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血已流尽

血已流尽,爱已成空。

我坐在红红的脚印上,听屈原的歌吟。

你的白鞋子为何沾满了血?你的白鞋子究竟要留给谁?为什么只有一只?

海子沿着白亮白亮的铁轨向你走来,他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他卧倒的姿势很美,手中握着你的白鞋子。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图片来自网络)

火车上装满了许多人的胸腔和腹腔,装满了许多头颅和四肢,从你的身上疾驰而过。

你终于到达了你的彼岸,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血已流尽,你的名字开始疯长。在神州大地上,在男女老少中。褒你的人,说你是诗歌中的王者,是诗歌中的太阳。贬你的人说,你只是用麦子涂抹着自己。但更深的水,也盛不下你的心,你的灵魂。你用太阳和土地诠释着史诗的中国。你用母马、豹子孵出了太阳。你与荷马促膝谈心,试图将他的眼疾治愈。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图片来自网络)

我坐在顾城的童话里,想着新西兰的月亮。黑眼睛的顾城啊,我的纯真的诗人我的兄弟,你始终在梦中歌唱炊烟和晚霞,你始终从起点出发,又向幸福的终点驶去。在那美丽的远方,你轻轻地将自己埋葬。

血已流尽,歌已唱完。

我在南阳古朴的阳光中,听刘秀的语重心长。

 

你本是布衣,温文尔雅,如何成为一代帝王?中兴之主和定鼎之王,放眼历史,谁人能敌?

穷困潦倒的朱重八,我的父老兄弟,你讨饭途中是否已经思考了国家的未来走向?从淮西出发,你遇到了李善长,遇到了徐达,遇到了刘伯温,遇到了常遇春。你啊你啊,我的兄弟,你真的做到了,知人善任,俯瞰天下英豪,统统揽在了怀中央。聪明决断的兄弟,勤奋能干的兄弟,开辟了一代日月帝国。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图片来自网络)

“问天下,谁主沉浮”的毛泽东,你从书页中站起,伟岸的身躯,深邃的目光,穿越了历史。谈笑间,神州大地变了摸样。赶走了军阀,赶走了日本鬼子,赶走了反动的国民党。一手握笔,一手提枪。笔中光明撼动天地,手中子弹未出膛。你的光辉,让太阳也会黯然失色。

血已流尽,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