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老师的恩,刻骨铭心!

半年前,母亲打来电话说,同村的崔老师病重,于是跟学校请了假,准备回去探望一下恩师。为了避免唐突,我先和老师的女儿通了电话。她说,崔老师的身体每况愈下,每天都在艰难地同疼痛做着斗争,家人正在准备后事。我的心蓦然一沉,难道曾经生龙活虎的老师,真的要离开我们了么?

司机随笔的图片

到了老师家里,村里的赤脚医生郭瘸子刚给老师打完点滴,他说,病人的胃癌已经到了晚期,并扩散到全身,打进身体的液体已经无法吸收了。此时只剩下了焦灼的疼痛,连杜冷丁都无法有效地止疼。师母说,他有时清醒,有时糊涂,经常胡言乱语。我走进屋里,看到躺在炕上的老师已经瘦的变了形,好多关节处已经肿大突起。听见声音,他缓缓地睁开眼睛,迟疑片刻,眼睛一亮,努力地要坐起来,试了几次不得不放弃。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我握住老师干枯的手,眼窝一热,泪水止不住地掉下来。

崔老师从三年级一直教我到小学毕业,他是个瘦高个,脖子长,手指也长,学生们给他起外号叫“菜豆”,他知道了也并不生气。他常年穿一套蓝色的中山装,已经洗的发白,脖领处已经秃噜了线,胳膊上戴个套袖,套袖上总是沾着粉笔末。他是个全才,能教语文、数学,也能教音乐体育,他会唱京剧,会拉对子,打一手好篮球,勾手投篮十中八九。
老师那时候不到三十岁,浑身充满着活力。我的家庭条件不好,用的本子都是妈妈用散纸缝起来的。老师便把他女儿没有用完的塑料皮笔记本拿给我用。虽然是几毛钱的本子,但对我而言已经是弥足珍贵了。小学四年级时,我爹在工地上被石头砸断了腿,家里的农活母亲忙不过来,我只得隔三差五请假回家干活,耽误了很多功课,成绩也跟不上趟了。崔老师知道后,便抽空到我家帮着干活,他对我爹说,“振义叔,光子是个学习的料,别给孩子耽误了,地里的活忙活不过来,我会想办法。”在他的帮助下,母亲答应不再耽误我一节课。

他只是民办教师,一年的工资只有几百块,除了要养活两个孩子,还要照顾瘫痪在床的父亲。村里学校的条件很差,学生的成绩也在全镇倒数,为了鼓励我们,老师从少得可怜的收入里挤出钱来,给我们买本子、铅笔、橡皮当奖品。到了周末,老师打小工、编果筐来贴补家用。
有一年的小年那天,邓家村里来了一个卖肉的。我碰上崔老师去割肉,那个杀猪包知道老师仅仅割二斤肉过年的时候,露出不屑的神情。最让我恼火的是,他竟然给老师割了一块带血的脖头肉。老师嗫嚅了一下,没有再争辩,付钱转身走了,这杀猪的还在背后说风凉话,“一个教书的,一年下来不还如我宰几头猪挣得多,没出息。”我当时都气哭了,真想上去拼命,当时下决心,等长大了,一定给老师买一块上好的猪肉。在崔老师的努力下,我们村办小学的成绩稳步上升,最后我和郭晓以并列全镇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初中。

之后,和崔老师接触的时间渐渐少了。尤其是进入一中后,一个月放一次假,更是成年累月见不到他。高二那年,我母亲得了癌症,家里负债累累,这对我打击很大,我无法安心上课,甚至动了辍学的念头,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没有想到崔老师来了。他老了很多,腰有些驼,有些谢顶。他跟我说,家里遇到困难,不能影响学习,一切不幸都会过去。他给我捎来一兜师母烙的“媳妇饼”和一本《平凡的世界》,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是个好苗子,一定要安心学习,考一个好大学,你家里的事,有亲朋好友帮忙照应。这本书我看了好多遍,希望你能像书里的孙家兄弟一样坚强,相信你明年一定能考个好学校。”
那天下着小雨,看着崔老师远去的背影,我的泪奔涌而出,回到班级后发现,书里还夹着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五十块钱。第二年,我考入了烟台师范学院,接到通知书那天,他第一个到我家祝贺,显得比父母还兴奋,把我的通知书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他还特意带了一瓶珍藏多年的“泸州老窖”,母亲炒了几个菜后,他便和父亲坐在炕上喝起来,醉的一塌糊涂。前些年,崔老师转成公办教师,苦日子终于熬到了头,可是在刚刚开始享福的年龄,却突然得了胃癌。

老师示意师母找来纸笔,艰难写下几个字,“看见你,我很高兴,好好生活,不要伤心。”没想到,老师是用这种方式和我告别,三天后,老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崔老师不仅给了我知识,还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了我温暖和力量,任凭时光流逝,老师的那份爱依然刻骨铭心。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