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村里的上梁仪式

我父亲是个瓦匠头,村里人称之为“掌尺”,小时候,他在村里是很有地位的,连大队书记,都得给他几分面子。谁家盖房子上梁,他常常就是主持仪式的那个人。
乳山民居基本都是座北朝南的木结构砖瓦房,内部以穿斗式木架构为支撑,上承檩、梁、椽,房屋横向的中心是中檩,中檩下是屋梁,屋梁是神圣的,俗传梁是天的化身,天上有太阳,梁上有明灯,上梁的摆正很重要,俗语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梁对房屋的安全至关重要,因此老百姓对上梁仪式都十分重视。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上梁那天,房屋的主体工程已经结束,大梁也已经做好,大梁一般都是选用上等的木料,杉木最好,其次是红松和槐树,梧桐的木质比较软,不适合做大梁。大梁做好后,就要包梁。包梁时十分讲究,要准备两双筷子,八枚铜钱,两支毛笔等物,用二尺红布裹住悬挂在屋梁正中。此外,断不可少的是黄历书和五色线,黄历书要用那种没闰年闰月的。因为只有成双成对的东西才能给主家带来人财两旺,双喜盈门的瑞气,梁体上要用红纸写上“上梁大吉”四个字。
东家在房梁下的宅基地上设一香案,供上大饽饽、红烛、果酒等物。木工把斧头、墨斗、折尺放在桌子前方,瓦工的瓦刀、皮尺放在右前方,屋梁上要贴上“福”“禄”“寿”三个字,福字居中,禄字在左,寿字在右,然后木瓦工和房东用清水洗手洗脸,用崭新的毛巾擦干。房主把烛点燃,焚香敬神,请木工上梁,木工中的掌墨师傅走到桌前便说:“鲁班来得迟,正当上梁时。”然后在香盘内插三炷香,转身向前门作一揖,在大门前立一炷香,瓦刀底下压一根香,开始封梁。木匠师傅拿起酒杯,把酒泼洒在地上,祭拜天地,口中念念有词:“有请众神仙、师祖尽来享用。一请天地水府,二请日月三光,三请开夯老祖,四请紫徽中央,五请老君先师,六请风伯雨师,七请玄老师傅,八请蒋太真人,九请九天玄女,十请玉皇大帝。”奉祀诸神是为了保佑施工顺利,住宅平安。只是后来这些上梁仪式被木、瓦匠师傅删繁就简了。

上梁的时间一般都在中午,大梁分量比较重,需要上下两帮人合作,上面的匠人用绳子拉,下面的匠人卯足劲向上抬,梁上了房后,安放在事先砌好的一个凹槽之中,然后好好调整角度,梁的位置和角度不能有丝毫的差池,有经验的瓦工和木工都点头了,然后把东家叫来,意见一致了,方可把梁固定好。
此时,东家选出德高望重的掌尺为代表,面对着已经固定好的横梁说几句祝福的话,有些匠人还自编了一套上梁的歌谣,像是说,又像是唱,调子是即兴的,很原生态,但主题是祝福东家走鸿运,发大财,类似于什么重大典礼的献词。父亲主持了很多这样的仪式,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是对他心生敬意,觉得他冥冥中掌握了某种命运似的,有神一般的威严。
上梁的高潮在撒东西。这时,师傅们坐在高高的房梁上面,东家在空旷的新屋地基上张罗。待房梁上的师傅一声高喊:“上梁了。”便点燃鞭炮,鞭炮放完,师傅们便端着笸箩朝地下撒下一些糖块,烟卷和面果等。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低着头抢东西,运气好的,口袋满满,运气差的,便只好厚着脸皮向主人讨要。记得小时候,一听到哪个地方响起了鞭炮声,我们这些孩子就像军人听到冲锋号一样冲过去,只期望能够抢到几块糖来解解馋。

上梁这天,屋主对木工、瓦工怠慢不得,一定要好肉、好鱼、好酒、好烟招待,否则遇有心术不良的木、瓦匠师傅便会借机报复,在内屋墙基下埋一把瓦刀和几炷香,坏了屋的风水,日后屋里人就会病灾不断。相传有一屋主因上梁时对工匠招待不周,引起他们不满,便在堂屋墙根下埋了几炷香和一把瓦刀。房子竣工后,这家人一个个得了怪病死去,后来亲戚从墙脚下挖出这些东西,才知道是做屋的师傅使了坏。
离开农村近二十年了,听父亲说,如今村里的年轻人都争着往城市里挤,村里盖新房的人也越来越少,因此很少能够看见上梁的场面,即使偶尔有人盖新房,对于这些繁琐的上梁仪式也是草草了事,因为关注这种仪式的人越来越少了,都不讲究老一套了。于是,我只能从童年的记忆里寻找这段有趣的往事,每次回忆,心里都温暖如春。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