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另类人

微信文友周维二老师的美文《狗存》触动了我。文中的主角蔡狗存,确有其人,他的老家——洋县龙亭镇高原寺北边叫蔡家河的村庄,俗称蔡河村,我上高中时应家在这村的同学好友培荣的邀请去过,同学应该是狗存的晚辈。我现在还记得些许蔡河村的样貌,记得好友培荣及其父母、家人对我的热情款待,还记得培荣提说过狗存,可惜当时我无缘和狗存见面,依稀记得培荣说“不知道这家伙这一晌跑到哪里去了”,为我没见到此人惋惜。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家距离蔡河村近百里,此后,我在这个区间数次听人提起过蔡狗存的名字,却很少听陌生人说过同学的名字。可见狗存的名气大于常人。他的名气来自于不同常人的人生:有家乡没有家,有体魄有思维却不善经营家业,乐于不计报酬地帮助人,不跟别人争长夺短,对别人的漠视、轻视、蔑视满不在乎,不记仇,四海为家,随兴所至、率性而为。对于正人君子和平常人而言,他属于另类人,很特殊。
我是平常人群中的一位,已入老年人行列,生活圈子可以形容为只见过簸箕大的天。我发现每个地方,如每个村都有一两位狗存式的人。我们村有,周围几个村都有。其中我熟悉但也陌生的一个人叫杨庄狗,杨庄是其村名,狗是其人名,好像姓杨,又说不姓杨,他们村还有其他姓氏,非村里人不知其真姓,但他的带有被奚落的名字却很有些知名度,人们在称呼狗字的时候不是普通话里狗字的音和调,拖长音叫杨庄狗~~。
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被父母比喻过,说我有时候就是杨庄狗~~,大抵是这样的时候:兴趣来了,干某事非常兴奋和卖力,别人越夸越来劲儿;帮助别人的时候不计个人得失、有些不正常。我还傻傻地问:杨庄狗~~是谁?旁边的人笑了,母亲才笑着说是傻瓜。
我只见过一次杨庄狗~~的面,他已经老了,但听说实际年龄比样貌要年轻好些。我探问原因,说是不会生活,帮人劳累过度,经常饥一顿饱一顿,有病也许不治疗,神经不正常,诸多因素使然。
这类人触动我的不是大多数人普遍认为的遭际可怜、命运多舛、生计无常。
相比我们这些所谓的正常人,“狗存”、“杨庄狗~~”一类人,其生活方式、生存方式不能被定性为低等和下贱,我们不赞赏、不模仿也罢,可怜、同情也行,就是不能漠视和蔑视。你认为猪的好吃不劳动还要在短暂的数月生命历程之后贡献出身体的所有零部件,是可悲的吗?你认为老黄牛吃草却供农民役使、奶牛吃草却能供奶水给人提供营养,是理所当然吗?上至自尊为万物之主的人类,下至微小的动植物,都是大自然造就的子民,其生命应该被人类尊重和珍惜,其生存方式应该被包容,我们不能妄自尊大,肆意伤害。
“狗存”、“杨庄狗~~” 一类人,虽然令一些人可怜,令一些人不齿,但不会令人可恨。因为他们知足、不祸害人。比起位高权重的一些贪官、利用人民给予的公权力为所欲为、损害群众利益、国家利益的公务人员好得多;比只知装满自己腰包、掺杂使假、克扣工人工资的富豪要好得多;比坑蒙拐骗偷,利用别人的善良、弱智、无知、孱弱、无优势,侵犯别人的合法利益要好得多。
狗存们是芸芸众生中的一类,任何社会都有,我们应该善待他们。现在国家把他们列为贫困人口给予基本生活的保障,年老者被送进敬老院走完衣食无忧的最后生命历程,是这一代的他们的幸运,也是现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真实例证。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