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每日纪事之十

每日纪事之十

李森林

青年女作家石小平的自传散文。

石小平,宁县一中教师。

上学了,老师教我们“青海长云暗雪山”的:壮美。

上学了,老师教我们“云深不知处”的:悠然。

上学了,老师教我们“作别西天云彩”的:惆怅。

上学了,老师教我们“白云无尽时”的:旷达。

上学了……

许多年后,我离开教室,石小平,一直站在讲台上。她用一盏灯、一本书、一支粉笔、一块黑板,教书育人。

整篇散文,内容饱满、感情真挚,如果没有读到,请您马上打开!

散文《短章》的发表,这是我继宁县文联和环县文联之后,第三次很偶然地用我平实的文字,杀入官方平台。

在写作中,用好偶然,成功将是必然。

《短章》发表后,一位文联上的青年党员干部给我来信说,作品唯美,即有思想,又有文采,这让我难以启口。我的生活很苦,起早贪黑,满身煤尘。按说像我这样的草根写手,更应该写点灰暗的文字,不,我不能这样……让美好的记忆伴随着我们度过每一天。

在2020年双节(中秋·国庆)的最后一个休息日,逆黄河而上,从靖远黄河风情线的东湾沿岸一处路口拐入,来到雒先生夫妇临街的家。这是靖远的一所普通行政村,其繁华程度,不亚于北京的王府井和上海外滩。一路走,放眼水从云端流,风从水面过。

走在靖远东湾镇的沿黄线上,我会敞开心扉,拥抱大海。因为不管是徒步或是驾车,当我行进在靖远东湾镇的黄河风情线上,仅仅是想拍摄一张风光照片,或是写点“杨柳青青江水平”及“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柳花诗句,这不足以感受博大二字。我得走进沿黄村镇,看看靖远东湾的黄河人,那才叫山水田园里的更艳更美的人。

住在东湾镇的雒先生夫妇,实乃浪花淘尽英雄真人。

我于昨天下午,在临街的居民区见到他们夫妇二人和他们的女儿,虽然不是第一次的见到,还是一见倾心。

早先的几年,给这座村子拉煤,儿童放学,风和日丽。雒先生的妻子,舒展地向我走近,温和地约定明天给她拉煤的事,这一拉,就是花开花落10余间。这不,昨天早晨,在去雒先生家里之前,先给雒先生的妻子打去电话,原话录音如下:“李师傅,全天都在屋里等你卸煤。”

雒先生妻子从今年过来,主要精力是看护一岁多的孙子。儿子和儿媳在靖远城里上班,逢双休日回到东湾乡下住一晚,与父母共享喧嚣中的平和。

雒先生夫妇的儿子和儿媳我都见过,同属靖远本地人,不同的是,雒先生的儿子在黄河边上长大,雒先生的儿媳来自靖远山区,儿子和儿媳同在母亲河的兰州念完大学回到故乡。

见到雒先生的儿子和儿媳,和我想象中的90后,如出一辙:结实饱满,和善有礼。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小雒是雒先生夫妇的女儿,从靖远的大坝村嫁到三合村,属于85后的一代人,这和前些年,央媒持续批评的80后,截然相反。我所认识的80后,都能拒绝平庸,用开朗和宽容的思维方式去完成自已在社会和家庭中的角色,小雒,就是80后的优秀代表。

在认识小雒之前,我一发而不可收地写了《水泉的格桑花》、《镇原护士马燕》、《飘》、《武家拐的大刘》、《汽车修理小吴》及《我的平川朋友》……等数10篇有关80后的人物散文,如果稍加整理,就是一部活得堂堂正正的80后的人物群体。

如约在中午12时,我把煤车开到三合小学,小雒先要在这个时间用电动车接上放学回家的小儿。我去的时候,学生己经放学,没有看到满身纯真的小雒。拨通电话,她在电话中,辞明意清地回答我:“叔,几分钟,我就来了。”

5分钟,小雒骑着白色的电动车替我带路。

在小雒的院子,看到她的小儿坐在金灿灿的包谷上,总有数不完的包谷。小雒出出进进地准备午饭。她说离父母近,也不好,盖房子的日子,父亲从头到尾,干了30天。

临走,小雒的朋友,替小雒付了煤钱。

我们总是在忙碌,我们总是在追求,或者回忆痛苦和不幸。什么时候才能静下心来,去听一场“经声留白雪”的音乐会?平川一线作家靳根元先生撰写的音乐会纪实,尽管语言平实,却给人以生命的启迪。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天亮了,总能见到好人,他们从善如流,创造美好。

你比如电信网线工小高,和我儿子同龄,是我们村子里的双岔人,小伙子长得端端正正,高高大大。深秋的早晨,已是冰霜铺地,天一亮,他在微信中听到我的录音,几分钟,绑好护漆,戴上头盔,骑着碰重的摩托车,来到家里给我查看手机网线。

电信维修工小高,主管我们镇子上的网线架设和维护,为我拉线的夜晚和查线的早晨,都是秋风习习,小高爬高爬低的调试信号,不喝一口水,不吸一支烟(他本来就不吸烟)。临走,站在红叶纷飞的门口,看到小高费力地用脚踏闪摩托车,顿生柔情之心,建议小高买辆能档风雨的二手车,冷的日子,出行方便。小高抬头一笑,告诉我:“叔,才把驾照拿上,打算买辆二手车,查线找网,不误事。”

我与电信维修工小高,数次在家里见面,交流不多。记得他是94年人,职校毕业,从事电信网线工作已经三年,对自己能有一份利万民而不争的工作,小高很知足,也很满意。

妻子很美,美在简单。

立秋之后,一直拉煤,拉煤回来,灯火阑珊,月上树梢。进门,准确的位置是从树门走进院门,厨房里的灯光洒向窗外,房檐外的一道白光,覆盖院落,它是今天安装好的摄像头。

妻子在今天,联系电信小高,在房檐顶端,装了家庭摄像头,这第一个,先把我的进门,录入针孔。

天气有变,一炉火,一壶茶,一锅炖洋芋。妻从10亩枣树园地,一桶一桶地往院子,拾晒平川干枣。

红枣如蜜,堆积成山。

寒潮降温,我在灯下看书,妻子打开小高为她设置好的“天翼看家”的手机视频,嘀嘀咕咕地对着手机说:“下雪了,后悔没用防水布,盖好干枣。”

我笑了,月色溶溶,风卷云舒,那来的雪?她披衣推门,果然没有下雪。

妻子一向保持童贞的天性,来自她的简单。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2020年10月24日凌晨,4时14分,三稿改于平川二十里墩。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