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爷儿俩

星华来自临沂农村,他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身下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都在读书,家里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地里的活平日主要是母亲打理,父亲跟着建筑队常年到城里帮小工。大三那年,星华的父亲跟着建筑队到了烟台,赶巧在星华念书的学校里盖楼。
星华品学兼优,他父亲在学校宣传栏里看到孩子成了学生会的干部,心里就像吃了蜜。有一次在宿舍楼下,星华做梦也没有想到能够看到自己的父亲,父亲把他拉到一棵树后,塞给他一袋桔子。

司机随笔的图片

 

“爸,你咋来了。”星华问,父亲简单说明情况,原来父亲竟然在学校里打工半个多月了。
他想带父亲去大学生餐厅吃一顿饭,让他体会一下大学生活,可是父亲死活不肯去,“星华,你看看我破衣烂衫的,去给你丢啥人,平日里在校园里看见我,不用和我说话,有事就到半山腰的工棚里找我。”
这是个秘密,他们爷俩共同坚守的秘密。好几次在校园里打了照面,他们两个人都会旁若无人地走过去,星华心里明白,父亲是怕在同学面前给自己丢人。有几次,星华回过头,几乎忍不住要喊一声“爸”,但看父亲抬头挺胸,满不在乎的样子,他只好把涌到嘴边的“爸”吞回肚里。

每个周六中午,他们爷俩都会在学校后面的山上接头,星华从餐厅打几份平时舍不得吃的好菜,父亲则带来两瓶啤酒,他们爷儿俩手把瓶,边吃边聊,父亲听儿子讲着大学校园里的事情,兴味盎然,一脸的幸福和向往。发工钱的时候,父亲总是留下极少的零钱,然后先尽着儿子要,星华要二百,他塞给儿子三百,剩下的钱,星华到邮局寄给家里,攒着给弟弟妹妹念书。
从大二开始,星华就和一个城里的姑娘恋爱了,她叫小薇,是烟台本地人,父母都是国家干部,家庭条件很优越。在内心深处,星华感到很自卑,自卑到从来不敢在小薇面前提起自己的家庭。有几次,话到嗓子眼,但是怕小薇会嫌弃自己,就把话吞了回去。

有一次,他们两个拉着手在眼镜湖畔散步,恰巧碰到了父亲,他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父亲顿了一下,连忙挺着胸走过去了,星华回过头看着他瘦小的背影,破旧的衣衫,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钢针狠狠地刺痛了,眼眶也不禁泛红了。
“你认识那个人?”小薇问。
“噢……”星华拍着脑袋,“有点面熟,好像是我们村子里的……实在想不起来了。”

他厚颜无耻地撒了谎,在最爱的女孩面前,他感觉自己出卖了自己的亲情。那一夜,星华辗转反侧,无法成眠,别人可以轻视自己的父亲,轻视自己的农民身份,但自己不能瞧不起自己呀。贫穷并不可怕,工作的低微不可怕,破衣烂衫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一颗忘了本的心。他心里难受极了,想着自己用着父亲的血汗钱,却因为一点可怜的虚荣而不敢认他,内心里反复地咒骂着自己?那个夜晚,父亲单薄的背影不断浮现在他的脑海,那一刻,父亲的心是多么酸楚啊。
八月十五的晚上,月亮斜挂在天边,天空干净得如同刚解冻的春水。星华带着小薇,买了月饼和热乎乎的饭菜,朝父亲住的工棚走去。
“你带我上哪呀?”她一路不停地问。
“别问了,去了就知道了。”星华决定向女朋友坦白一切。

父亲从工棚出来,僵在那里,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不发一言。
“爸爸,这是我的女朋友,叫小薇。”父亲局促地搓着手,嘴唇动了几下,最终没有说出什么,就像一个在老师面前犯了错误的学生。
“小薇,那天我骗了你,这就是我的父亲。以前他不让我在校园里认他,觉得会给我丢脸,但以后我不想这么做了,父亲靠劳动挣钱给我读书,这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那一刻,星华感觉压抑在心头许久的心结终于解开了,他想:如果此时小薇会因为父亲,因为贫困的家境而嫌弃自己,那么这份爱情也没有什么让自己留恋的。
小薇说了一声“叔叔好”。然后把饭菜摆好,打开啤酒,一手挽着恋人,一手挽着星华的父亲,他们沐浴在温暖的月光下饱餐了一顿。
“今天是八月十五,希望每年的此时,我们一家人都能在一起。”小薇说。

如今,小薇已经成了星华的老婆,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也在城里的一所重点高中站稳了脚跟,结婚两周年的时候,星华问妻子,当初追你的人那么多,你怎么认准我这个农民呢?
她笑笑,“因为你是一个不觉得低人一等的农民,一个诚实的农民,一个不忘本的农民。那天晚上,你脸上的泪水在月光下就像一粒闪光的珍珠,那一刻 ,我就决定嫁给你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