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奇怪,居然有“衣锦夜行”的感觉

上周,有检查组来校。当天,课表上有课的所有老师,理论上都有被推门听课的可能。
课表上有我的课,我做不到完全不往心里去。
有同事打趣:没想到张老师居然也会为这种事儿犯难。是啊,差不多站了一辈子讲台的我,还是没法完全做到淡定。
司机随笔《咬文嚼字》的图片 第1张
以我的经验猜测,一般老师可能都不愿意被评委听课。平日上课和有评委听课,差别还是比较大的。平日上课,你就一个目标,把学生给教会了,至于方法,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遇到难点了,就变着法儿多反复几次,直到达到满意的效果为止。计划中的教学任务没有完成?没什么要紧,谁都知道计划没有变化快,下节课再接着讲。
有评委听课,你要考虑的东西就多了:从开始的导入到最后的小结,每个环节之间怎么衔接,都要再三斟酌,力求有行云流水的效果;新课改的理念如何落实到课堂上,那就更是重中之重了……再说了,对语文课的评价标准太多元了,你根本做不到让所有人满意。在甲评委眼里,这节课受到充分肯定,得到很多夸赞;在乙评委眼里,就可能被全部否定。你还别委屈,评委们都能拿出充足的理由。别说我们普通老师了,就是那些闻名全国大名鼎鼎的语文名师,他们的课被挑出毛病被否定的还不是比比皆是?
年龄的增长还是带来了一些变化。过去上课,眼里心里全是听课的人,总想着要让评委看出来自己是有水平的,整得挺花哨,却常常忽略了课堂上最应该被关注的学生。现在不会了。我知道上课要真正解决哪些问题,我知道我讲课的对象是学生,我要老老实实地教他们读书的方法,教他们解决学习中存在的问题。教会他们,才是我设计每节课的目的。至于评委,我可以兼顾一下。
 
明白这个道理,还是很难做到无视。教了一辈子书了,绝不允许自己把课上烂了上砸了,这不关评委的看法,而是捍卫自己的尊严,捍卫自己的面子。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可能应付呢?
所以,自打知道这个消息后,我每天数次翻开课本,把那篇已经烂熟于心的《咬文嚼字》看了一遍又一遍,希望能拿出一个只属于自己的设计。
我刻意没去看电脑里边以前备课留下来的资料,更没有上网去搜。我不想让这些现成的资料影响了自己现在的想法,最终落入过去的套路中。
说完全没有压力,没有负担,那是不可能的。在没有形成完整的教学设计方案前,总是牵肠挂肚的。上下班路上,脑子里边转悠的全都是《咬文嚼字》;睡觉前,脑子里面还在想着这件事儿;甚至睡梦中,梦到的还是这篇文章。
这种纠结和煎熬,不会是愉快的体验。
司机随笔《咬文嚼字》的图片 第2张
最终形成的教学设计,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我觉得真正做到了心中有学生,能耐心地教给他们读懂这类比较难懂的文章的方法;还根据他们写作中普遍存在的问题,用《咬文嚼字》做范文,引导他们发现并得出结论,然后再自觉运用到自己的写作中;还能把三维目标的每一个都落得比较实在,核心价值观之类的说法没有被架空。
这个设计应该算有的放矢,很实在,能真正解决一些问题。只要学生认真琢磨,真正听进去,对解决他们读书写作中的实际问题,应该是有效的。
 
上课前,我甚至有了踌躇满志的感觉。
可是,没有人来听课。
这本来也在预料之中,那么多人同时上课,“中奖”就有个概率问题。就像一同事分析的,我被听绝对是小概率事件:一个发苍苍视茫茫齿牙动摇步履蹒跚的老人,胸前还吊着绷带,看起来得多惨!人家评委是来检查工作的,又不是来看学校卖惨的。
我觉得她分析得极有道理。
没人听课,本应该正中下怀,没想到我却有了一丝丝“衣锦夜行”的感觉,难道我是受虐体质?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