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小小说:突变

张小康发现老母亲突然变了样,原本整日只知道埋头干活的母亲突然活力十足,竟然哼起了小调。

司机随笔的图片

张老太今年六十有八,齐耳卷发(天生的),竟然还没全白。常年用根皮筋捆绑着,看着像麻雀尾巴,又像兔子的尾巴。淘气的孙子们常为了是麻雀尾巴还是兔子尾巴争执。

张老太年轻时是地里的一把好手,农活她一人几乎做了一半多。张老太个子瘦小,但身体却很健壮。有时候她敲打着张小康的肩膀说:“你们这代人,远远不如我们哪。”

这天,张老太照样早早地起了床,挑着一簸箕肥料去了自留地里。

不要看这块地小,但却是张老太的宝地。

张老太喜欢攒钱,说自己攒的钱,花着舒坦。

张小康默默地观察了一段时间,终于发现了张老太的改变。

白天,张老太依然去地里收拾菜园,去菜市场卖菜。这是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但张小康却发现一贯节约为本的母亲,竟去了老年活动室打麻将。虽说打得不大,一毛两毛的,但有时候也会输上几块十几块的。

更让张小康疑惑的,母亲晚饭后去跳广场舞了。

母亲不但去跳舞,而且常买新衣服,并经常对着镜子发笑。

张小康越观察越担心。老母亲不但对自己的孙子们笑,还对着村子里的老头子们笑,经常把皱巴巴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

张小康看着那些和张老太搭讪的老头子,一个一个地推敲,推敲了几天,终于趁媳妇出门的时候,打电话把在外工作的兄弟姐妹叫回了家。

“咱妈可能……”张小康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大姐急了:“咱妈到底怎么了?”

“我觉得咱妈想找老伴了。”张小康的脸红了。

“怎么可能?咱爸都走了二十几年了。”大哥说。

“那时也给她提过,咱妈可是坚决不同意。”二姐说。

张小康把自己的观察一五一十地和哥哥姐姐们说了,兄弟姐妹讨论了半天也琢磨不出什么。还是大姐拍板:“要不,直接找妈问问,真有了喜欢的,就撮合呗?”

他们派了孩子到自留地里喊回了张老太。

张老太一听儿女们都回来了,连摘好的菜也顾不上带了,急慌慌地往家赶。

“大妮,大康,二妮,咋了?出啥事了?”张老太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问,“出啥事儿?”

大姐笑着对张老太说:“妈,别急,没事儿,我们回来问您个事儿的。”

张老太仔细看看大女儿的脸,再看看其他人,确实没有愁眉苦脸的模样,一颗心落了地。

“问我啥事儿?”

大女儿说:“妈,您是不是中意了哪个叔叔伯伯?可以和我们直说,我们不反对。”

“啥?你说啥子?老了老了让你来寒碜我?”张老太一巴掌拍在女儿背上。

“哪个挨千刀的乱嚼舌头?”张老太看着儿女们讪讪的脸,猛地踮起脚扯住了张小康的耳朵骂,“你个兔崽子?”

“那你又是买衣服,又是打麻将,还学会了跳舞?”女儿说,“这不是想……那是啥?”

“哈哈哈——”张老太大笑起来,她擦着眼泪说,“那不是村子里实行了养老政策,65岁以上老人每个月发一千多。”

“你们六奶说了,咱们这一代遇上了好时候,有这么幸福的晚年,哪能不高兴呢。我们不但学着打麻将,跳广场舞,还要一起去旅游呢。”张老太说着扭了几下刚学的广场舞。

“兔崽子,你以为就你们会享受生活啊?”张老太瞪着儿子说,“就你大惊小怪。”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