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买来的媳妇(三十九)

司机随笔的图片
家长陆陆续续的来了。郑东把石城让进校园后,对他和晓兰点了一下头,就去迎接家长们,安排学生打扫卫生去了。
“为什么不回信?”石城挎着单肩包,斜着眼看晓兰的神情,在晓兰的心里激起千万层浪花,晓兰只是抬头扫了一下,就感觉自己似乎要沦陷在那眼神里,脸红到了脖子。
“石城,给你看,我儿子的照片。”晓兰忽然想到了孩子的照片在这,慌忙拿出来递给石城。
石城接过照片,认真的看了大约有一分钟,晓兰递过去的是全家福,上面有丈夫儿子,还有公婆。
“晓兰,真诚的对我说,你真的爱你的丈夫吗?”石城的态度是那么诚恳,眼神中有一丝哀怨和失落,那么无可奈何。
“我很爱他们,还有我们的孩子。”晓兰觉得话说到这份上,必须再一次表明自己的态度,她觉得自己必须这样说。
“好吧,晓兰,我走了,如果哪一天你在那边过不下去了,或者遇到什么困难了,一定别忘了给我说,我这一辈子,心都在你身上了,以前是,现在是,永远都是。”石城说完,又深情的看了晓兰一眼,去和郑东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大踏步地走了。
晓兰本能的追了出去,差点被一块石头绊倒,她顾不了那么多,只想目送一眼他,这个她能完全感受到对自己有着深深爱意的人。晓兰踩在一块高石头上,追着石城的身影,她以为石城再也不会回头了,没想到在他快要转弯的地方,回过了头!两个人四目相对,远远的看着对方,谁也没有往前再走一步。终于石城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晓兰的视线里,此时的晓兰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她怔怔的原地站着,魂魄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
“我知道你们的事,他对你是真心的。”不知什么时候郑东站在晓兰的身后,晓兰此刻只想哭,听到郑东的话,更加憋不住,掩面蹲下身来,无声的哭着。但是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份爱,自己是不能接受的,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事情过去了几年,石城还对自己这样痴心一片,她是真真的被感动了。
石城走了,这一走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尽管在一个镇上工作,后面凡所有可能见面的机会,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回避了。春节刚过,晓兰就在一次开会时从谢主任的口里得到了石城和张佳丽结婚的消息。
“石校长结婚了,你们同学没人通知你?”谢老师在一次全镇教师会议结束之后,见到晓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问了一句。
“通知了,太远了,我不方便去,让同学帮忙订的账。”晓兰觉得石城结婚没有通知自己,是对的,但是她不想让谢老师知道,那样自己该是有多尴尬呀!
“这个石城也是的,前两天到镇上来酬客,怎么也没让喊上你?我改天要说说他。”
“不要,让喊我了,我家里有事,没来成。”
晓兰觉得,只要他过的好,自己知不知道,没那么重要,况且即使知道,自己也不能去。想来石城还是照顾了她的处境,不想让她为难。想到这里,晓兰又觉得是一种安慰,而且绝不是阿Q那样的!
接下来,就陆续听说,石城的母亲被张佳丽骂,甚至被打了,但是石城从来反抗张佳丽。这样的消息传到晓兰的耳朵里,晓兰有点坐不住了,他气石城的窝囊,又心疼石城的母亲,那样一个温文尔雅的老人,怎么可以忍受这样的虐待,她甚至动了亲自去找石城的念头,但又听说,石城现在完全被张佳丽控制住了,再加上张佳丽娘家的势力,他根本没有反抗的胆量,已经完全被奴化了。
“我打听过了,石城当年和张佳丽结婚,就是中了张佳丽家一个圈套,石城的母亲宁死不同意儿子娶张佳丽,但是事实由不得石城,不得已只能就范,所以张佳丽如愿以偿进门以后,就开始对石城母亲百般刁难,为难……”郑东的一番话,让晓兰的心里像堵了一块大石头,她不明白的是,石城到底做了什么,让张佳丽抓住了把柄?
“听说一次酒后……”郑东没接着往下说,晓兰却听明白了。从那以后,石城的形象在晓兰的心里慢慢的越来越不高大,她在心底里除了怨恨他,还慢慢的有点瞧不起他。
春天还没过完,清明前夕,晓兰清楚的记得,那一年的三月七号,石城的母亲在一次和张佳丽的争吵之后,忽然去世了,当年帮忙给石城传信给晓兰的那个石城的同桌,专程跑到晓兰的学校,告诉了晓兰这个消息。晓兰不敢相信,哭了整整一夜,她觉得石城的母亲是她见过的最有修养的一个女人,却不成想最后的日子是这样度过的。她多么想亲自去送送这个老人,可是她不敢,一是怕给石城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二是因为对石城有了积怨,她不确定再见到的石城还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石城了。
最终让那个同学帮忙代账,那次代账,对晓兰来说,代的是一大笔账,她特意关照那个同学,给老人多买点东西,代她多磕两个头,又在老人出殡的那天,对着石城家的方向,深深的鞠了几个躬。她是那么敬重这个老人,感觉自己永远也忘不掉她,忘不掉她曾经写给自己的那封信,忘不掉见到她时,她抚摸了自己的头,那是一种类似于母爱的情感,无论多少年后想起来,都是一种温暖。
接下来的日子,每天都是那么有规律忙碌着。生活对于晓兰来说,没有什么大喜大忧,除了给二柱一连寄了两封信,又寄了钱,可是始终没有收到二柱的回信外,其他事情都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对于二柱的不回信,她想的最多的原因是,不知信又寄哪去了?前一次都是地址写不清楚的,她想着,等自己回去了,一定要教二柱好好写字,不然,现在很多人都出门打工了,认那几个字就和文盲一样,活都找不到。一定得好好教他!想到这里,眼前变幻着二柱的傻样子,又想笑!
“大姐,爸又发烧了,今天去看了,医生让去大医院检查,说老是这么高的烧,肯定不正常。你看,哪天请个假,带爸去看看吧!”晓兰爸爸发烧好多天了一开始不当回事,只说是感冒引起的,晓兰天天也忙,也疏忽了,今天听大妹这么说,忽然觉得有点严重!
“我知道了,你该上学上学去,我来想办法!”大妹这两天都没去上学,在家照顾爸爸。
“我怎么放心呀,你又这么忙。不然,你带爸爸去看病,我去学校帮你顶几天?”
“会不会太耽误功课?”
“不会,我书都带回来了,在家看书一样。”
“好吧,明天去学校,和郑东说一下,让他多操点心。你就负责给我带语文,音乐,带孩子玩就行了,顶我的工作。”
“好嘞,保证完成任务。”
就这样,晓兰带着父亲踏上了慢慢求医路,父亲的病情很奇怪,每一次都是高烧,而且起烧特别快,几分钟烧就起来了,吃药打针几分钟就下去了,不能过几个小时又起来了。一天时间,都能反反复复很多次。而且晓兰觉得父亲一旦没有烧,特别能吃,都能吃平时的两三倍的饭量,吃起饭来狼吞虎咽,就感觉不知饿多久没吃饭了一样。附近的大医院包括县城医院都去看了,查不出来病,所有检查都正常,可是就是烧退不下去。后来有人跟晓兰说,要么带他去找仙家看看。
晓兰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带父亲去找山下的一个仙家帮忙看病时发生的事情。父女两个买好了香火,又给仙家准备了点心白糖,父亲因为连天的高烧,已经明显的精神萎靡不振,走起路来再没有以前那么有劲了,两个人走走停停,累了就歇歇,晓兰看着日渐消瘦的父亲心里渐渐生出一丝悲凉。母亲走的时候,自己不孝,没有陪在身边,现在父亲病了,自己一定好好照顾他,把欠母亲的补到父亲的身上来。
“站住,不要再往前走了!”晓兰根据村民的指点,刚到仙家门口,还没进院子,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晓兰和父亲面面相觑,刚想再抬脚走。
“站住,没听到吗?”晓兰慌得拉了一下父亲的胳膊,两人站在了原地。
“哪里来的?”屋里人发话了。声音冷冷的,晓兰感觉自己后背都冒凉气。
“上面村的。”晓来平静的回答。
“不是问你,是问她!”
晓兰转脸看着父亲。就见父亲忽然往地上一跪,手里拿的香火,烟,还有点心都洒落一地,再看父亲的两只手也都开始不规则的颤抖。低着头跪在地上。
“大师,我们是上面村子里的……”晓兰又想说。
“闭嘴,问他。”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