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来福的爱情鸟飞来又飞走了

距离我在《来福的江湖》一文中为来福的终身大事向二大爷三大娘七大姑八大姨发出征婚帖不久,来福的爱情鸟忽然就自己飞来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那天,当来福被它爸和它姐扯着拽着浩浩荡荡光彩照人地浪迹天涯时,它的光彩也照亮了一条小母狗的双眼。狗丫头情不自禁地从天涯路边的草丛里跃出,大胆地拦住了帅哥来福的去路……

这情景非我亲眼所见,而是后期根据它姐的描述脑补出来的。当时它姐尴尬地给我发来前方实时报道:

“你儿子,艳遇了!”

“拉都拉不走,看来是真爱了。。”

“肿么办,我们要不要对人家负责?”

……

看到它姐的消息,我反倒一下放心了。这家伙自从经历了失败的初恋之后,再没为爱情躁动过,让我一度误以为它心理上有了阴影,因此才会腆着老脸向各路江湖英豪求助。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柳暗花明又一村,来福的缘分,原来就等候在灯火阑珊的天涯路边。

就在我喜气洋洋地向浪迹归来的爷儿仨打听准儿媳的情况时,它姐却又跟我说,那狗丫头貌似是只流浪狗,脏兮兮的,而且还不是单身,还有两只小公狗随从……它姐边说撇着嘴的样子很符合电视剧里多嘴多舌的大姑姐的形象。

刚升级准婆婆的我兴奋的心情忽然变得复杂起来,洁癖症也瞬间爆发,忙不迭地把来福拽到浴室洗了个澡。我边洗边问它,来福,你了解它吗?你爱它吗?来福连初恋时的臊眉耷眼都没有,表情平静不置一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态度让我有点生气,恨恨地教训它:你们男狗,没有一个好东西。

就来福的艳遇,我和它爸它姐紧急召开了家庭会议,会议上大家畅所欲言,一致认为目前只想攀个亲家而未有扩大家庭规模的打算。而且狗丫头来历不明,为健康防疫考虑,也免得形成一拖二或三的尴尬局面,我们磋商出一系列应对方案:

一、我建议他们改变天涯路线,免得再次被劫色。它爸极不配合,固执地表示走惯了的路岂能轻易更改。此方案作废。

二、它姐建议为来福未来健康考虑及免除后续烦恼,应及早给来福去势,毕竟来福的爱情重要,健康和安全更重要。只是天气炎热不适于手术,此方案可延迟。

三、在路线不改,时间不变的情形下,为防此类事件再度发生,应提高自我防护等级。所以最后达成的方案是:拽紧狗绳,加快腿脚;敌进我退,敌扰我跑。

当我们七嘴八舌热烈讨论的时候,旁听的来福早已趴在窝里呼呼大睡,这个没心没肺的狗东西。

第二天,果然狗丫头和另外两个同伴再次出现在天涯路边,它爸和它姐发现敌情迅速实施第三方案,拖拽着来福逃离是非之地。狗丫头尾随良久,怅惘不舍。那情景我后期想象竟有些凄婉,还有些歉意,感觉我们就像打散它们的三支无情大棒,脑海中不由盘旋起孔雀东南飞的酸楚离歌……

第三天浪迹回来,它姐说,狗丫头没再尾随,貌似已有了新的目标。

就这样,在我们的无情阻挠周全考虑与干涉下,来福的爱情鸟猝不及防地飞来,又匆匆飞走了。

也不知这么做是对了还是错了。

不过需要申明一下,俺们决不是不负责任的家庭,假如有天狗丫头率领一队“微缩版来福”浩浩荡荡认祖归宗,我也会笑中含泪地接纳……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