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更年期是种病?

上周末,简直是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其实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但就是拱火。胸腔里像是奔突着沸腾的岩浆,针眼大的出口都能使它喷薄而出。
后果可想而知。老张两三天不理我,闺女也小有微词。自己发泄之后也未觉得爽,反而更郁闷难当。
上月,以及上上个月,都有急赤白脸的时候。有的时候能随即意识到,有的时候则是被提醒。
火急火燎就是我现在的状态,沾火就着就是我眼么前的嘴脸。心烦心慌出虚汗,昼无精神夜失眠……我想我是“病”了,这种病叫做更年期。

司机随笔的图片

二十几年前,常听我妈说起这个词儿。那个时候她一急眼一翻脸一无理取闹蛮不讲理,就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更年期了。我爸和我们姐仨都拿她没招,避而远之,噤若寒蝉。
那个时候我们常在心里气不忿,脾气不好自个儿就认,何必找借口?
那个时候我没想过自己的更年期,这个阶段离那时的我还太遥远。

然而风水轮流转,岁月饶过谁?
二十几年后,五十啷当岁的我开始更了,而且更得并不比我妈好看。
第一次觉察到“更”是在今年初,大冷的天,忽然心里涌起一阵燥热,随即前胸后背汗津津的,汗过之后,是透心的凉。
结合之前半夜里也曾有过的汗湿,以及被忽略的心慌焦虑和其他症状,再掰着手指头算算自己的岁数,饭桌上,我有些心虚地对老张小张说:“呃,我可能是开始更了。”
边吃饭边看电视的父女俩瞅我一眼嗯哦一声,表示他们知道了。
他们的淡然让我有些失落,还有几分幽怨。

跟同龄的朋友交流,才知道自己貌似属于晚更型(也有道理,当年也曾是晚熟型)。她们大多在四十五岁之后便症状显现,该闹腾的差不多已经闹腾完了,没闹腾完的也都适应了,而我仿佛才如梦初醒。
不过也是庆幸,不管是掩耳盗铃般忽略掉了由表及里显现的颓势,还是被岁月的砂石磨砺得足够粗放,在荆棘丛生的日子里,跌跌撞撞一股脑地莽撞前行,无暇自顾,也没有机会留给自己矫情。
当然,矫情也是白矫情,就像这次一样。

火山爆发后,无一人幸免于伤,连来福似乎都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敏感到谁调门儿稍高些它就低眉敛目地溜着边走,越喊溜得越快。
我装作无意地给即将离家的闺女“挖坑”,对于留在爸妈身边的来福是羡慕还是同情?她反手送我一个“坑”,你们闹矛盾时,我和来福互相同情。
寻个没人的空儿,自己对着镜子做出发怒时的表情。我天,真惨不忍睹!曾经那一小撮一大把美好荡然无存,这个满面尘灰一脸怨气的人怎么会是我?

闺女发我一些关于更年期的文章予以理论科普,让我更多的了解到更年期不是一种病,而是一种人生自然的过程。坦然迎接,科学应对,即能平稳度过。
此后我们百忙之中又抽空进行了几次深夜卧谈及餐桌漫谈,就这一阶段我的种种反常表现给予了深入的分析和研判,对之后的家庭生活提出了科学得当的建议和展望,当然还对他们爷儿俩的忽视和漠然做出了严肃的自我批评和道歉。
交流时我们忽而哭,忽而笑,忽而怒目,忽而调侃……是母女,又似两小无猜的童伴。
我忽然间有了一丝觉察,意识到自己为何要在这一时期才开始后知后觉的闹腾。任何一种积聚的情绪都渴望被倾听,被疏导,被接纳,被认同,之所以在她即将离家前争分夺秒的显现,原来竟是我未曾蓄谋的心机,是潜意识里未泯的任性。

生命的历程如同爬坡,起起落落,边走边悟。一路舍,一路寻,一路得。
越过山丘,愿仍然有无尽的美好在前方等候。

恰在此时,在表姐空间里读到诗人李琦的作品《变老的时候》,诗句朴实隽永,蕴意无穷,“隐藏着通透的生命哲学,也浸透着一种内在的知性情感和洞察世界的温润力量”。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