看看吧。”老妇人说着站起身来,做出送客的架势。
“可是大师,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触犯了谁?”
“孩子,这世界不是哪一类生物的,所有生命都有活着的权利,切记不要伤害任何生灵。你爸给人家带来的是灭门之灾,人家报仇也是理所当然。让你爸回去好好想想。三十天以后再来一次,这期间我看看能不能再想办法说说,但我不能保证说好。香火留下,其他东西拿走,我替你办不成事,不能收你的东西,这也是规矩。”晓兰和父亲刚出门,老妇人就把门从里面关上了。
“爸,不能迷信,明天我还是带你去省城检查一下吧。不要放心上,都是胡说的她,你又没有害过啥生灵。”回去的路上,晓兰感觉父亲走路的步子更慢了,不断的安慰着他。
“哎,查啥查呀,都查了,没病。要多少钱呀,不去了。”
“有钱,放心,不要操心钱的事,我来想办法。”
“你能有啥办法,可不能再拖累你了,哪也不去,就在家等着吧。回去就把寿材准备上,万一哪天摊着了,也不那么着急了。少给你添麻烦。”
“哎呦爸,可能不要说这话,吓死人。”晓兰走在前面跺着脚向爸爸喊着。
“好了,好了,不说了,我想起来了。”
“想起来啥了?”
“那一家子的事!”
“哪一家子事?”
“仙家说的那一家子,我想起来了。”
“爸爸春节前,收拾家院,在院子西南角猪圈旁边的一堆杂物里,发现了一窝黄猫,看样子刚生下来,想到家里养的鸡经常不明不白就没了,自己甚至在院子里还看到它的行踪,但苦于找不到它的藏身之地,那天正好看见了,毫不犹豫,就用手里拿着的铁锨首先把那只老的铲死,然后又用锨背把几个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的小的挨个拍死,自己倒没注意数是几个,事后自己用框子背到屋后的一棵树下埋了。现在想到这事,一切都明了了,应该就是这事,不会错。”
晓兰爸爸说到这里,后悔不已。禁不住唏嘘有声,晓兰看着心如刀绞,对晓兰来说,这就像听聊斋故事一样。但这故事却不是第一次听到。晓兰想到自己小的时候,经常缠着爷爷给她讲故事,爷爷就曾经给晓兰说了一个类似这样的故事。
说有一天早晨,晓兰爷爷开开门,吓了个半死,发现一院子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很多黄猫,他想出去撒泡尿,却苦于连扎脚的空都没有,再加上害怕,结果攒了一夜的尿全都尿到了裤子里。
那时晓兰爷爷也还是个孩子,就转身进屋喊他的爹娘快出来看,就见他父亲惊的从床上滚下来,鞋都没穿,扒着门缝往外看,然后把门轻轻的关上,把晓兰爷爷哄到床上,对晓兰太奶奶不知嘀咕了几句什么,老人就把晓兰爷爷搂在怀里,脸朝里继续睡,几次晓兰爷爷想说话,老人都是立刻捂住他的嘴,不知不觉又睡着了,等再醒来,院子里已经干干净净,啥都没有了。晓兰问过爷爷到底怎么回事?爷爷跟他说,黄猫是有灵性的,无论在哪里遇到了,你只要不伤害它,它绝对不会伤害你,那天可能是黄猫家族夜里不知干了什么大事,太累了,就随地睡着了,没想到影响到了人,但是这家人没有伤害他们,所以接下来的很多年它们和晓兰家相安无事。
今天再次听到爸爸说到有关黄猫的事,晓兰感觉头发都要倒竖起来。凭心而论,如果当时爸爸发现黄猫的时候,无论是不是迷信,她如果在场,都一定会制止爸爸做伤害它们的事,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如果真像仙家说的那样……晓兰不敢往下想。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默默的走着路,各人想着各人的心事。“纯粹胡扯八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搞这些封建迷信。”晓兰想到这里,开始后悔不该带爸爸来找什么仙家,还是应该相信科学。“不管怎么样,这两天先准备一下,还是要带爸爸去省城大医院检查。”
晓兰和爸爸回到家天还没有晌午,给爸爸做点饭吃,自己就匆匆去镇上,给二柱拍电报去了,写信太慢,得让二柱带孩子来一趟,给自己一个主心骨才行,弟妹还小,自己一个人身单力薄,男人就是留有事的时候扛事用的,无论如何,他都得尽快来一趟。
晓兰暂时不能去学校了,学校就大妹娟子和郑东顶着,有时她会抽空去看一下,感觉学校被娟子和郑东两个人打理的井井有条,校园一片树叶都没有,干干净净,红旗高高的迎风飘着,教室里,课桌上也都几乎一尘不染,比她在的时候还要整洁。两个老师正在给孩子们上体育课,看着孩子们在校园里开心的跑跳,晓兰觉得心放下了很多。娟子坐在一旁,看着自己的书,不时抬起头来看着郑东和孩子们,郑东也会走到娟子身边,两个人在那里小声的嘀咕着什么。“许是在讨论什么问题吧!”
娟子现在刚好也是读的高一,和当年一心想挣钱而辍学的晓兰一个年纪,晓兰看着妹妹,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心酸,其实她心酸更多的是她自己。毕竟妹妹不会像她当年一样上不了学,现在唯一让她不安的是爸爸的病,她甚至想,只要爸爸的病能看好,等二柱来了,就再说服二柱,在这边陪自己几年,平常不遇到事情还好,这一旦遇上事,身边没有一个男人还真是不行,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还有漫漫长夜,当自己操心操持了一天的工作家务,多么希望能有个人可以嘘声寒问声暖,她又是多么希望能有个肩膀可以靠一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