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初识战友靳根元

初识《平川文艺》及《平川在线》两档期的平台编辑靳根元先生,还不是眼前的这张新闻合影。在一般的老百姓的眼里,受聘于一家传媒机构的文字编辑,已不算什么新闻,但在我的眼里,却是重大新闻。

从去年秋天开始,我给《平川在线》一共投了21篇散文习作,其中刊用20篇。可以说,《平川在线》是我文学创作上的绿色通道,路长情深。

前不久,靳根元先生被《平川在线》聘为原创编辑,我是从一次投稿中得知这条新闻的。三天前,我有一篇散文短章,发至《平川在线》。早晨8时投稿,8时30分得到如下回复:“大作收到,上传总编,等待回复。”

这一等,就是24小时。24小时不见习作发表,问起原因,靳先生有礼有节地告诉我:“李老师,总编回复,您的这篇作品,按了暂停键。我拟编发在平川文艺公众号上,如您同意,请您不要再向其它平台进行二次投稿,保证作品的原创性。希望今后,请您多给平川文艺撰写稿件,支持我们的工作。”

 

这是我与靳根元先生初识在投稿中的过程,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后来聊天深谈,原来还是战友。《平川在线》在平川,靳先生在平川,我也在平川。“君住长江尾,我住长江头。”我由一条河一首古诗,想到靳先生,我们开始在微信,进行交流。

靳先生从我发给他的作者照片,看到我一身戎装,威武英俊,回复一个字,帅。接着问我是哪一年的兵?1981年10月入伍,算82年兵,五年军龄,历任战斗员、炊事员、报道员。靳先生看后,称呼我为班长,因为他是83兵,迟我一年,在我面前是新兵,我也心悦诚服地接受了他的这一称谓:我是靳根元的班长。

我和靳根元,从昔日军营摸爬滚打的战友,变成了今天同住一座城,共饮一条河的编辑和作者关系。啊,冷的边关热的血,部队不光出将军,还出诗人和作家。一班新战士,靳根元,是从部队走出来的军旅文学爱好者,活跃在平川的文学艺术圈子,为《平川在线》及《平川文艺》约稿、编辑、采写稿件。在为战友点赞的同时,我也深深怀念那远去的青春和哨所的月夜。

 

每每想起军营里的习惯语,我就热血沸腾:“连长同志,全连集合完毕,请您指示。”

“队伍稍息,您入列。”

“是。”

这是平川区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平川文艺副主编、平川在线特约编辑靳根元的军人一面,我们相识在平川的《平川在线》的投稿中。

从此以后,他以编辑的身份向我约稿。打头几个字,写上:“班长,您好。”因为他是83年的新兵,戎马倥偬17年,今天变成了我的“上级”,但是,我还是他的班长,这就说明,退伍不褪色。

本色,还是绿色;神圣,来自军营。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的这篇写战友靳根元的千字散文,本来是在昨天早晨,就该划上句号。但这两天的拉煤任务陡增,也就无力动笔。今天凌晨三时醒后,在温馨的台灯前,在静静地能听见心跳的声音,在天气预报说平川会在明天下雪,我给这篇初识战友靳元根的短文,划上一枚不舍的句号,开始继续我的每日纪事的写作。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